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荒野猎人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1888年的十万美金,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在这个月工资30美元的时代,这笔钱放在130年后的2018年,起码能膨胀八十倍到一百倍,相当于八百万美元,甚至是一千万美元。
  想要在十年内,积累这样一笔财富,并不是容易的事。
  毕竟,前身不是富二代,林耀虽有先知先觉,可没本钱什么也干不了。
  索罗斯曾经说过,当你有一百万时,想赚一千万会很容易。
  雄厚的资金,会为你抹平多数门槛,同样也会成为壁垒,阻挡那些穷人的窥视。
  林耀就是被挡在壁垒外的穷人,思前想后,他并没有好的原始资金积累手段。
  第一桶金该从哪来?
  林耀陷入沉思。
  他只是拿30块月薪的学徒,还没有提成。
  提成?
  想到这个词,他又想到了皮草猎人。
  这些端着老式步枪,穿山如林猎杀野兽的猎人们,不但拥有80美元的月薪,比他的工资高了将近三倍,还享有珍惜皮毛的提成。
  蒙大拿州,印第安保护区。
  最多的猎物是野鹿,兔子,狐狸,野猪,野牛,猎杀这种动物没有提成。
  但是,如果你猎杀到了狼,熊,豹子,狮子,并将它们的皮毛完整的带回来,老板会在你薪水之外,额外支付一笔奖金,以鼓励猎人去猎杀凶猛的野兽。
  一张完整的狼皮奖励两美元,特殊的雪狼皮奖励五美元。
  豹子皮奖励五美元,雪豹奖励十美元。
  熊皮奖励二十美元,狮子皮奖励二十美元。
  这些凶猛野兽的皮毛,是富裕阶级的最爱,尤其是完整的黑熊皮,没有贵族能拒绝一件熊皮大衣。
  就连中产阶级,也源愿意花费一笔钱,在自己的木屋中装饰上狼头,这在民风彪悍的西部代表着武勇。
  “你在想什么?”
  林耀在思考时,威廉从后面走了过来。
  “想怎么才能加入狩猎队。”林耀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加入狩猎队?”
  威廉吃了一惊,他虽然年龄不大,却是第二次跟随营地出来狩猎了。
  他很清楚整个营地中,最危险的职业就是皮草猎人。
  他们穿山入林,在方圆数百公里内狩猎,谁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
  野兽袭击,暴风雪来临,迷失方向,印第安人的陷阱,甚至是同行的恶意,都可能导致皮草猎人有去无回。
  基本一个季度下来,出来二十几位皮草猎人,能回去三分之二就不错了。
  失踪是常有的事,就算你失踪了,营地也没人会去找你,除了少数幸运儿以外,失踪往往代表着死亡。
  与皮草猎人相比,营地内的工作简单而安全。
  大家哪也不用去,几十人聚在一起干活,喝着热乎的肉汤,除非被保护区内的印第安人发现,不然没有性命之忧。
  “你疯了,皮草猎人都是两人一组,你只有一个人,遇到麻烦也没人帮你。”
  “再说了,营地内多安全,我听泰勒叔叔说,去年有个猎人在山上狩猎,就因为一脚踩空了,结果就从山上滚了下来,被发现的时候只剩下来一滩血迹。”
  “被野兽袭击的就更多了,要是遇到出来觅食的黑熊,我们的武器很难对付它,碰到基本有去无回。”
  “我还听人说,有人陷入过狼群的包围,一群狼将他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威廉煞有其事的介绍着,希望打消林耀的念头。
  但是林耀的态度很坚决,他计算过了,一名普通的皮草猎人,底薪加上奖金,三个月下来起码有300美元的收入。
  好的猎人,比如专门追踪野兽的格休斯,一趟更是能赚500美元。
  林耀并不贪心,如果他有500美元,就可以为自己买一支好的步枪,一匹普通的代步马,外加一把柯尔特M1873左轮手枪,成为一个更有前途的牛仔。
  当上牛仔之后,他就能在小镇上接一些通缉令,以赏金猎人的身份积累到第一桶金。
  如果当不上皮草猎人,他就只能拿30美元的学徒级薪水。
  三个月之后,老板亨利带着人返回时,他最多只能拿到120美元,别说价格不菲的步枪和马匹了,光是买左轮枪就要花个七七八八。
  别看一些西部片中,牛仔拿着左轮对射很威风。
  实际上,类似柯尔特M1873这种经典型号,有效射程也只有25米。
  它更适合街头的遭遇战,而不是有预谋的追击战。
  想当赏金猎人,你最少得有一匹马,一杆71式毛瑟栓动枪,一把左轮成不了气候的。
  “你不会成功的,我从未听说皮匠学徒能在营地里转行为猎人,猎人瞧不起皮匠,他们不会同意你的无理要求。”看到林耀的态度很固执,威廉又换了种说法。
  林耀轻轻摇头,开口道:“是很难,想要从学徒转为猎人,起码要两个人点头,一个是你的叔叔泰勒先生,一个是猎人队长杰拉德,外加一个合适的机会。”
  他是皮匠学徒,归工头泰勒管理,泰勒不想放他出去,成为皮草猎人便无从谈起。
  杰拉德也同样重要,光是泰勒放人还不行,还得有猎人队长的同意。
  队长都不同意,你怎么加入猎人小队,要知道营地内的枪械都归杰拉德管理。
  不给你枪,你拿什么出去狩猎,总不能用石头吧?
  “威廉,你说我们的关系怎么样?”
  林耀看着威廉,他相信让泰勒放人的希望,就在他的侄子威廉身上。
  “要是我没有记错,我们今天才刚认识!”
  威廉耸了耸肩,一副你在逗我笑的样子。
  林耀对此不置可否,安然的回答道:“有人认识了一辈子,却连朋友都算不上,有的人只是刚刚相逢,却能好的跟亲兄弟一样,时间会证明一切。”
  “也许吧。”威廉没有太多表示。
  说起来,他是营地中最小的人,因为他叔叔是皮匠工头泰勒,他在皮匠中的地位很特殊。
  大家既不敢得罪他,又觉得他仗着自己的叔叔,给自己找了个最轻松的活计,对他有些排挤。
  如果可以,威廉并不介意在营地内多个朋友,前提是他们相处的来。
  时间转眼过去了一周。
  林耀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皮匠学徒。
  工作中,他沉默少言,任劳任怨。
  工作之外,他跟威廉相处的很不错,每天早上甚至会比别人早起来半小时,就为了去厨房给威廉帮忙。
  帮助威廉,不只是为了威廉的感激,同样也有另一个目的。
  营地内的伙食,都是由厨师分配的。
  早上一勺肉汤,一块面包,就是一顿早餐。
  分配食物的时候,盛的汤多些,还是肉多些,就要看给你打饭的人了。
  林耀借着帮忙的机会,总会给猎人队长杰拉德多放些肉,不求他对自己另眼相看,起码要在他面前混个脸熟。
  别人说起他的时候,他会有种印象:“哦,是那个小子,他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时间慢慢流逝,林耀也在等待机会。
  半个月后的一天,他等待的机会来了。
  格拉斯的儿子,中了印第安人留下的陷阱,被捕兽夹夹伤了右腿。
  他注定无法再外出捕猎,所以格拉斯要求狩猎队,重新给他安排一个搭档。
  狩猎队的队长杰拉德,跟格拉斯的关系可不好。
  他认为格拉斯不尊重他,也眼红他每每都能猎到珍惜皮毛,对这件事有些推三阻四。
  林耀觉得,这就是他跳出皮匠组织,成为荒野猎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