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林胜文没死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噼里啪啦。
  一大早,起此彼伏的爆竹声,提醒着大家今天是个特殊日子。
  林耀很早就起来了,今天这个日子对别人特殊,对他更特殊。
  他与李维民商定,上午九点准时实施抓捕。
  行动代号:破冰·抓鱼
  洗脸,刷牙。
  忙乎一阵之后,林耀背着手去村头的早餐馆吃了个早饭,随后又去了村里的统计站。
  统计站内,摆放着一个个四四方方,用泡沫包裹好的小盒子,这里面装的都是蓝冰。
  每一盒,都是标准的25公斤,数数看,墙角放了二三十个小盒子,几百公斤得有了吧。
  “燕姐,做出多少来了?”
  “七百公斤了,差不多吃中午饭的时候就够了。”
  统计站的会计,是村里的妇女主任江燕,她是东叔已故二弟林耀祖的妻子。
  她算是大房的人,跟林耀所在的三房和华叔所在的二房都不亲近,地位也比较特殊,算是塔寨内的四号人物。
  “七百公斤,够快的啊,之前我们预计,中午十二点之前能全部做完,现在看用不了十二点,十一点就差不多了。”
  林耀一边说着,一边拆开一个箱子,查看了一下货的质量。
  白的发蓝,纯度起码在百分之92以上,都是上等货。
  “巡逻队怎么说,没出什么差错吧?”
  江燕穿金戴银,抽着女士香烟,坐在门口的椅子上问道。
  林耀没有抬头,一边将手上的盒子重新封好,一边不以为意的说道:“能出什么差错,一切尽在掌握!”
  江燕长出口气,略显疲惫的开口道:“那就好,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的右眼皮一直在跳,心里也慌慌的。”
  “可能是要祭祖了,心里面有些坎坷吧?”林耀不动声色的转过话题,有的人天生第六感比较强,遇到危险之前,会有种心血来潮的预感。
  他不知道江燕是随便想想,还是危机前有了预警,总之不能让她再乱想下去了。
  不然,闹得人心惶惶那是给自己找麻烦。
  “可能吧。”江燕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可能是我想太多了,这几天我总梦见你二叔,他说在下面冷,饭也吃不好。也是我对不起他,没能给他留下个一儿半女,连个香火都没有。”
  林耀在一旁听着,对这种问题没法表态。
  说起来,东叔兄弟三个,子嗣好像都不昌盛。
  东叔只有一个儿子,华叔也是一个儿子,林耀祖更是无后。
  反倒是辉叔那边,三儿一女,多子多孙,难不成东叔这一脉妨碍了风水?
  “你东叔呢?”江燕抬头问道。
  林耀摇了摇头,回答道:“还没去东叔那,这几天东叔为了写祭词,人都消瘦了不少,没事的时候谁也不敢打扰。我琢么着,这会应该刚吃完早餐,正研究怎么润词吧?”
  身为林氏宗族的族长,塔寨的当家人,祭祖的时候东叔是最忙的。
  按照塔寨的风俗,祭祖的时候要烧祭文。
  祭文中,既要有歌颂先人的美言,还要有对当下情况的汇报,村里的情况要用祭文的方式上告祖先,祈求祖先庇护。
  最近一段时间,村里发生了太多事。
  祭词该怎么写,如何写,都是有大学问的。
  此外,辉叔前段时间去了,按照惯例,排位要请入祠堂。
  林氏祠堂之中,分为一间正堂,四间偏堂,十二间后堂,供奉着塔寨数百年来的灵牌。
  辉叔身份不一般,他是三房房头。
  按照惯例,如果贡献大的话,应该入正堂享受香火。
  可是东叔跟几位叔伯寻思着,现在的塔寨做这种生意,他们也没什么脸面去面见列祖列宗。
  不然祖宗们一问,现在的塔寨怎么样啊,你们都做了什么呀。
  总不能告诉祖宗们,我们塔寨正在生产蓝冰吧?
  没那个脸。
  所以东叔觉得,辉叔的灵牌最好放在偏堂,以后就是他和华叔的灵位,也不够资格进入正堂享受香火。
  但是年青一代,比如林景文,林灿,林天昊这些人,对东叔的做法不太满意。
  要是真这么弄了,估计他们百年之后,也不够格进入正堂接受后人的祭拜。
  要知道,塔寨是老传统,对这些事看的比较重,谁不想留个身前身后名?
  林耀寻思着,光是请灵牌入祠堂这件事,东叔就有的头疼了。
  “耀哥,东叔让你过去一趟。”
  没在统计站待多久,就有村民来喊林耀了。
  林耀应了一声,告别燕姐,跟着来人往东叔家而去。
  到东叔家的时候,东叔正坐在客厅里打电话。
  看到是他来了,指了指沙发,继续跟电话那头的人说道:“马局,你那边没什么情况吧?”
  “你们又开工了?”
  “马局,孩子们要食饭啊,不开工怎么行,今天局里没调动吧?”
  “没有,反正我没接到风声。”
  “那就好,祝你中秋快乐,下午有人给你送月饼,你一定会喜欢的。”
  “别给我送,送了我也扔出去,你要是没事就挂了吧,我这办公室经常有人来,不方便跟你说话。”
  “好,那不打扰你了,下次再联络。”
  东叔挂断电话,脸上的笑容冷了下来。
  林耀坐在一旁不说话,猜测,这个电话应该是打给马云波的。
  因为林耀的关系,马云波虽然进入了李维民的视线,可一直没有动他,他现在依然是东山缉毒署的署长。
  跟其他合伙人不同,马云波与他们始终若即若离,通过电话中的谈话方式不难看出,他心里还是挺抗拒塔寨的。
  “喂,是陈大队吗?”
  东叔又打出了第二个电话,这是打给刑侦队陈光荣的。
  “东叔,您吩咐。”
  相比被拉下水的马云波,陈光荣就是彻头彻尾的小弟,将自己的态度摆得很低。
  “你们刑侦队,今天没接到任务吧?”东叔还在确定警力调配,因为通过东山警力的流动方向,能判断出有没有人找塔寨的麻烦。
  “没有,这不是八月十五了嘛,上面还商量着给大家放半天假呢,今天能出什么任务。”
  听到陈光荣的回答,东叔的心更踏实了。
  只不过,他依然没有停下电话,很快又拨出了第三个号码。
  这个号码,打给了省厅的一位朋友,又从对方口中得知省里也没有什么动作之后,东叔才满意的挂断电话。
  省,市,两张大网盘根错节,可以说警力的调动,东叔比某些直管领导还要清楚。
  只可惜,这次的抓捕警力,是从隔壁的省份借调来的,本地的人手一个没用。
  就连借调,也是借口换防拉练,没有制定假想敌,谁能想到汉东的收网行动,用的是隔壁福州的人马。
  “阿耀,货收上来多少了?”
  放下电话,东叔对着林耀问道。
  林耀回答道:“有七百公斤了,预计11:30分之前能全部收上来,12:30分之前就能送出去。”
  “好,早送出去早安心。”
  东叔说到这里,语气微顿:“你父母的灵牌,现在还放在家里吧?等到下午祭祖的时候,记得放偏堂去,你现在是三房房头,父凭子贵,灵位就不用进后堂了。”
  “谢谢东叔。”林耀一脸喜悦。
  东叔笑着点点头,继续道:“我这还有个好消息,林胜文可能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