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如果生命没有遗憾没有波澜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你是怎么想的?”
  看到林耀面带喜色,如饮仙泉,李维民便知道这事稳了。
  林耀也没让他久等,当即便回答道:“不走了,不走了,我这一百多斤,就交给老大你了。”
  李维民笑着点头,吩咐道:“我给你放半个月的假,把要处理的处理一下,半个月后来我办公室报道。对了,塔寨你不要回去了,虽然我们抓捕了大批骨干份子,可难保不会有漏网之鱼,他们可能会找你复仇!”
  “放心吧,我明白。”
  林耀点点头答应下来,随后推开房门向外走去。
  “林耀!”
  刚出办公室,林耀就发现有人叫他名字。
  抬头一看,来的是两个熟人,一个是东山的李飞,一个是他的搭档马雯。
  再次相见,还是以同行的身份,李飞显得很尴尬。
  他在之前,可是十分坚定的认为林耀是敌人,是坏人,突然眼中的敌人成了自己人,还是破冰行动的大英雄,李飞的心情要多负责就有多复杂。
  “最近怎么样,还是警队舒服吧?!”林耀笑着跟马雯打招呼。
  马雯笑的有些不自然,她可是在林耀手中当了十多天的俘虏,没有林耀她早就盖国旗了。
  “那个,谢谢你哈。”
  马雯说话的声音很低,感谢却是发自内心的。
  “都是自己人,可别拿我当救命恩人,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不如调到我手下吧。我下个月会出任DP科的科室主任,现在手下无人可用,你的身手和枪法少有人及,给人当搭档可惜了。”
  林耀明目张胆的开始挖人,毕竟汉东他熟悉的人不多,马雯是其中之一,而且实力很不错,要不是被李飞连累,林灿他们未必能抓到她。
  “我会考虑的。”
  马雯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看了眼身边的李飞。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喜欢上了李飞,回总署的心并不强烈。
  “行,有想法了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
  走了五六步出去,身后传来了李飞的呼喊声:“林耀,袁克华被抓了你知道吗?”
  林耀脚步微顿,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破冰行动已经结束,该抓的人都抓了,袁克华当然也不会例外。
  不管怎么说,袁克华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上面不可能对他放任不管。
  “他想见你!”
  李飞的表情很感慨,继续道:“他和我们说,只要见到你就什么都招。”
  林耀陷入沉默,袁克华想见他,应该是想向他求证吧?
  在他手下这几个月,袁克华做的不错,林耀也知道他很忠心。
  说林耀是卧底,他绝对难以相信。
  可是站在林耀的角度,他真的不想跟袁克华见面,也不知道该跟袁克华说什么。
  一个是贼,一个是兵,黑白不两立。
  没什么好说的。
  “告诉他,耀哥已经死了,我说的。”
  林耀用耀哥已经死了,来暗示今天的他,已经不是昨天的他。
  袁克华是个聪明人,应该能听懂这句话的含义,以后不会再要求跟他见面了。
  “还有事吗,没事我要去度假了。”
  林耀伸了个懒腰,嘀咕着:“当卧底就怕入戏太深,很多人入了这行就出不来了,因为他们近朱者赤,当卧底当的久了,再也不是从前的自己。”
  “我还好,顶得住,不过接下里的时间,估计也要接受心理评估。”
  “你要是没事,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我准备去趟马尔代夫,沙滩,靓妹,大长腿,能更好的治愈我的心灵。”
  “等等,还有一件事!”
  李飞来到林耀面前,看着他的眼睛:“林耀东是个喜欢未雨绸缪的人,他早就想过有一天塔寨会被端掉,为此,他准备了很多秘密账号,用以作为东山再起的资本。”
  “这些账号,掌握在各房的房头手中,我们一共查到了七个,共计12亿美金的海外资金。”
  “可是我们怀疑,还有秘密账目不在我们的掌握中,有些账户,可能是各房的独立账户,除了房头外谁也不知道,就连林耀东也不清楚。”
  “三房,有这种秘密账户吗?”
  说到这里,李飞的目光无比锐利,仿佛要将林耀看穿一样。
  林耀耸了耸肩,回答道:“有一个,账号是在芬兰注册的,里面是价值1.5亿欧元的不记名债券,我已经给上面写过报告了。”
  “只有一个?”
  李飞寸步不让:“我不信你们三房,只有一个秘密账户。”
  “你想说什么,怀疑我中饱私囊,贪黑钱?我是那样的人吗?”
  林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飞,沉声道:“你不会想让我跟你解释吧?你还不够资格问我这个问题,下次说话想一下自己的身份,二级探员李飞!!”
  “你的回答呢?”李飞针锋相对。
  他本就不是个随波逐流的人,蔡永强作为他的大队长,他还不是一点面子不给的当年顶撞。
  而且,他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狡兔还有三窟,这种掌握在各房手中的独立账户怎么会只有一个。
  如果他是塔寨的三房房头,起码会为自己准备三四个账号,里面放上数量不等的存款以备不时之需。
  这样一来,就算有账户暴露出去,也不至于被一竿子打死。
  “我的回答是,三房在塔寨中实力最弱,大房可能有三个秘密账户,二房可能有两个,但是三房只有一个,我已经将它写在报告里了,这就是我的回答。”
  林耀不等李飞再问,又道:“李飞,我知道是我破坏了你进塔寨抓捕林胜文的机会,让你出了丑,但是你不应该这样来问我,我在这次行动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这样做会让人心寒的,咱们不能将私人情绪代入工作中。”
  马雯脸色有些不好看,拉了拉李飞的衣袖,小声道:“你可能是想多了,师兄不是那种人!”
  李飞深深的看了眼林耀,没说话,带着马雯推开了李维民的办公室大门。
  目送他们的背影,林耀目光微眯。
  片刻后,他转身向外走去,皮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脚步声。
  ......
  如果生命,没有遗憾,没有波澜。
  你会不会,永远停在,说爱我的那天?
  外面,过来了一辆洒水车,车上播放着徐誉滕的《等一分钟》。
  林耀站在那听了听,多么熟悉旋律啊,记得在警校时,一位大三的学姐最喜欢哼这首歌。
  学校,真让人怀念!!
  单纯,天真,可惜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