第二百六十章 传授


小说: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作者:接卡口
  白浪白少保的话语之中满含恶意,那肥丑女子屎尿俱出一股恶臭弥散,竟是吓昏过去了——比她相公强。手机端https://m.其他客人一早已经都吓跑了,就连那卫贞贞也吓得脚软,她倒是有意说我不要卖给你,但是说什么也不敢说啊。眼前这男子只是双眼一瞪说了句话自家的相公就吓死了,现在就连主母也吓昏过去,她没有吓昏已经是因为白浪根本没有将气势朝向她的缘故。
  倒是那双龙看得双目异彩连连,兴高采烈——他们早就看那男人跟他老婆不爽了,若是有本事定然也会杀了这两个人帮贞贞姐一把的。眼下这位猛将兄双目一瞪然后武将一喝便吓死吓昏了这两个,如何不能让这两条龙开心。那比较健壮的少年立刻高呼,“两个老杂皮断子绝孙,没有儿女的!”
  白浪看了那双龙一眼,只见这寇仲应该是十分高兴,倒是那徐子陵大概稍微有点不忍,他笑了笑“喔唷,这倒是多谢小哥告知了。好!做事做绝,送佛上西天,我这就干掉老杂皮之后跑路,两位小兄弟可不要去告发俺哦。”白浪直接对着那昏死的女子张口一喝,声音也不甚响,但是那女子猛然睁开眼坐了起来,然后脸色发青倒下死了。
  吓醒过来再吓死,白浪的操作堪称一流。说实话就算是告官怕也是不能拿白浪如何吧——他一根手指都没有碰到这夫妇俩,被吓死这种事情根本没法算殴毙。不过白浪还是留下了嵌入桌面的十枚大钱,伸手拉了一下卫贞贞,“现在你是我的侍女了,跟着我走吧。被官府带去可没啥好事。”
  卫贞贞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是赶快收拾个包裹跟上了白浪,白浪虽然没看但是真的仿佛有第三只眼一样随手一抛,一个小袋子就落到了卫贞贞怀里——里面装的便是铜钱跟一些散碎的银子。“钱且收好,若是丢了你我二人怕是要去路上吃风......”白浪用不着回头也能晓得后面还跟上了两条小尾巴。
  这两个也是心有大志天才横溢的家伙,最关键的是脸皮还很厚。所以一看猛将兄带上了卫贞贞,他们跟卫贞贞关系很好,于是也非常合理地跟上了白浪。“猛将兄,能不能教我们兄弟武功?”开口的自然是寇仲,皮更厚的那个。白浪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学武功啊......一般的武功有点晚,至于某家的武功嘛。”
  白浪倒不是不想教,问题是他凭啥要教?他跟这两条龙很熟么?交浅言深可是大忌。白浪看着这两位,“光靠这个脸皮,他一定能出人头地的。”白浪暗自想道,“倒也不是不能教你,且等数日。”白浪弄死那两个人之后到现在官府也没来找他。看来是后来又溜回去的两条龙给善后了——至于是不是绑上石头沉了河,那可就不知道了。
  反正如今世道乱得很,扬州城外不到百里就有义军纵横,扬州城内死个卖包子的实在是不算什么。
  白浪现在靠着卫贞贞的门路在扬州城内租了一处小屋,进去一个天井,左右两侧厢房,左边给卫贞贞住而右边空着——这可比住客栈便宜多了。而这一日便是双龙上门看卫贞贞,顺便求白浪教他们武功。白浪回答了他们之后,也是找出了纸笔准备将拳经默写出来——这一路武功由外而内,修炼有成自然也能引动体内生成真气。
  而且以白浪此刻的武学修为,高屋建瓴之下完全可以写成一部由外而内天人交感,最后打通任督二脉沟通天地之桥成就先天的外家神功——不管怎么说,此刻白浪写就的拳经之中可是含有虎形真意并三分南斗白虎拳的真意的。默写这本拳经倒也梳理了一番白浪所学,让他可以全面地审视一番自身如今的武功。
  写完了拳经看看后面好像还有不少空,于是白浪顺手便将这蝶燕双飞的杀法也写了一些自己现在理解掌握整理的上去。白浪花了大概一个时辰写这本拳经,而卫贞贞送上茶水之后就站在一边看。“你看得懂字?”白浪开口说道。卫贞贞现在也是做着侍女的工作,帮白浪烧饭洗衣只不过不侍寝。
  卫贞贞看着白浪的脸,自个儿的脸微微一红点点头。白浪倒是要惊到了,他算是捡到宝了——这年头的识字率可不算高,尤其是女人,而卫贞贞作为一个妾居然还识字,让人不得不怀疑那个被白浪吓死的家伙是怎么搞到这个妾的。“既然如此......这里有一门养气凝神的武功,你倒是可以练练。”
  白浪现在的记忆力很好,他直接找了另一本本子,飞快地在上面画了十二个人形,并有那行气的路数。“让她试试看长生诀,若是不行......我记得那两个小子以后会偷到。再不行换个随便什么养气的内功也来得及——反正我看这姑娘要练成高手很难,但是要修炼养气功夫强身健体美容养颜倒是不难。”
  白浪这几日依旧在扬州城内走来走去寻找自家玉佩的下落,而就在双龙拜访过的第二天,他找到了玉佩的所在。“果然是当铺.....”白浪看着门口的招牌微微眯起了眼睛,决定晚上来搞。“这几日一直都有人盯着老子,看来是石龙的手下弟子。”白浪对石龙的这些勾当心知肚明但是懒得去管——这人快死了管他作甚?
  果不其然,宇文化及找上了石龙——这个消息是白浪后来才知道的,他晓得的时候石龙身体怕是都冷掉了。而双龙这两个小子又跑来了,这一次白浪直接将本子放在天井里的桌子上。“武功秘籍呢就在这里,我也不多说,你们拿十贯钱来,这秘籍就拿走——你我钱货两清。哦,可别什么说拜我为义父啊老师啊什么的,我可受不起啊。”
  这个钱不多,不过对这两个小子来说无异于一笔巨款。看着这两个小子团团转,试图说好话什么的样子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白浪一开始就断绝了这两个家伙不要脸的念想——以他们的脸皮个性,当面叫爸爸绝对做得出来。看着这两只热锅上的蚂蚁,卫贞贞不忍心地走了过来,“老爷......”她柔声软语地要为这两个人求情。
  白浪摸着虬髯微笑,“如此啊,也罢。日后你们记得还你们贞贞姐这个人情。”他将手书的拳经往前一推,“能学到多少本事,就看你们自己了。”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