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豺狼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就是这里了。”
  林耀带着刀仔,来到了一栋筒子楼前,这里就是麦诚给他的地址。
  小凤上班的发廊,不用想也知道,不会是正规发廊。
  只是刀仔没想到,业余到了连理发工具都没有的地步,除了挂着发廊的招牌外,这里跟发廊一点关系都没有。
  门口一块招牌,里面一室两厅的房子,这就是发廊的全部。
  客厅内摆着沙发跟电视,墙上贴着海报与大头照。
  看到有人进来,两名二十多岁的马仔,主动站出来问道:“理发还是洗头?”
  刀仔激动的问道:“小凤在吗?”
  听到刀仔能叫出小凤这个名字,马仔只当来的是熟客,回答道:“小凤招呼客人呢,你们得在外面等等。”
  林耀低头看去,沙发上还坐着个看报纸的老头,看来他也是来理发的。
  “等等吧。”
  林耀招呼刀仔坐下,随后打量起房间内的装饰。
  大头照与海报,都是李小凤和一个陌生少女的。
  二人穿着各种千奇百怪的衣服,有护士服,有女工穿的工作服,有佣人穿的女仆装,还有女警穿的警装。
  只看一眼,刀仔就觉得心头发堵,郁闷的想要吐血。
  叮铃...
  伴随着风铃声,左边的卧室门被打开了,里面出来个光头中年人。
  刀仔忍不住冲上去,一看躺在里面的是位少女,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小凤。
  “你干什么,先来后到都不懂啊!”
  老头气呼呼的放下报纸,一溜烟跑进了少女的卧室。
  刀仔脸上满是尴尬,重新坐回沙发上跟林耀说道:“里面不是小凤。”
  “到都到了,心放平静吧。”
  林耀拿起老头放下的报纸看了起来,这是一张都市生活报,讲的都是些没有营养的娱乐新闻,唯一有点意思的,就是昨天发生的一起金店抢劫案。
  动手的劫匪是两个人,而且都是新手。
  抢劫失败了不说,其中一个还被保安当场打死了,要不是另一个人拼命抢走了尸体,恐怕凶手的样子都要见报了。
  看了有十几分钟吧,开门声再次响起。
  林耀二人抬眼看去,只见小凤正陪着一个男人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件睡衣。
  静!!
  四目相对,尽皆无言。
  小凤看着刀仔愣了一会,许久才回过神来,半是惊喜半是难言的说道:“刀仔,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看看你。”
  刀仔走上前去,忍不住拉住小凤的手,问候道:“你还好吗?”
  “还好...”
  小凤的表情有些尴尬,随后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开口道:“你们等我一会,我晚上十点下班,再有半小时就下班了。”
  小凤进屋沏茶,还给二人端来了甜点。
  守在发廊的两个马仔,眼看二人也没有消费的意思,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玩不玩啊,不玩别占我们地方?”
  “你们...”
  “刀仔,交给我吧!”
  林耀拉住刀仔,知道这家伙现在火气不顺,几句话呛起来没准会将事情闹大。
  闹大虽然他也不怕,可没这必要,再说了,两个看场的小混混,跟他们争论掉不掉价。
  “这是有两百块,现在天也黑了,估计也没人来理发了,二位不如早点回去喝酒。”
  林耀拿出两百块,又道:“我们是小凤的朋友,专门来看她的,聊几句我们就回去了。”
  “你们规矩点,我们去下面喝酒,别让我们难做。”
  两位马仔对视一眼,拿过钱出了门。
  等到二人走后,小凤上前关上门,长出了一口气:“你们怎么来了?”
  “刀仔不放心你,就让我跟广哥他们打听了你的下落。”林耀点上一根烟,又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少女。
  注意到他的目光,小凤用手指了指少女,又指了指自己,回答道:“这是阿娇,我新认识的朋友,阿娇跟我一样都是苦命人,这段时间没少帮我。”
  “小凤,我想带你走!”
  刀仔人了许久,此时终于忍不住了,直接说出来心里话。
  小凤楞了一下,半是感动半是为难,摇头道:“走不掉的,落在老爷车手上没人能逃得掉。老爷车知道我在老家的住址,如果我敢跑,他不会放过我的家人,再说...”
  小凤目光含泪:“我都这个样子了,又能去哪?”
  刀仔也哭了,哽咽道:“我早就该来的,小凤你放心,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一定要把你救出去。”
  林耀听得微微摇头,这都是气话,你能杀一个,难道还能杀十个,百个?
  老爷车手下有上百号人,又有小凤的家庭地址,乱搞是要出问题的。
  他是不怕,刀仔也不怕,小凤总不能也不怕吧?
  要是不怕,恐怕她早就跑了,不跑,难道是因为有两个人看着她啊。
  别想了,看那两马仔吊儿郎当的样子,估计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瘦的跟竹竿一样,能不能打过小凤还是两说。
  “小凤,如果我们想救你出去,你估计得用什么办法?”
  林耀没有去看刀仔,而是直接问向了小凤。
  小凤在老爷车手下做了一个月了,身边也有些小姐妹,多少应该了解些行情。
  果然,听到林耀的问话,小凤还真知道一些,回答道:“老爷车这人其实不错,规矩多,人也守规矩,还给我们定了三条章法?”
  “只要人不跑,老老实实的接待客人,严禁马仔们动我们,客人闹事也由他出面摆平。”
  “什么时候为他赚到五万块,我们什么时候就可以走人。”
  “不想走也可以留下,留下的姐妹一单抽五十块,剩下的是我们的,并且由他提供保护,好多人都选择留下来。”
  林耀简单的听了听,发现就像小凤说的,老爷车是个懂规矩的人,这种人往往好打交道。
  比如小凤,她来港岛的船票是五千港币,帮老爷车赚到十倍的钱就可以得到自由。
  按照当前市价,小凤每单大概在二百块,包夜的话得给五百。
  因为这是无本买卖,拿多少就赚多少。
  一天三个客人就是六百块,十天就是六千,一百天就是六万。
  好好做的话,三五个月就能得到自由,比某些只叫姑娘们接客,从不给姑娘薪水的黑心夜总会强多了,难怪会有人选择留下来继续做。
  “如果我们拿出五万块来,能让老爷车直接放人吗?”
  林耀问出了问题所在。
  小凤想了想,摇头道:“恐怕很难,除非有面子大的人出面,不然老爷车不会放人的,这是他自己定下的规矩,这些年从未变过。”
  老爷车的能量不小,只在元朗区这一块,不说是土皇帝也差不多。
  估计就是洪兴的铜锣湾堂主大佬B,都没从他这捞人的面子,毕竟老大B的势力在铜锣湾,老爷车在元朗,强龙不压地头蛇。
  林耀琢么着,想要让老爷车低头,估计得请元朗区的狠角色出面。
  这人要比老爷车更狠,更凶,更霸道,压得住老爷车才行。
  还别说,他真知道这样一个人。
  这人刀仔也认识,他就是鸡心表哥的老大,三湘帮的大佬之一,外号豺狼的豺哥。
  此人算是三湘帮中的扛鼎人物,专门做明攻的,每次做的都是上千万的大买卖,心狠手辣。
  元朗区,是三湘帮的老巢所在地,豺哥如果一开口,别说钱了,光听名字就能将老爷车吓得双腿发软。
  恰巧,鸡心此时就在给豺狼当跟班,林耀跟他还有些联系,知道豺狼遇到了烦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