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跟踪者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林耀都差点忘了,眼下正值自卫反击战时期,不是三十年后的和平时代。
  港岛社团无数,为啥一听大圈二字就吓得发抖,就是因为有这群老兵在。
  自己跟毛向阳说危险,还真是班门弄斧,对方见过的死人不比他见过的活人少。
  “我去打车,咱们去西贡转转。”
  林耀掏出钱包,就要往路口走。
  “打什么车,我是开车来的。”
  毛向阳往不远处指了指,那里停着一辆九成新的黑色平治。
  平治是港岛这边的叫法,内地叫奔驰。
  这年头,一辆奔驰要六十多万港币,普通点的富豪都舍不得买。
  林耀一看就惊呆了,没想到毛向阳开了这么好的车来,紧接着又奇怪道:“你开车来的,你有驾照吗?”
  毛向阳不以为意,反问道:“有人敢查我吗,不怕秋后算账啊?”
  回归时间都定好了,难道还能让你翻天不成。
  林耀听得暗暗咂舌,心想有底气的人说话就是直接。
  不过话说回来了,毛向阳这种人拿的都是外交护照,拥有非间谍罪豁免权。
  想要逮捕他,只能以间谍罪的名义逮捕,其他罪名是不成立的。
  间谍罪,你听过这个说法没?
  很少吧,因为间谍罪被逮捕的外交官就更少了。
  国家与国家之间,都不会轻易去碰对方的外交官。
  当然,民间间谍不在此例,他们不享有外交官身份,拥有外交官身份的人一般都是合法间谍。
  嗡嗡嗡!!
  汽车轰鸣,直奔西贡而去。
  西贡距离油尖旺区并不远,这也是正常现象,毕竟港岛也不是很大。
  上午十点多,林耀和毛向阳抵达西贡。
  一眼看去,街道上人烟稀少,尤其是一些偏僻的小巷,两旁的住户更是闭门不出,犹如大萧条时代提前来临。
  “这段时间西贡很乱,械斗时有发生,白天还好些,晚上这里根本就是古惑仔的天堂,正常人都不敢出门。”
  “你看到两旁被毁坏的店面没,不出意外,这些都是天乐的据点。”
  “其他社团过来插旗的时候,这些据点首当其冲,一晚上能被人砸好几次。”
  “如果没有守住,人家会拔掉你的旗子,插上自己的。”
  “旗帜一变,就代表这里跟别人姓了,所谓的插旗就是这么来的。”
  汽车停在了一家桑拿中心门口,林耀喝着奶茶,看着被砸坏的店面,头也不回的跟毛向阳说道。
  “他们不报警吗?”
  毛向阳问了个很傻的问题。
  林耀一听就笑了,回答道:“港岛人口七百万,水警火警全算上也没有五万人,你知道几百家社团加起来有多少人吗?五十万都不止啊,这里是整个亚洲,古惑仔与普通人占比最高的地方,平均每十三个人里就有一个是古惑仔。”
  “差佬的比例呢,只有百分之一。”
  “白天的港岛是法制社会,夜晚下的港岛是烂仔的天下。”
  “报警,谁敢报警?”
  “大家都是在道上吃饭的,除非你不想吃这碗饭了,不然你只能自己扛着。”
  “就算有差人来问,你都得笑嘻嘻的跟他们说,我们这里在搞装修,绝对没有人捣乱。”
  嘶!!
  毛向阳倒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这么无法无天?”
  “也不算,大大小小的帮派之间,其实内部都有严格规定。在各自的地盘上,平时是不能捣乱的,遇到给他们上交租金的老板也要避让,要真是没有一点规矩,港岛早就大乱了。”
  “当然,小商贩,普通人,被欺负的也不少。”
  “港岛的烂仔这么多,就是因为很多人不想被欺负,所以才会加入社团寻求庇护。”
  “他们名义上是各个社团的人,实际上就是普通人,充数的。”
  “就拿洪兴来说吧,洪兴是港岛第一大社团,在册的会员足有八万多,实际上呢,洪兴十二个堂口,每个堂口也就几百人。”
  “铜锣湾油水大,在各个堂口中算是实力比较强的,小弟人数也就四百多人。”
  “以此可见,整个洪兴动员起来,真正能算上社团中人的也就两三千。”
  “对了,前几年骆驼刚上位的时候,洪兴跟东星爆发激烈冲突,双方集结了三千多人在观塘晾马,据说连女皇都被惊动了。”
  嗯??
  “晾马!”
  毛向阳念叨着晾马这个词,只觉得又学到了一个新词,追问道:“什么叫晾马?”
  林耀回答道:“晾是晾晒的晾,顾名思义,就是将各自的小弟当成骡马一样拉出来过过场。”
  “这东西就跟阅兵一样,武力威慑,告诉别人我不好惹。”
  “正因为忌惮彼此的实力,从那以后东星与洪兴井水不犯河水,已经和平了六七年了。”
  “很多人都管东星的当家人骆驼,叫做和平骆驼,还有人调侃,港岛政府要给他颁发港岛和平奖章呢!”
  毛向阳不是一般人,听到林耀关于骆驼的说法,有些认同的开口道:“港岛的社团当家人,要都是跟骆驼这样开明,我想港岛的治安就不会乱了。”
  林耀目光微眯,额外的看了眼毛向阳。
  看来毛向阳的想法,也是扶持本地社团,打压激进社团的政策。
  这个政策,正是回归后的政策。
  历史证明,这种选择是正确的。
  港岛烂仔八十万,你不可能一竿子全打死。
  为了稳定,打压一部分,宽恕一部分是难免的。
  就像廉政公署的成立一样,当年四大探长掌权,差佬腐败成风,上面不得不成立廉政公署加以制衡。
  一开始,廉政公署的原则是有杀错,没放过。
  结果怎么样,全港的警署都在罢工,打出了七天治安真空的口号。
  没办法,廉政公署只能抓大放小,给中低层的人一条活路。
  港岛也是如此,很多烂仔从十几岁就入社团,根本没有在社会上生存的技能。
  让他们去做工,他们也不会习惯。
  怎么办,只能保留一部分,打压一部分,徐徐渐进的逼迫各大社团洗白,最终在一脚将它们踢开。
  “前面那条街,有家叫乐天娱乐城的地方,属于乐天帮的总堂口,我们过去看看吧。”
  林耀负责指路,毛向阳负责开车,二人再次向乐天娱乐城而去。
  走了半条街,开车的毛向阳面色一变,突然开口道:“有人在跟踪我们!”
  “不值得奇怪,我们走走停停,一看就有问题,现在的乐天快成惊弓之鸟了,八成把我们当成别家的探子了,所以才会有人跟着我们。”
  林耀其实也注意到了有人在跟踪,只是并没有往心里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乐天之前再怎么说,也是中档层次的社团,下辖三条街道,随随便便能拉出来一两百号人。
  单对单,不见得比洪兴单一的堂口弱,只不过人家刚死了老大,下面内乱,上面又有人过来插旗,所有坏事都赶在一块了,此时才显得凄惨了点。
  “港岛的烂仔,喜欢穿警靴吗?”
  毛向阳将车停在乐天娱乐城门口,又往倒车镜上看了一眼。
  “警靴?”
  林耀也瞬间回头,只见十几米外,远远吊着一个骑着摩托,戴着头盔的人。
  因为有头盔在,看不清他的长相,可他脚上穿着的,分明是只有差佬才会穿的警靴。
  滴滴!!
  好似感觉到自己被看到了,摩托车手一个加速,驾驶着摩托车跑远了。
  林耀看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思绪万千,心想道:“港岛的烂仔最看不起条子,他们是不会穿警靴的,骑摩托的人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