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日记男孩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坐在车上,昆哥目光迥然。
  他不是天生的犯罪分子,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无数个意外促成的。
  在他这一代的港岛大佬中,他的学历名利前茅,毕业于港岛大学,精通国语,英语,暹罗语,越语,再算上自己本身的粤语,一人掌握着五门语言。
  好吧,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路是自己走的,昆哥并不后悔有今天。
  他现在有钱有名望,马上就要退休移民了,非要说有放不下的地方,也只有自己的门徒阿力。
  说实话,在昆哥的想法中,阿力这个人并不是合格的继承人。
  如果他不是自己的连襟,没跟自己的妻妹看对眼,昆哥不会让他上位,哪怕阿力救过他的命也不行。
  但是几个条件加在一起,昆哥考虑再三之后,还是决定让阿力上位试试。
  不管怎么说,阿力跟他的关系更亲密些。
  些许不足,背后有他的指点也够了。
  当然,前提是为他铺好路,不给他留个烂摊子。
  想着将路铺好,自己就要移民国外,带老婆孩子过想要的生活,昆哥的脸上就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路他已经找到了,这条路也是阿力自己选的。
  相信有今天的情分在,就算他离开之后,阿力也能在港岛的经销商中站稳脚跟,不至于人走茶凉。
  吱!!
  汽车停在村子边缘的空地上,昆哥的目光冷了下来。
  他第一个踏出了车门,紧握着自己的格洛克爱枪,低吼道:“跟我来!”
  “我们也上。”
  林耀打了声招呼,带着其他人下了中巴车。
  他们分为三队,一队是昆哥的人马,同样由昆哥率领。
  一队是和联胜的枪手,由林耀率领。
  剩下的一队,则是青龙物流的枪手,由张彪和袁克华负责。
  三队人马,趁着夜色闯入树林,向着村子外的小楼摸去。
  因为是临时据点,暹罗人所在的小楼没有养狗,这给了他们在夜色下接近的机会。
  几分钟之后,林耀几人趴在灌木中,已经摸到了距离小楼不足十米的位置。
  这里是最佳位置,再往前,小楼四周是开阔地带,很难瞒得住楼顶上的警戒哨。
  “阿伟,看你的了。”
  林耀捅了捅张子伟,示意他可以出马了。
  张子伟也不含糊,手枪藏在背后走出灌木丛,对着楼顶上喊道:“南达,邓丹,你们在上面吗?”
  听到有人叫自己,两个跨枪的暹罗人,趴在墙边露出了头。
  biubiu...
  一连两声枪响,带着消声器的特殊枪声,打破了夜色下的宁静。
  昆哥看了身边的袁克华一眼,他们看似是同时开枪,但是他很清楚,袁克华的开枪速度,比他这个枪会季军还要快。
  哪怕那这些年中,他身居高位很少出手,枪法有了退步。
  袁克华的枪法也足够令他惊讶,这是能参加比赛,拿到一定名次的枪法了。
  难不成,这人也是老家那边的射击冠军?
  “左边是卧室,右边是厨房,昆哥你带人从卧室摸进去,张彪你带人从厨房进去,我在正面随时准备突入。”
  林耀没理会昆哥的惊异,快速吩咐几句,三队人马同时开始行动。
  “什么声音?”
  小楼内,坐在客厅打牌的几个暹罗人,明显听到了异响。
  下一秒,不等他们站起来寻找,张子伟再次发挥作用:“我回来了!”
  听到是张子伟回来弄出的动静,几个暹罗人放松了戒备。
  叮咚!!
  厨房内传来二次响声,同一时间,守在门口的林耀一行破门而入。
  “别动,谁动我打死谁!”
  门口,厨房,卧室,都有拿枪的枪手冲入客厅。
  正在打牌的几个暹罗人,刚要摸枪就被打成了筛子,一时间枪声不绝于耳。
  “跟我来!”
  昆哥一脸杀意,带队再次冲向二楼。
  在场的三队人马,哪一队不拼都可以,就他们这队不行。
  昆哥很清楚,他们不是林耀的自己人,入局的时候太晚了,以后吃肉还是吃土全看今天。
  蹬蹬蹬!!
  伴随着林乱的脚步声,几秒之后,二楼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林耀没有上楼,而是看着满地的尸体,对张子伟赞许的点了点头。
  “只有三个人!”
  片刻之后,昆哥带人下来了。
  “三个?”
  林耀眉头微皱,楼上有四个人才对,三个睡觉,一个写日记,怎么会是三个。
  数了数客厅里的人,七个人一个不差,还剩一个去哪了?
  静!!
  客厅内陷入沉寂,众人目光环视,谁也没有说话。
  林耀的目光慢慢移动,最后定格在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是关着的,门外的灯光开关向下。
  灯光开关,向下为开,向上为关,这个步骤世界通用。
  卫生间的灯开着,里面可能有人。
  “耀哥...”
  注意到林耀的目光,张彪端起了手上的AK47。
  林耀比了个禁声的手势,从他手里接过步枪,枪口对准了厕所的大门。
  突突突突...
  AK就是暴力,一梭子子弹,只用四秒就打完了。
  林耀吹了吹冒烟的枪口,片刻之后,卫生间的门下流出了血迹。
  嘎吱!!
  张彪上前拉开了门,众人手持步枪,纷纷抬眼看去。
  入眼,马桶上坐着个一手拿笔,一手拿日记本的大龄男孩,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小波德查,他爹是八面佛亲卫队的首领,我肩膀上的一枪就是他爹打的。”
  张子伟站在一旁,对林耀笑着说道。
  林耀微微点头,面无表情的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放在了嘴里。
  叮!!
  张彪上前一步,煤油打火机带起一股刺鼻气味。
  林耀将烟头狠狠吸了两口,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通知收尸佬过来一趟,明天港岛的报纸上,我不希望看到有人乱说话。”
  收尸佬,是一种依附帮派而生的特殊职业。
  他们通常由退休警员、法医、殡仪馆工作人员、墓地看守者组成,主要负责清理现场,毁尸灭迹,还有一些琐碎工作。
  虽然他们要价不菲,但是经过他们的手,现场会被破坏的一干二净,尸体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绝不会为顾客带来麻烦。
  半个小时后。
  一辆写着清洁护理的专用车,从山道上开了下来。
  五个人从车上下来,很快一个个黑色塑料袋便被装进了车里,吸尘器,水桶,洗车的喷枪,与一些不知名的瓶瓶罐罐被拎了进去。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林耀坐在车上看着,猜测一个小时之后,这边应该什么麻烦都没有了。
  威武,威武...
  正想着,远处驶来一辆巡逻车。
  这边的枪声可不小,估计是村里有人报了警。
  听到有警报声,一个胖老头从小楼内走了进来,拦住巡逻车上的警员说起了什么。
  片刻之后,巡逻车又开走了。
  明天早上,村口会竖起一块告示牌,警告某些淘气的孩子,禁止在半夜三更燃放爆竹。
  至于小楼这边,它们会被恢复成原样。
  村民们或许不信,但是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昨天夜里这边发生过枪战。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