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平息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时间到了第二天。
  昨天晚上的事,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没有激起任何涟漪。
  老马,细狗,都好似被遗忘了一样,就连给林耀打下手的王明远,也被公司调到了别处。
  没有人来告诉林耀,事情是怎么解决的。
  可事情就是解决了,如果不是老马家门口还有血迹在,他都要怀疑昨天的事,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一次又一次,塔寨展现出来的实力,都让林耀暗暗心惊。
  这是一个可以在枪击案当晚,将一切摆平,让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的势力。
  昨天开枪的如果不是老马,而是塔寨的手枪队,中枪的也不是细狗,而是他这个卧底警察,是不是也能如此风平浪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林耀没有想下去,他不能动摇自己的信念。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一步也不能走错,他是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错一步就得死。
  2016年,4月21号。
  一大早,林耀接到了林胜文的电话,让他这几天不要返回塔寨。
  林耀问出什么事了,林胜文没有说,只是告诉他别回来,以免有不必要的麻烦。
  听到这个消息,林耀猜测塔寨的冰工厂恐怕是开工了,这个开工日期可能是今天,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后天,但是绝对不会太远。
  依照塔寨的生产规模,三天之内,他们就能量产出2.5吨蓝冰。
  一般情况下,塔寨的产量,是根据市场制定的,每月会开工一次,利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制造出5一6吨蓝冰。
  按照每公斤24万的价格,塔寨一个月的资金流水,大概在12一15亿,稳稳的亚洲第一,都快赶上西墨哥的大毒枭集团了。
  记得前世有篇关于西墨哥毒枭集团的报告,那些顶级大毒枭们,每天的产量也就在八百公斤左右,放开了生产线,塔寨的实际生产力,可一点都不比他们差。
  或许有人要问,三天2.5吨,听上去数目也不是很大。
  可你不要忘了,这可是纯度96以上的硬货,放到经销商手中,他们还要掺杂一定比例的杂质以降低纯度,不然这个纯度是会死人的。
  港岛电影中,有无数关于缉毒,追毒的电影。
  可那些所谓的毒枭们,一次制几十公斤的货就算了不起的了,跟塔寨相比就跟兔子一样无害。
  不过,虽然基本可以肯定,塔寨的冰工厂正在开工,但是林耀没有冲动,他依然在等。
  李维民也再等,以眼下的情况来看,远不到将塔寨铲除的时候。
  他们还需要放长线,钓大鱼,目标不仅仅是打掉塔寨这个毒瘤,更要挖出塔寨后背的大老虎。
  一晃到了五月初。
  塔寨风平浪静,再次恢复到了以往的太平模样,村子也接触了警戒。
  看样子,塔寨的货物应该运出去了,就像之前的千百次一样,在各方的关照下交到了经销商手上。
  而林耀这边,在黑老五的运作下,钉子户们也搬了个七七八八。
  只可惜,时间还是太短,林耀平常都接触不到林宗辉,更别说取得他的信任,成为他身边的核心层。
  想往上爬,真的很难。
  “喂,我是林耀。”
  “耀哥,是我胜文啊,我哥明天要去外地了,你今天晚上有空吗,上我哥这喝几杯来。”
  天还没黑,林耀就接到了林胜文的电话。
  听到林胜武要走,林耀一点都不意外。
  塔寨的冰工厂已经关了,这个月的货也运出去了,林胜武也没有必要再留在塔寨。
  塔寨在外的生意不少,很多地方都需要有人坐镇,林胜武在冰工厂不开工的情况下,通常不会在塔寨逗留太久。
  “行,我这就过去。”
  林耀一口答应下来,他也乐得跟林胜武打好关系。
  三房中,林胜武就是一面旗帜,地位仅次于房头林宗辉。
  跟他的关系好了,三房中的其他族人,也会对他好言相向。
  反之,得罪了林胜文,林胜武兄弟,你也别想在三房混下去。
  “老五,我回趟塔寨,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今晚你留下来看着点。”
  拆迁办的工作很悠闲,也没有打卡下班的说法,林耀身为拆迁办经理,想早走一会还是可以的。
  “行,我把车钥匙也给你,回去一趟,打出租车多难看。”
  经过小半个月的相处,黑老五跟林耀也熟悉了,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奥迪车借了出来。
  林耀跟他也没客气,晚上去林胜武家吃饭,他总不能空手去吧,林胜武的媳妇蔡小玲正在怀孕,奶粉,滋补品都是少不了的。
  开着黑老五的车,林耀先去了趟商场,各种高档奶粉与滋补品买了一大堆。
  临走时,又在六福珠宝店买了块长命锁,还有一枚玉镯子,打算送给林胜武的媳妇和未出生的儿子。
  这两样东西可没少花钱,长命锁六千多,玉镯子两千多,心疼的林耀直嘬牙花子。
  心疼也得买,不买不行。
  人情这东西是越用越薄,人家帮你运作了拆迁办的经理,你都没有一点表示,就算有林胜文的交情在这,背后也得说你不会做人。
  几千块的长命锁和玉手镯,在林胜武这样的人眼中不算什么,却代表着林耀的心意。
  有一有二就有三,帮你有好处,人家才会继续照顾你。
  “停车停车!”
  林耀的车刚开到塔寨村口,就被人拦了下来。
  “是我。”
  林耀降下车窗,看着守在村口的二房马仔,笑道:“这才几天不见,不认识我了?”
  “耀哥啊,你怎么回来了?”二房的马仔一边问,一边趴在车窗上,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
  “胜武明天就走了,我回来给他送行。”
  林耀说到这里,丢给马仔几包烟,调笑道:“不用他出来接我吧?”
  “不用,兄弟们放行。”
  不是冰工厂开工时期,塔寨的安保并不是很严格,起码没严到不让林耀进来的地步。
  当然,换成陌生人就没这么简单了,别说是人,就是一条狗想进塔寨,也要被塔寨内的其他狗赶走。
  “谢了兄弟。”
  林耀关上车窗,开车进了村子。
  此时正是傍晚,村子里人很多,下象棋的下象棋,打牌的打牌,看上去就非常热闹。
  林耀开的很慢,不断打量着两旁。
  在这些村民的脸上,林耀看到了发自内心的喜悦,一个个都像遇到了什么好事一样,红光面目的。
  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那里有人在斗地主。
  远远看去,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摞钱,别说五块十块的,就连五十的面额都没有,清一色的红票,可想而知打的有多大。
  “一把就上千,真是阔气啊!”
  林耀叹了口气,汽车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