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外来人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今晚,本来林耀要去港岛的。
  出了辉叔的事,再加上他刚刚当上房头,一时半会也走不开。
  港岛之行估计要再拖几天,所幸那边有阿伟从白道上盯着,应该也出不了差错。
  林宗辉家...
  “阿耀来啦?”
  辉婶坐在堂前,身边陪着一男一女。
  男的是蔡军,林宗辉的女婿,刑侦队的副队长。
  女的是林兰,辉煌酒楼的总经理,蔡军的老婆,一个生意场上的女强人。
  “辉婶,我这次过来是想问一下,辉叔的后事准备怎么处理?”
  林耀坐在椅子上,额外看了眼蔡军。
  蔡军这个人,别看是林宗辉的女婿,实际上出淤泥而不染,跟村里的生意没有多少关联。
  当然,也仅限于如此了,他知道塔寨的一些事情却装作不知道,以此来保护自己。
  比如南山养鸡场的事,李飞跟宋扬都栽了跟头,实际上蔡军对此已有察觉。
  只是他不敢说,因为他是塔寨的女婿,林宗辉的姑爷,他更明白塔寨的水有多深。
  他几次暗示李飞和宋扬要小心,最好睡觉也睁着一只眼,结果李飞二人根本听不进去,反而怀疑他的动机有问题。
  宋扬牺牲后,蔡军很难过,醉得一塌糊涂。
  他拉着李飞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也没有开口,因为他只能保护自己,没有更多的能量去保护别人。
  有些话,说了是会死人的,这个道理只有李飞不懂。
  所幸,他的结局还算不错,最后关头劝林宗辉反水,露出了自己正义的一面。
  “蔡军是吧,我是林耀,新任的三房房头。”林耀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蔡军:“我听辉叔提起过你,说你是个人才,只可惜一直无缘得见,有空我们聊聊?”
  “阿耀,小军这人没主见,有什么事你跟我商量就行。”
  林兰显得很紧张,以前林宗辉活着的时候,她对谁都不假以颜色。
  现在不行了,林耀才是三房的房头,她很怕林耀会打蔡军的主意,将他拉下水。
  “小兰姐,瞧你这话说的,我能当上房头是靠辉叔的抬举,咱们就跟一家人一样,我怎么可能害你们呢?”
  林耀明白林兰的想法,对辉叔跟他的芥蒂绝口不提,将自己形容的好似辉叔接班人一样。
  蔡军嘴角微微抽搐,他是林兰的丈夫,三房的事多少也清楚一些。
  哪能不知道为了村委的事,林耀跟林宗辉闹翻了,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林宗辉到最后,会选林耀来接他的位置,可要说辉叔跟他的关系有多好,蔡军第一个就不信。
  “阿耀,你辉叔的遗体,估计要明天才能拉回来。我是这么想的,宗辉喜欢朴素,咱们就不大操大办了,停灵一天,再请唱戏的来唱两出,热热闹闹也就行了。”
  辉婶赶紧开口,将话题转移到自己这边。
  听到这样的话,林耀稍微愣了一下,辉叔喜欢朴素,他怎么没看出来?
  辉叔是最喜欢排场的,出入都是奔驰600,便宜车根本不坐。
  手上的佛珠,五台山大师开光的,捐了三百多万才拿回来。
  手上的扳指,乾隆用过得,上好的羊脂玉,再加上还是古董,没有几百万更是想也别想。
  就连那块佛牌,都是泰国高僧供奉过得,一身行头下来一千多万。
  说东叔朴素还差不多,人家是真不在乎身外之物。
  辉叔,还是算了吧。
  “爸这次走的突然,简单低调些也好。”
  蔡军很赞同辉婶的提议,这个提议当然不是朴素,而是辉叔不是正常死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毕竟,辉叔也对华叔下了毒手,剪了华叔汽车的刹车线,又约华叔出去谈判。
  人在半路,华叔的车就出了车祸,命大捡回了一条命,人在医院也几个月别想出来。
  真要是风光大葬,保不准会闹出什么来。
  “婶子,低调是对的,只是一天太少了,辉叔怎么说也是前任房头,走的不能太寒酸。”
  “我看这样吧,跟胜武一样停灵三天,辉叔喜欢听戏,就请戏班子过来唱几天,这个费用走三房的公账,也算咱们三房这些年,对辉叔功绩的一种肯定。”
  林耀说到这里,看到蔡军还想说些什么,否定道:“不用说了,就这样安排吧。”
  他知道辉叔家选择低调,是辉叔已经走了,辉叔这一支人脉凋零,再也经受不住劫难。
  但是太寒酸了也不行,林耀有自己的想法。
  辉叔再怎么说,也是前任的三房房头,他的死已经很让人忌讳了,再闹得寒酸了会让人看笑话的。
  人死如灯灭,大家不会再说辉叔如何,只会觉得他这个房头没用。
  扮猪吃老虎,不是什么时候都适用,起码眼下不行。
  葬礼寒酸,就好似他在势弱,给人一种三房要倒了,他撑不住三房门墙的错觉。
  这不是林耀想要的,所以不奢华也不寒酸,中规中矩,里里外外都挑不出错来才是最好的。
  “村里摆三天的流水席,不记名,三餐供应,谁来吃都行。”
  “请省城的戏班子过来,不怕花钱,好好唱三天。”
  “棺椁用楠木,六寸板,金银元宝之类的也用最好的,婶子你看这样如何?”
  林耀将辉叔的葬礼情况,与辉婶商量了一番。
  除了没有用停灵七天的最大规格,其他地方都不差,骨灰盒选用的都是上好的料子。
  以东山当地的传统,三天已经是大多数家庭的首选,家底比较殷实的人家才敢这么干。
  相信传出去了,别人也没法在这事上挑错,毕竟辉叔的贡献有很大一部分是不能说的,而且也不是什么好事,能风风光光的说与外人听,大家知道了也会理解。
  “耀哥,耀哥!”
  商量着,林振宇从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林耀放下茶杯,目光中带着疑惑。
  林振宇不敢隐瞒,回答道:“巡逻队的人在北边抓了个外来人,应该是公安的人。”
  “你确定?”林耀楞了一下。
  林振宇点头道:“非常肯定,那人手上有老茧,是玩过枪的手。”
  林耀目光微眯,不应该啊,李维民怎么会派人来探塔寨。
  难道是省厅的人,或者东山缉毒署中有人自作主张?
  也不对啊,李维民是汉东缉毒署的副署长,带领巡查组来到东山,全权主持东山禁毒工作。
  不管是上面的人,还是署里的人,都没可能越过他来查塔寨的底细。
  这是哪出了问题?
  林耀皱着眉头,开口道:“婶子,这件事就这样先定下,其他的你们聊,我过去看看。”
  蔡军张了张嘴,他有心跟林耀一起去,看看那个疑似公安的人,只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他现在也是泥菩萨,先把自己保护好吧。
  其他的,真心顾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