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不算数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林耀还不知道,张子伟兄弟的见面,第一次就闹了个不欢而散。
  回到住处的他,了解了一下申城的进度,申城的二号地已经开始规划了,但是孙大圣没有忘记他,将公司盯得很紧。
  我不会放过你的!!
  想到孙大圣放下的狠话,林耀偷着笑了笑。
  李飞,宋扬,孙大圣,有三个警察跟他说过这句话了。
  他这个卧底做的真是成功,也真是招人恨,估计他就是现在站出来,跟他们说我是卧底警员,这帮人也不会相信吧?
  可惜,宋扬死的有些可惜!
  他不该跟李飞去闯塔寨,不然不会死的这么不值。
  不知道东山的情况如何了,李飞是不是还那么冲动,有没有害了更多人。
  快了,快了。
  跟张子伟的合作如果顺利,快则七天,慢则半个月,港岛这边就会尘埃落定。
  他这个内鬼,也能更进一步,走到三位叔父的十步之内。
  第二天。
  李家源给他安排的住处,是一栋他用来投资的别墅。
  地方很大,风景也不错,李家源还给他留下了几个马仔用来跑腿。
  当然,说是监视也行。
  林耀不在乎这些,他和李家源的合作,目前来看还算顺利,双方初步建立了信任基础。
  只要大环境不变,他跟李家源就永远是朋友。
  大环境要是变了,几个外围马仔又能做什么,他们凶得过袁克华吗?
  “耀哥,四位堂主和潮州佬,今天又来拜访你了。”
  一大早,和联胜的四个堂主又来了,林耀没见他们就知道,八成又是为价格来的。
  出货价与售卖价永远不会等同。
  林耀的出货价低些,他们就能赚的多些。
  一克就是降个两三块,一吨下来也有二三百万的纯利润,由不得这些人不谨慎。
  “带进来吧,我在客厅请茶。”
  林耀没有多说什么,价格都是谈出来的,李家源不可能吃掉整个港岛的渠道,下面也需要些二级代理商。
  要是他没有猜错,这些人昨天回去之后,晚上又跟李家源喝的酒。
  目的,就是看怎么拿到最低价。
  李家源因为请他出手,拿货价可不算低,满足不了这群老家伙很正常。
  他也不准备满足,查猜将军退休了,八面佛以后有没有这个人还是两说,现在的港岛是卖家市场。
  涨价是必然的,区别只在于是他单方面的涨,还是买家卖家一起涨,合起伙来赚那些吸仔的钱。
  “耀哥,我们这群老家伙,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呀!”
  五个老家伙刚一进门,张口就跟林耀哭诉了起来。
  林耀坐在沙发上倒茶,头也不抬的问道:“怎么回事?”
  “吉米想钱想疯了,居然跟我们说从他这拿货,出货价要360块,以前我们用查猜和八面佛的货,拿货价才315啊!”
  “是啊,我们问他为什么这么贵,他说他老妈死了,要多烧一点元宝下去,以后就是这个价格了,做生意哪有这么做的?”
  “吉米没上位之前,对我们几个还算尊重,现在他整个人都变了,态度极其蛮横。”
  “耀哥,我们不打算从吉米手中拿货了,你要是看得上我们就说个价格出来吧。”
  林耀眉头微皱,指着倒好茶的茶杯,开口道:“请茶,请...”
  五位大佬围着茶几坐下,收敛怒火,拿起茶杯喝了起来。
  沉默...
  李家源想干什么?
  每克360块,还是给社团内的自己人,给外人他得要多少?
  400块?
  疯了,一口气从315涨到400,直接涨了将近三成,他是想赶超欧美吗?
  钱不是这么赚的,生意也不是这么做的。
  出货价都要400,下面的吸仔买起来得多少,550都不一定能打住吧。
  林耀之前就怀疑,李家源不想做蓝冰生意,这次差不多能锤石了。
  他不会不了解港岛行情,现在的吸仔根本吸不起550的冰,一口气上涨三成,一定会流逝很多客源的。
  “吉米是我们塔寨在港岛的合伙人,以后港岛市场的大头,肯定是由他做的。”
  “当然,市场这么大,一个人肯定吃不完,我也不会砸了大家的饭碗。”
  “我看这样吧,你们再跟吉米商量一下,如果他不肯放松价格,你们五家以后从我这里拿货,我给你们340的出货价,你们卖多少我不管。”
  “吉米要是能给你们340,你们就从他那拿,也省得我在麻烦。”
  港岛有十八个区,每个区都有各自的老大,谁也不能一手遮天。
  现在,八面佛还没有被打倒,价格方面不好卡的太死。
  他给这些人的出货价给到340,比给吉米的320块贵20,吉米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要是想做这笔生意,回去一谈,大家各退一步,340的价格从他这直接走货就行了,
  如果他不同意,死卡着价格不放,那就不是价格问题了,他的态度不是做生意的态度。
  你无法叫醒装睡的人,也无法强迫一个不想卖蓝冰的人卖蓝冰。
  李家源的生意头脑,林耀早就有所耳闻。
  知道他很会赚钱,而且跟老家伙们不同,思想开放,早早就把赚钱领域覆盖到了地产,金融,股票行业。
  保不准,他想走号码帮的老路,转做半黑半白的灰色生意。
  当话事人,不过是想在官家面前,弄个够分量的身份出来,从没想在蓝冰这条路上走到黑。
  “选吉米出来,我看是选错人了,我们选他是想他带我们发财,不是跟我们捣乱。”
  “说这话有意思吗,当初我让你跟我一起支持东湾仔,你说东湾仔是个大炮筒子,一点就炸,成不了大事,非得去支持吉米,现在你怪谁啊?”
  “怎么,说说也不行啊,当时谁知道吉米会这样?”
  “好了,不要吵了。”
  林耀被吵得头疼,摆手道:“大家先回去吧,跟吉米谈谈,不行我会出面解决的。”
  “下次选话事人,决不能这个样子了,得选个我们粉党的人出来。”
  “老鬼,要不要我选你啊?”
  “好啊,大家有钱一起赚,为什么不行?”
  几人骂骂咧咧的走了,透露出的态度,无一不包含着对李家源的不满。
  林耀心情烦闷,埋怨着李家源会搞事,刚上位就闹得内部不合。
  正准备出去叹口气,走到门口,就看到个提着礼物,鬼鬼祟祟站在铁门外的身影,不是阿力还能是谁。
  “阿力,你怎么来了?”
  “耀哥,我来看你啊,还给你带了鲍鱼。”
  阿力站在铁门外,高举着手上的礼物。
  林耀摆摆手,示意守在门口的马仔开门,并伸着懒腰向泳池而去。
  “耀哥,我说服昆哥了,他同意让我跟着你。”
  阿力乐滋滋的跑过来,主动给林耀打开遮阳伞,放下沙滩椅。
  林耀又不是不知道阿力的真实身份,哪能不明白自己又被警察盯上了,淡笑道:“昆哥真是这么说的,要不要我打个电话问问?”
  阿力顿时急了,信誓旦旦的说道:“耀哥,真是昆哥吩咐的,我发誓。”
  林耀一句也不信,在阿力惊鄂的目光下,摇了摇手上的电话:“昨天晚上,昆哥给我打过电话了,他说再考虑考虑,并且告诉我,你做的保证,一个也不算数,你还是再请示请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