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警校旧址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学院内杂草遍地。
  一进门,林耀甚至看到了一只毛发稀松,行动迟缓的老兔子。
  果然,没有人类的地方便是动物的天堂,居住在这里的野兔早已儿孙满堂了吧。
  扒开杂草往里面走,三层高的教学楼早已破败,曾经写在墙上现已脱落的宣传标语,无声的诉说着往日峥嵘。
  教学楼入口处的大门没了半扇,走进去看看,地上丢着纸卷,杂草,动物粪便,还有不知名的毛发。
  往上是向上的楼梯,左右两边还有教室。
  教室的门没有锁,桌椅随意的堆积在角落中,往前数几十年,当年的那批被打上雷洛标签的警员,就在这里上课学习,充满着对未来的幻想。
  谁也不知道,只是几年时间,如日中天的雷洛便树倒猢狲散,他们这批警员也被全部打散重编,余生再也没有升职加薪的可能。
  一间间看过去,林耀还找到了一些饮料瓶,一些食品包装袋。
  看这些瓶瓶罐罐的样子,应该是很久以前,在这里留宿的驴友留下的。
  一楼之后是二楼,三楼。
  林耀看的很仔细,他可以通过地上的尘埃,还有房间内的残留判断出,最近一次来人是什么时候。
  答案让他很满意,这栋教学楼,起码几个月内没人来过。
  少有的一些痕迹,也是上次张子伟留下的,充分说明这里的安全性。
  “跟我来,教学楼后面有一座水塔,我在里面藏了东西。”
  张子伟说着的同时,抬了抬自己的左手。
  仿佛再说:“我不是有意喊你们,可我现在是病号,你总不能指望我这个样子,还去帮你们搬东西吧?”
  “走,先把东西拿出来。”
  林耀招呼着袁克华跟上,跟随张子伟来到了水塔。
  水塔有两层楼高,应该是为解决用水问题建造的。
  门上带锁,张子伟从一块石头下面,拿出钥匙将锁头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里面有一口深井,井是老式水井,足有六米宽,旁边还放着一台锈迹斑斑的水泵。
  站在水井旁往下看,因为这些年港岛水位不断下降,污染逐渐加重,水井里的水早就不能喝了,水位也下降到了警戒线。
  “看到飘在水面上的瓶子没,瓶口上绑着鱼线,把鱼线拉上来下面又绑着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是我封存好的一些物资,它们就沉在水底下。”
  不等二人开口,张子伟又道:“就是有人过来,踹开了水塔的木门,也不知道水底下有什么。正常人,只要脑子没病,就不会去捞这个瓶子,更无法发现我的秘密。”
  “嘿,你还真是个小机灵鬼!”
  袁克华少有的幽默了一次,顺着扶手趴下去,游到瓶子旁将瓶子捡了起来。
  往上一拉,半米长的鱼线之后,果然是根黑色细绳。
  没一会的功夫,一口被塑料袋层层包裹,足有一米长的箱子就被他提了上来。
  “里面有什么?”
  林耀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子伟一边示意袁克华拆开,一边回答道:“一些压缩军粮,瓶装水,两把手枪,一盒子弹,还有些七七八八的东西。”
  袁克华将箱子打开一看,除了张子伟说的这些,果然还有一些杂七杂八却很有用的东西。
  地图,指南针,二十万港币,三万美金,一些急救药品,一台手机,一个防水打火机,还有几件换洗的衣服与睡袋。
  东西虽然没有李家源的安全屋齐全,但是用来救急绝对足够了。
  毕竟,张子伟和李家源不同。
  李家源哪怕没有上位,也是和联胜的实权堂主,在港岛这边一手遮天。
  所以他的安全屋,才会被装点的像个军火库,休闲、躲藏,防卫样样不缺。
  张子伟就惨了,他在八面佛身边没有多少实权,安全屋真的是应急用的,动用这里的时候代表着走投无路,可以做最后一搏了。
  “耀哥,就凭这里的东西,我们坚持不了几天啊。”
  袁克华将东西拿出来,最重要的压缩军粮只有十二袋,再节约也撑不了三四天。
  “足够了,物资再多,我们也没有再打一场的人手。”
  “只是拖延时间,能应付掉今天和明天就行,最晚到明天中午,我们的支援就会赶到。”
  昨天上午的时候,东叔让他坚持48小时。
  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以东叔对时间的敏感性,48小时只会少,不会多。
  能撑,眼下的物资足以撑过去。
  不能撑,被八面佛的人先找到,也是他们命有此劫,强求不得。
  就这样,一个下午在沉寂中过去。
  张子伟给他的手上了药,裹上了纱布,并浇上了一瓶消毒水。
  林耀明白,张子伟的手彻底废了,如果他能在第一时间去医院,在三小时内做手术,他的手指可以接回去,不说恢复如常也能保住。
  现在一切都晚了,他唯一能期盼的是伤口不要感染,不然他可能要被截肢。
  坐在小楼的楼顶上,林耀三人默默吃着压缩军粮。
  新时代了,军粮的口味有很多种,他们吃的这款军粮内有米饭,酱肉,果汁冲剂,榨菜,味道说不上好也不算坏。
  但是他们谁也吃不出口感来,一个个如同嚼蜡。
  上午的战斗太惨烈了,十五个人只活了三个,还有一个落下残疾,谁还能笑得出来。
  林耀反思了今天的战斗,他不觉得指挥上有失误。
  两败俱伤,是因为敌人太强,远超他们的水平范围,就像游戏比赛中的顶级战队吊打三流战队一样。
  幸好冲下来的两辆车,有一辆被打坏在了半路上,真正下来的只有六个人,不然下来的是十个人,恐怕他们一个也活不下来。
  也幸亏敌方狙击手,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没有使用一个正常狙击手的游走战术。
  要是他没有轻敌,两枪换一个地方,甚至一枪换一个方位,林耀没有信心在一对一的狙击战中消灭对方。
  他的枪法虽然不错,在业余中出类拔萃,距离专业级却还差很远。
  能够消灭对方,不是他们的实力有多强,而是没被对方当成人看。
  轻敌,才是这伙雇佣军的失败原因。
  铃铃铃...
  晚上七点多,林耀的电话响了。
  他看了看号码,是李家源打来的,于是看了看张子伟,问道:“不会被定位吧?”
  张子伟肯定的摇头:“不会,在港岛能给手机定位的只有总局,下面的分局都做不到,而且审核非常严格。李家源虽然有些身份,手还伸不到总部里,不然港岛早就是他们的天下了,大陆不允许有这么牛逼的社团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