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赵公子落网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塔寨的主业是冰工厂,副业是酒楼与房地产。
  在金融方面他们没有太大的想法,林耀要求的二十亿资金不但被否决了,就连后面提出的十亿金额都没通过,只给了他五亿下场试水。
  第二天一早,接到财务主管的电话,林耀心痛的难以附加。
  五亿有点少啊,就是用十倍杠杆,最多也只能撬动五十亿资本。
  考虑到中间的散户冲击与股价拉升,价值五十亿的股票,落到手里能有二三十亿就不错了。
  如果给他二十亿,不,哪怕十亿,起码能将赵氏集团吞下一半。
  可惜,真是可惜。
  林耀心中失望不已,克制着亲自返回塔寨,游说三位叔父的冲动。
  因为他很清楚,拿出五亿给他试水,已经是塔寨三位叔父商量好的决议,这是看在他为公司拿到了二号地,二号地有十亿以上回报才给他的。
  不然,别说五亿,就是五千万也不会给他。
  他的面子还不够左右三位叔父的想法,换成林景文在这还差不多。
  为什么?
  两个字,地位!
  林耀明白想要改变这一切,就得继续往上爬才行。
  吞象计划决不能失败,他现在的地位跟以前的林胜文差不多,吞象计划成功,再为塔寨带来二三十亿的真金白银,他才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达到与林景文、林灿、林胜武几人持平的地步。
  到了这里,他的话才能引起三位叔父的重视,打入塔寨的核心层。
  “从现在开始,全力做空赵氏集团的股价,除了刚打过来的这一笔资金,我们分公司账目上的资金也全部投进去。”
  资金到位之后,林耀快速下达命令。
  所谓的做空,是在预期未来行情会下跌的情况下,先借货卖出,再买进归还的一套操作。
  比如现在,林耀用五亿资金作为保证金,以十倍杠杆,可以从证交所买入两亿股股票,转手就能卖五十亿。
  虽然卖的五十亿,会有一个资金解冻期,钱不能随意动用,但是到还款日期的时候,要钱货两清了,偿还的也不是五十亿现金,而是两亿股股票。
  如果接下来的几天,两亿股股票价值五十五亿,林耀就会爆仓,不但被冻结的五十亿会亏出去,五亿保证金也要全部赔掉。
  相反,如果到还款日期,两亿股股票只值五亿,林耀就能以当时价码买入股票,完成协议,赚走被冻结的四十五亿,落在手里也能有二三十亿。
  苏联解体时,各国资本用这个办法,从苏联买走了价值七十五万亿卢布的产业,当时价值四十万亿美元。
  还款的时候苏联解体了,卢布成了废纸,偿还的七十五万亿卢布,只相当于当时的八十亿美元,抢劫都没有这么快。
  后来的索罗斯狙击货币体系,岛国的广场协议,所用的割羊毛方式都大同小异。
  当然,做空的风险是非常大的,十倍杠杆之下,赵氏集团的股票稍微上浮就会把他爆仓。
  换成正常的企业,股价起起伏伏很正常,除非有对方十倍以上的资金硬砸,不然很难火中取栗。
  林耀敢这么做,是他清楚赵家马上就要倒台了。
  不管是赵泰杀人,还是赵荣彪即将被立案调查,每一个都能引起股民的恐慌,从而造成股价暴跌。
  持有赵氏集团股票的散客,一但急于抛售股票,必将引来鲨鱼无数,到时候救市都救不了赵家人,这盘菜他吃定了。
  铃铃铃...
  这边全力购入赵氏集团的股票,那边赵泰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喂,阿泰啊?”
  林耀脸上带着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笑容,调侃道:“今天又要去哪玩啊?”
  “耀哥,出事了。”
  赵泰并不知道林耀这边,已经开始全力做空赵氏集团的股票,还将他当做好兄弟一样开口道:“洪铁军几人,今早九点半就该到蒙大拿了,我们约好飞机到达之后,他们会在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现在都十点了,还没有接到洪铁军他们的电话,给他们打也联系不上,可能是出事了。”
  “稍安勿躁,也许是半路遇到了暴风雨,飞机更换了航线造成了晚点,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你也出过国,很清楚国际航班经常晚点,晚个三两小时很正常。”
  林耀一边敷衍着赵泰,一边低头看了眼手表。
  洪铁军几人是昨天下午被抓的,到现在已有17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怎么还没有对赵泰实施抓捕,申城的伙计们审案也太慢了吧。
  看来洪铁军几个人,对赵泰还是挺忠心的,能硬抗这么久,自己倒是小瞧了这几个江湖人物。
  “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要干什么?”
  正说着话,电话那头传来了赵泰暴怒的声音,嘶吼中带着慌乱。
  林耀闭着眼睛,音量开到最大静静聆听,只听那边有人回答道:“我是申城刑警孙大圣,我们怀疑你与一起谋杀案有关,这是我们的拘捕令,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拘捕令,来人,将他们拦下,快啊,我花钱养你们干什么的?”
  嘟嘟嘟...
  电话中传来忙音,也不知道是手机被抢了,还是赵泰主动挂断了电话。
  林耀嘴角带笑,赵泰啊赵泰,我给你捧了这么多天的臭脚,今天也该你报答我了。
  只是听上去,赵泰不是甘心伏法啊?
  也对,以赵泰的性格会束手待毙才怪,他身边养着的那些保镖,也不是三五个伙计能麻溜摆平的。
  只是出了这种事,现在想跑可晚了。
  他那七八个保镖,拦的了一时,拦不了一世,说跑还能往哪跑?
  铃铃铃...
  七八分钟之后,林耀的电话又响了。
  低头一看还是赵泰,林耀蔑视的笑了笑,这才按下了接通键:“喂...”
  “耀哥,孙大圣带着人来抓我了,陈永强的事发了,你得救我啊!”电话中,传来赵泰慌张的话语,还有疾行中按喇叭的声音。
  林耀闭着眼睛靠在墙上,沉默了几秒后开口道:“你在哪啊?”
  “我开车冲出来了,正往长江隧道开呢,孙大圣在后面开车追着我,我没地方去啊。”
  赵泰慌张的说了几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低语道:“耀哥,你可不能不管我,孙大圣可是你开车撞的,要是我落在他们手上...”
  “你在威胁我?”林耀的语气上扬了几分,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塔寨,林耀!你出卖我,能有命在吗?”
  “不不不,耀哥,咱们什么关系,我怎么会出卖你。”
  “咱们是朋友对不对?”
  “你真的不能不管我啊,我对你不薄啊!”
  “耀哥,耀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