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按你想的去办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最近一段时间,李飞掺和的事情太多了。
  林胜文被逐出塔寨,二房与三房决裂,林胜武之死,林宗辉之死,都跟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粗一瞅,李飞跟塔寨八字不合啊!
  自从有了他,大大小小的事全来了,真是个扫把星。
  林灿要对李飞下手,林耀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有因必有果,路都是自己选的。
  只是,他毕竟是李维民的人,真实身份是警员,不是犯罪分子。
  如果可以,他有责任将消息放出去,不能眼睁睁看着李飞被杀。
  可惜,他现在根本离不开塔寨,更别说放出消息了,塔寨内的信号,一直有人负责监听,在这里联络李维民就是找死,他首先要保全自己,第二要保证任务完成,第三才是提供情报。
  “对李飞下手!”
  东叔认真的考虑片刻,点头道:“给你辉叔上柱香,然后就去办吧,就按你想的去办。”
  “放心吧叔,您就等着瞧好吧。”
  林灿给辉叔上柱香,随后对林耀笑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祠堂。
  目送他的背影,林耀很是为难,暗自叹息着:“李飞,我早就让你离开,你偏偏不听,这次要在劫难逃了。希望你在下面不要怪我,我能力有限,该做的都做了,你是阿斗,我也不是诸葛亮呀,帮不了你喽!”
  “有想法?”
  注意到他的表情有些不对,东叔随口问了一句。
  林耀的心思瞬间归位,不反驳,而是顺着东叔的话往下说:“是啊,东叔你也知道,李飞跟李维民的关系不浅,我担心动了李飞,李维民非得发疯不可,咱们不能不防啊!”
  “我也知道这一点,不然早就收拾他了。”东叔目光中带着冷色,淡然道:“长痛不如短痛吧,李飞这人不能留了,他这人做事太过分,我不喜欢。”
  林耀了然的点点头,轻描淡写的样子,仿佛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实际上也是如此,他现在是塔寨的二当家,三房的掌门人,从层次上来说李飞跟他不是一个级别。
  他不能露出在乎的样子,甚至不能表现的很关心,不然外人会看出问题的。
  忙前忙后,今天是辉叔的葬礼,来的人多,他需要操心的地方也多。
  三房八百户居民,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人来,身为现任房头,林耀不可能不露面,起码得跟大家混了脸熟。
  中午的时候,三房八位族老坐在一桌,旁边两桌,还坐着十几位比较有牌面的叔父。
  林耀嘴上说少喝,实际上怎么能少喝。
  喝完白的喝啤的,喝完啤的喝红的,只喝得:众人皆醉我何须独醒,众人皆醒我何惧独醉?
  同一时间
  “春生,富强,鹏程,鹏钟,带上家伙,跟我出去一趟。”
  除掉李飞的想法,在得到东叔的认同之后,林灿很快就开始了实施。
  他先是从手枪队中,选了几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又联系上潜伏在警署内的暗线,了解到李飞这几天在忙着调查林胜文尸体的事。
  稍微一合计,他就定下了计策。
  让林春生以公用电话,假称有林胜文的线索,约李飞去前山村面谈。
  前山村,是东山下辖的一个小山村,规模只有塔寨的五分之一,以前是靠走私汽车发家的。
  后来,因为牵扯到远华案,被追究了很多人,村子也就没落了下来。
  此时的前山村,基本上能动的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只剩下了老弱妇孺。
  如果是一般人,听到要在前山村见面,肯定心有顾虑不会来。
  李飞是一般人吗?
  不是,他是一头倔驴,天老大,他老二,地只能排老三。
  几句话的功夫,李飞就答应了见面。
  他一直怀疑林胜文没死,因为林胜文的失踪地点是河边,几天下来也没找到他的尸首。
  只可惜,没找到林胜文的尸首,也没找到他活着的证据。
  李飞这几天愁的头发都白了,一听有人要提供线索,想也不想的答应下来。
  “李飞,前山村都快搬空了,整的跟鬼村差不多,这人约你在前山村见面,会不会不怀好意啊?”
  李飞的搭档马雯,对李飞要去前山村满是忧虑。
  听到这话,李飞不以为然,回答道:“我行得正,站得稳,不怕有人搞事,就怕他们当缩头乌龟。再说了,我也不是一个人去,不是还有你呢吗?”
  马雯擅长擒拿格斗,枪法也是一顶一的好。
  在李飞自己看来,有他跟马雯出马,三五个人根本不好使。
  而且,他们也不是傻子,情况不对就撤了,料想出不了大问题。
  前山村,烂尾楼
  之前说过,前山村当年很富裕,起码没被卷进远华案之前是这样。
  最辉煌的时候,前山村整个村都飘了,准备投资八个亿,依山建造一座能将整个前山村装下的超级庄园。
  后来,赖氏兄弟的事发了,前山村也树倒猢狲散,被抓了上百人,财产也被全部没收。
  超级庄园的事直接吹了,放到现在,只留下了半山腰上的烂尾楼。
  林灿约见李飞的地点,就选在了烂尾楼中。
  这里远离市区,交通不便,人迹罕至,做什么事都方便。
  这一次,林灿可没准备手下留情,五个人两辆车,人人有枪,还特意准备了头套。
  “灿哥,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犯不着您出手啊!”
  看着坐在后座上,往弹夹里压子弹的林灿,戴着头套的林春生开口道。
  “你懂什么,李飞这小崽子,我早就想干掉他了,三番五次跟我们作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东西。”
  林灿将弹夹一推,冷声道:“通知鹏程和鹏钟两兄弟,李飞到了就把车开上来,堵住去路,前山村上山只有一条路,路被封住,他们就插翅难逃了。”
  “好的灿哥。”
  林春生拿起车上的对讲机,将林灿的命令重复一遍。
  “收到!”
  对讲机中传来话语声,陷阱已经设下,就等着李飞来自投罗网。
  半小时后
  嗡嗡嗡!!
  一辆红色的牧马人,出现在了山道尽头。
  坐在车里的林灿,拿出望远镜向下看去,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驾驶室的李飞,然后是副驾驶上的马雯。
  “他们有两个人,小心那个女的,听说她枪法不错。”
  林灿拿着对讲机喊话,沉声道:“准备动手!”
  车内
  “李飞,有点不对啊,越走越偏僻了,你看连信号都没了。”
  马雯坐在车上,对开车的李飞摇了摇手机。
  李飞侧眼一看,还真没了信号,心里忍不住起了嘀咕:“要不掉头回去?”
  话正说着,后视镜内出现了一辆蓝色货车。
  货车是那种老款的解放车,没有拍照,锈迹斑斑的样子也不知道从哪淘换来的。
  一出现在后视镜中,老解放就开始加大油门。
  伴随着一阵黑烟,气势汹汹的向他们冲来。
  李飞毫不怀疑,自己现在停车的话,直接就会被老解放撞翻。
  “前面也有!”
  马雯向前一指,入眼,迎面冲来一辆黑色丰田车。
  依稀可见,坐在车内的驾驶员头上戴着头套,同时后驾驶室内还伸出了枪口。
  “李飞,是陷阱!”马雯急忙开口道。
  李飞也看出来了,目光往两边一扫,急中生智道:“跳车,进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