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赎人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耀哥,你怎么答应去帮豺狼,他这个人心狠手辣,陷进去再想抽身可就难了。”
  离开麻将馆,刀仔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平心而论,刀仔是个好人,跟鸡心他们不同,他来港岛是逼不得已,不是打定主意来发财的,更没想过要害谁的性命。
  豺狼口中的大买卖,刀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想来也不是好事,顾虑还是有的。
  “刀仔,我们没得选啊,救小凤出来容易,然后呢,你想过以后怎么样没有?”
  林耀点了根烟,目光中满是无奈:“你跟我都是通缉犯,老家是回不去了,以后只能飘在港岛。”
  “你是有两把力气,在工地上给人扛水泥也不嫌累,可小凤怎么办,你想让他跟你过苦日子吗?”
  “还有啊,你我的身份证都是假的,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别以为自己站在这,讲粤语,就能当自己是港岛人了。”
  “你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不向钱看,向厚赚,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跟豺狼混,风险是不小,不然他让我们跟他做大买卖,我也不会直接拒绝。”
  “第二次,他让我们负责接应,我之所以会答应,是因为风险降低了不少,不至于有命赚没命花。”
  “三十万港币,说实话,不少了。”
  “我们贱命一条,在工地上扛水泥一个月才两千块,都不知道十年下来,能不能攒够三十万。”
  “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机会是不等人的,想赚钱,还想没风险,这种好事李家成都抢着做了,难道还能留给我们啊?”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赚一笔钱,将户籍落在港岛这边再安个家。”
  “说的再多,不做也是什么都没有,小凤这么漂亮,不该跟你受苦的。”
  林耀是个比较现实的人,不是理想主义者,很清楚想在港岛站稳脚跟不容易,尤其是对他们这样的人。
  现实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好事找上你。
  看那些穿越客们,随便写写剧本,歌词,都能成为名满香江的大才子。
  实际上呢,普通人能记住几首歌,别说旋律了,歌词都记不全吧?
  林耀长这么大,除了国歌能从头唱到尾,其他歌曲最多能哼哼几句,没有一首能从头唱全的。
  普通人便是如此,真让你回到二十年前,你也成不了比尔盖茨。
  弄好了,攒下千八百万的家底就到头了,县市一级的首富都很难达成。
  尤其是第一桶金,哪有想的那么容易。
  85年岛国广场协议,这个很多人都知道。
  可你知不知道,除了索罗斯以外,其他国际炒家很多血本无归?
  不是他们不知道做空岛国经济,而是在做空的同时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不是你坐庄,你怎么跟那些庄家斗?
  好多小说里面写,拿着几千万投进去,浑水摸鱼赚几十亿出来。
  简直跟开玩笑一样,进去了你就是虾米,啥时候你听说散户能赚大钱的。
  钱早就被庄家割走了,你确定你是渔翁,不是韭菜?
  林耀脑海里有些发财的路子,可他缺少第一桶金,这个钱,打工是赚不来的。
  豺狼的大买卖,在他看来是个机会。
  一个能让他省下积累第一桶金的三五年的时间的机会。
  不然,弄些盗版光碟,水货服装去天桥下卖,得用多久才能攒三十万?
  “耀哥,你救了小凤,就是救了我的命,我没有那么多想法,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刀山火海绝不含糊。”
  刀仔并不怂,此话说的斩钉截铁。
  林耀哈哈一笑,拍了拍刀仔的肩膀:“没那么严重,我带你是发财,不是发梦,除非有把握,不然我不会轻举妄动的,我可比你怕死多了。”
  刀仔腼腆的笑着,顺手接过了林耀递来的烟。
  抽了两口,呛得不行,咳嗽道:“这么呛,你怎么抽的下去?”
  “我抽的不是烟,是寂寞!”
  林耀将手上的烟头弹飞,二人勾肩搭背走在大街上,年轻的面孔上没有忧愁。
  凤凰招待所...
  老爷车作为元朗区的鸡头,少不了找个地方作为大本营。
  凤凰招待所便是他的老巢,平时没事的时候十有七八会在这,用他的话来说这叫坐镇中央。
  “老爷车在不在,我们兄弟是来找他谈事情的。”
  下午,林耀跟刀仔找上了老爷车的老巢,准备跟他商量下赎身的事。
  钱他们是没有的,但是有豺哥的名号在,晚两个月再给相信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见我们老大干嘛?”
  守在门口的小弟,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们。
  林耀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刀仔,回答道:“我们是豺哥的人,找你们老大是为了点私事。”
  “三湘帮的豺哥?”
  “当然,元朗还有第二个豺哥吗?”
  听到林耀自报家门,看门的小弟立刻变了脸色。
  人的名,树的影,太远的地方不好说,只元朗这个地方,还没有不买豺哥账的人。
  一听林耀二人是跟豺哥的,看门小弟赶紧换上恭敬之色:“二位稍等,我这就叫去我们老大。”
  等了两三分钟,传说中的老爷车来了。
  老爷车是个四十多岁,黑胖黑胖的中年人,手臂上露着大龙纹身,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你们找我?”
  老爷车往沙发上一坐,随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从这个细节中,就能看出老爷车对豺狼的畏惧。
  不管怎么说,林耀和刀仔是小辈,老爷车却是老江湖了,在元朗地区也算是大哥级人物。
  可他这个大哥,一听林耀二人是豺狼的人,根本不敢在他们面前拿大,完全是平起平坐的架势。
  “车哥,你手下有个叫小凤的女人,是我身边这位的女朋友,我们这次过来是想跟你求个情,让我们将人带走。”
  林耀也不怯场,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拍了拍刀仔的肩膀。
  刀仔见状赶忙站起来,开口道:“车哥,我叫刀仔,我早就想来拜访您了,可惜一直没机会。”
  老爷车不说话,看了看林耀,又看了看刀仔,半响后对身边的手下说道:“把我的大哥大拿来。”
  大哥大拿过来,老爷车拨通了豺狼的电话。
  “豺哥,我这来了两个年轻人,说是你的人,想从我这捞人。”
  “不麻烦,我就确定一下,没别的意思。”
  “豺哥的面子谁敢不给,别人在我这没有面子,您也不是别人啊!”
  “行,我知道了,有空一起喝酒。”
  几句话的功夫,林耀和刀仔没面子做的事,豺哥三两句话就搞定了。
  放下电话,老爷车跟手下吩咐道:“将小凤叫过来,就说他男朋友来接她了。”
  说完,老爷车又看向林耀二人,开口道:“小凤是我手下的人,豺哥求情,这个面子我不能不给,但是你们也不能让我白做,没这个规矩。”
  “这样吧,你们拿三万块出来,就算是小凤的赎身费了。”
  “没问题。”
  林耀一口答应下来,可没等老爷车高兴,又道:“只是你得等等,豺哥还没给我们兄弟发工资,这个钱我得下个月才能给你。”
  “下个月?”
  老爷车眉头微皱,豺哥是做大买卖的,他的手下肯定也差不多。
  这群人有今天没明天,谁知道下个月会怎么样。
  “车哥为难了?”林耀反问道。
  老爷车换上笑容,笑得跟弥勒佛一样:“算不上,大家都是朋友嘛,谁没有手头紧的时候。”
  就在林耀觉得老爷车会答应时,他却话音一转:“我最近也遇到个为难事,我看这样吧,你们帮我个小忙,我不但让你们把人带走,还额外给你们两万块,你们看怎么样?”
  “什么事啊?”
  林耀没有一口答应,能让老爷车为难的事,恐怕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也不是大事。”
  老爷车挠了挠脖子,很随意的开口道:“有个王八蛋用把柄威胁我,从我这拿走了二十万,我咽不下这口气,想请你们帮我教训他一顿。”
  “这么简单?”
  “当然,这种事对你们来说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