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开局就要跑路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头疼,疼痛欲裂!
  随着意识复苏,林耀缓缓睁开双眼。
  入眼,他正躺在一个草垛内,身上盖着旧床单,不远处还摆着几个空酒瓶。
  这是哪?
  林耀晃了晃脑袋,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死在了病床上。
  生老病死本是天意,临死前,他都没想到自己还能再次转生。
  依稀记得,自己死后隐约间看到蓝光天降,犹如佛家所言的接引之光一般,接引他的灵魂超脱彼岸。
  然后再一睁眼,他就在草垛里躺着了。
  记忆犹如潮水般涌来!!
  他叫林耀,是一个出生在汉东沿海渔村的普通人。
  现在是1983年。
  他之所以能成功转生,是因为昨夜前身心里不痛快,喝了几瓶假酒醉死了。
  心里不痛快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在老家惹上了人命官司,即将偷渡到港岛避难。
  说是人命官司,其实应该是见义勇为。
  他在镇上遇到了小混混调戏妇女,于是仗义出手,谁成想小混混不禁打,三下五下就被他打死了。
  换成其他时候,见义勇为打死人,顶多判个三五年,弄不好都不需要判刑。
  可现在不是别的时候,是正逢严打的1983年。
  在从快,从严,从重的大趋势下,弄不好他会被直接枪毙。
  具体怎么样,他也是道听途说。
  反正村主任是这么跟他说的,让他能跑就赶紧跑吧,给一个小混混偿命不值得。
  于是,前身就用一支祖传的金钗,托关系找上了负责偷渡的蛇头,今天下午蛇头的人就会来接他,安排他偷渡到港岛那边避难。
  日子过得好好的,忽然就要跑路了。
  前身心里不痛快,就跟三五个好友在野外喝了一场分别酒,随后便有了林耀的穿越。
  “开局就成了杀人犯,还要跑路去港岛,有点意思啊!”
  林耀从草垛里爬出来,看了眼天上的太阳,估摸着快要到中午了。
  再整理下自己的东西,只有两身换洗的旧衣服,钱是一分也没有,唯一能算得上财产的,就是两块昨夜留下的烤白薯了。
  1983年,改革的春风才刚刚吹起,第一个经济特区还要在五年后才能落实。
  现阶段,老百姓的日子并不好过,工厂的正式工人,每个月大概有40一50块。
  非正式的合同工,工资比正式工人要少一半,一个月才二三十块钱。
  港岛那边则不然。
  1983年,100港币兑换28块唐币,港岛的普通人月薪大概在2500一3000港币,换算过来就是840唐币的月薪。
  人家做一个月,相当于你辛辛苦苦干一年半。
  彼此的差距有15一20倍那么多。
  在港岛刷盘子的小妹,年薪都要超过老家这边的大学教授,正因为两边的极端化,导致了持续多年的偷渡热潮。
  当然,偷渡也不是那么好偷渡的。
  公认的,偷渡过去的办法有三种。
  第一个是游海,抱着块木板或者旧轮胎,顺着申震湾游过去。
  成功率嘛,大概有三分之一。
  平均三个人游过去,只有一个能抵挡港岛,剩下两个不是淹死了就是被水警抓了。
  第二个是爬网,从蔡屋围那边,有直通到港岛的陆路。
  两地被铁丝网隔开,如果你能绕过守卫,爬网也是可以抵达港岛的。
  但是这条路可不好走,守卫是地方部队,你敢爬网,他们就敢开枪。
  没死,被抓住了也很惨,起码要蹲三五年的大牢。
  最后一种办法,也是最安全的一种。
  你交钱,蛇头用自己的方式帮你过江。
  蛇头有专门用来偷渡的路线,或是快艇,或者运送副食品到港岛的卡车。
  他们跟守卫的关系很熟,偷渡的成功率近乎百分百,虽然要价不菲,一个人就要收5000块港币,可这条路线很安全,基本没有出错的可能。
  林耀选的就是第三种办法。
  他用一支祖传的,过去大户人家才有的金钗抵了蛇头的票费,蛇头承诺送他安全抵港,还跟他说会在港岛那边帮他找份工作。
  林耀清楚,这是看在金钗的面子上,蛇头觉得占了大便宜,才会给他这样的优待。
  “林耀,林耀?”
  下午的时候,蛇头的人来了。
  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垛满草垛的田地里大声道:“我是广哥派来的,你在不在这里啊,在就出来招呼一声!”
  “在,在!”
  林耀赶紧从草垛里爬出来,年轻人口中的广哥,就是负责偷渡的蛇头。
  能不能安全抵挡港岛,就看广哥有没有那么大能量了。
  “这位大哥,你叫我阿耀就行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找广哥啊?”林耀来到年轻人面前,从口袋里掏出根烟递了上去。
  年轻人嫌弃的看了眼,梅花牌香烟,八分钱一包,只有普通工人才抽这个。
  轻蔑一笑,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万宝路,开口道:“老家的烟太冲了,抽我的,我这是万宝路,在港岛那边出的了大场面。”
  “谢谢大哥,不知您贵姓啊?”
  林耀接过烟,知道对方将他当成傻孢子了,于是也借坡下驴,嬉笑着说道:“真是好烟,闻着就香,大哥你一定是广哥手下的大将吧?”
  “什么大将,跟着广哥混口饭吃罢了。”
  年轻人脸上带笑,借着林耀的火柴把烟点上,吞吐道:“我叫麦诚,看你小子挺机灵的,到了那边好好干,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怎么快活都成。”
  在麦诚的带领下,林耀跟着他去了广哥的老巢。
  说是老巢,其实只是个落脚点。
  广哥是港岛人,七十年代过去的,因为敢打敢拼,混了几年后开始给人当蛇头。
  在蛇头这个行当中,广哥做的不算太大。
  他手下只有两辆车,以运送蔬菜的名义帮人偷渡,每个星期六会往返一次港岛,一次能送十几个人过去。
  今天是星期一,距离下次发车还有几天。
  就这样,林耀留在了蛇窝。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蛇窝里的偷渡客慢慢多了起来,林耀也跟麦诚几人混熟了。
  广哥他没有看到,据说此时在港岛那边。
  管理蛇窝的是几个小弟,麦诚在这群人中算是比较有牌面的,地位相当于小头目吧。
  因为跟麦诚相熟,在蛇窝内混的时间又比较久,林耀跟这些人能说上话。
  尤其是听说他偷渡去港岛,是因为打死了调戏妇女的小混混,手底下有人命,麦诚几人也对他刮目相看。
  他们出来混是为了生活,不是动辄杀人的狠角色。
  打架他们不陌生,敢杀人的一个都没有,再加上林耀为人处世相当大气,麦诚都私底下跟他开玩笑一样的说道:“你在港岛那边混的好了,千万别忘了我,有机会一起发财。”
  一个人再怎么变,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林耀在哪都是老大,给人的感觉便是大人物。
  好多买票偷渡的人来到蛇窝,第一感觉就是他是这里的老大,闹了半天才知道他也是偷渡客。
  星期四...
  距离出发时间还有两天,林耀所在的偷渡小团体中,又来了个比较有意思的人。
  他叫李长江,外号刀仔,长得有点像刘德桦。
  他是从刑场上逃出来的通缉犯,据说是因为伙同他人武装抢劫被判了死刑。
  怎么逃出来的,李长江没有细说。
  只说自己是被冤枉的,打劫的是他发小,犯事后曾躲在他家里。
  那人被抓后,挨不住严刑拷打,就把藏在他家里的事说了出来,李长江稀里糊涂就成了同犯。
  太详细的,林耀也不清楚。
  只知道李长江不是一般人,他骨子里就有种军人痕迹,一定当过兵,而且不是普通兵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