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林胜文出局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什么,你不要命了?”
  林耀早就知道了一切,可是戏依然要演下去,装作动怒的样子说道:“这么大的事,要是让东叔知道了会杀了你的,你知不知道?”
  “没那么严重吧,我当时就否认了,李飞他没有证据啊。”
  林胜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是真没脑子还是假没脑子,这么大的事居然没往心里去。
  林耀一看他的态度,就知道他在剧情中是怎么死的了。
  跟猪一样,笨死的。
  剧情中,林胜文被李飞抓走后,李飞明明拿他没办法,结果他非得自己嘚瑟,说自己有李飞领导权钱交易的视频。
  这还不算完,从局里出来之后,他还有心思去KTV散心,点了个相熟的小姐姐,并且把自己在审讯室里的事,跟里面的小姐姐说了一遍,连拿视频戏弄李飞的事都说了。
  结果,小姐姐是二房一个马仔的相好,将这件事捅了出去。
  大房与二房一听,林胜文手上居然有权钱交易的视频,他想干什么,大义灭亲吗?
  林胜文是买了新手机,想要试试录像功能才录的,但是别人会信吗?
  肯定不会啊,上面的大佬一想,你录这东西干什么,想跟警方合作啊?
  于是,当晚就把林胜文灭口了,从而引出了林胜武出逃,乃至后面的一系列问题。
  所以在林耀看来,林胜文死的一点都不冤,你是干什么的,卖豆腐的吗?
  你是卖粉的,嘴巴上没把门的,早晚要把自己玩死。
  “耀哥,不至于吧?”
  林胜文一脸的不知所措,还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多严重。
  “不至于,你要死了你知道吗,你要被灭口了!”
  林耀可不想林胜文死,以他跟林胜文的关系,再加上林胜文被逐出塔寨已成定局,他这颗闲棋以后肯定有大用。
  当然,吓唬吓唬林胜文还是有必要的,不然这家伙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出去乱说可就麻烦了。
  “灭口?”林胜文的胆子并不大,一听自己要被灭口当即吓的一头大汗。
  “怎么,不信啊?”林耀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低语道:“你觉得塔寨是什么地方,你觉得东叔如果知道你这么做,他会怎么处理你,跟你好啊,好的了吗?”
  林胜文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忍不住哀求道:“耀哥,那我该怎么办啊?”
  “记住,视频的事谁也不要说,连你哥都别说,回去了就偷偷销毁它,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你要是不信我,明年的今天,我会给你多烧点纸钱的,你下辈子再重新做人吧。”
  林耀说的严重,将林胜文吓得不轻。
  他急忙点头,赶紧道:“我知道了耀哥,回头我就按你说的办,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嗯,吃饭。”
  林耀不再多说,该说的他都说了。
  林胜文要是还不往心里去,那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还是早点跟他划清界限吧。
  铃铃铃...
  正吃着饭,林耀的电话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电话是林宗辉打来的,这还是林宗辉第一次给他打电话。
  看来,自己的地位果然提高了,不然辉叔完全可以让林胜武给他打电话,没必要亲自联系他。
  “喂,辉叔,我是阿耀。”
  林耀赶紧接通电话,还对林胜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阿耀,胜文你接到了吧?”电话那头,传来了林宗辉独特的嗓音。
  “接到了辉叔,您有什么指示?”
  “带他回来吧,东叔跟华叔来见我了,胜文的事不能姑息啊,做错了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是,辉叔,我明白。”
  林耀挂断电话,看着还在吃叉烧饭的林胜文,目光中多了几分怜悯。
  “耀哥,辉叔说什么了?”
  林胜文咬着叉烧,含糊不清的发问道。
  “带你回去,接受处置。”
  “咳咳咳...”
  林胜文吃岔气了,剧烈的咳嗽起来,泪水啊,鼻涕啊,都流了出来。
  好一会,他平复了下来,这才哭丧着脸问道:“耀哥,他们会怎么处置我啊?”
  林胜文如丧考妣,魂吓的都快飞了。
  林耀给自己点根烟,思索了片刻,开口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林氏宗祠...
  宗祠,是宗族之重地,也是凝聚人心的地方。
  往常时候,林氏宗祠的大门是紧闭的,没有大事发生不会开启宗祠。
  而今天,宗祠的门是敞开的,不只是这样,宗祠里里外外还站满了人。
  上香,祭祖。
  三位房头依次上前,在祖宗牌位下面点上香火。
  宗祠外的广场上,林胜文跪在地上,看着围在周围,一脸严肃的各房族人们痛哭流涕。
  “国有国法,族有族规!”
  林氏宗祠的牌匾下,摆放着三张椅子。
  长房林林耀东,二房林耀华,三房林宗辉,三位族老依次而坐。
  左手边,三房房头林宗辉,看着跪在下面的林胜文,开口道:“我们今天开宗祠,是因为我们三房的林胜文,触犯了家训族规,我们得处置他!”
  “辉叔...辉叔...辉叔...别...别...别辉叔!”
  林胜武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噗通一下跪在了林胜文旁边,哀求道:“是我的错,我弟弟小,他不懂事,是我没有管好他。三位长辈德高望重,要处置就处置我吧,绕胜文一回,我求求你们了。”
  林胜武磕头如捣蒜,但凡有一线生机,他也不想让胜文被处置。
  “胜武!”
  看到林宗辉脸上的动容之色,坐在最右边林耀华开口道:“你弟弟给村里人抹了黑,就算我们能绕过他,族规家法能绕过他吗?村里的族人能绕过他吗?”
  林胜文低着头,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林胜武抬头看去,只见林宗辉低着头,林耀东板着脸,林耀华生着气,三位族老显然对林胜文的处置早有结论。
  “开恩,三位长辈开恩。”
  林胜武看向林宗辉:“辉叔开恩!”
  咚!!
  脑袋重重的撞在地砖上,只一下,林胜武的脑袋就见了红,细碎的小石子镶嵌在脑门上。
  林宗辉不说话,只是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华叔开恩!”
  林胜武又是一下,苦苦哀求着林耀华。
  林耀华叹了口气,撇过头去不去看林胜武。
  “东叔开恩。”
  脑袋再次撞在地板砖上,哀求的看着林耀东。
  林耀东缓缓闭上眼睛,开口道:“胜武,不要白费力气了,胜文的事已经定下了。”
  呜呜呜...
  林胜文瘫软在地,趴在地上痛哭不止。
  林宗辉目光扫过,再次开口道:“从今天起,林胜文的名字从族谱中抹去,收回他在村办工厂的股份,收回他的承包地,收回他的虾塘,三天之内,林胜文离开塔寨,永世不得回来。此人,从此跟塔寨没有任何关系。
  当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林胜文这些年,也为村里做了不少贡献。
  他的女人,孩子,就不跟他一起逐出塔寨了。”
  人群中,林耀向林灿看去,四目相对,林灿轻轻点头。
  不涉及妻女,只惩罚林胜文一人,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