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失踪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跟黄志诚分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林耀看了眼时间,并没有直接打车回去,而是来到公共电话亭前,给毛向阳打了个电话。
  “向阳,没睡呢吧,出来一起喝酒。哈哈,也不光是喝酒,我有个想法准备跟你商量一下,你看看怎么样。”
  林耀一个电话将毛向阳叫了出来,二人约定在街口的大排档见面。
  林耀先到的大排档,要了五瓶啤酒,两碗车仔面,还有一些小菜。
  十几分钟之后,毛向阳来了。
  他没有开车过来,而是骑的自行车,打扮也不如刚来时那么严肃,穿的很休闲,看上去跟港岛的普通市民没什么差别。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啊?”
  毛向阳一坐下,立刻被香味吸引了。
  林耀惊异的看了他一眼,疑问道:“你没吃饭吗?”
  “没有,查资料查了一下午,吃饭的时间都忘了。”
  毛向阳是真的饿了,端起碗就吃了起来,根本不和林耀客气。
  林耀将啤酒满上,等他吃了一会,这才说道:“向阳,我今天考虑了许久,想要弄明白社团的危害性,光是道听途说是不够的。我准备潜伏到倪家去,只有融入港岛社团,知道他们的想法和习惯,我们才能更好的了解到他们。”
  毛向阳吃饭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林耀:“你是认真的?”
  林耀轻轻点头:“当然是认真的,我们不能总是纸上谈兵,你每天站在岸上看,也不会知道打渔的人有多辛苦,想知道,你就得亲自下海打一次鱼,你说我的话有没有道理?”
  “是有道理,可是...”毛向阳欲言又止,显得很是顾虑。
  林耀拿杯子跟毛向阳碰了下,安慰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就当自己是来港岛社团卧底的,为的就是掌握他们的第一手犯罪资料。上面要是知道,你已经派人打入了港岛的黑涩会团体,也会对你的能力刮目相看吧?”
  毛向阳没说话,无声的给予了默认。
  上面的人也不是瞎子,做得好有成绩,老板们肯定是能够看到的。
  只是想了又想,毛向阳还是有些不放心,直言道:“这样就委屈你了,我听说社团不是那么好进的。”
  “放心吧,倪家正在招兵买马,混进去没有你想的那么难。”
  “当然,也仅限于眼下,步入正轨后就没有这么宽松了。”
  林耀说道这里,询问道:“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可以,我会支持你的。”毛向阳点头同意下来,又道:“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诉我,能为你解决的我一定为你解决。”
  “还真有!”
  林耀说到这里,将杯中啤酒一饮而尽,压低着声音小声道:“李长江,我认识!”
  “你认识?”
  毛向阳立刻来了精神,追问道:“他在哪?”
  刀仔逃离法场的那一天,负责押送死刑犯的人正是毛向阳。
  刀仔出逃,让他在老板面前很没面子。
  这次将他特派到港岛,未必不是将功赎罪,淡化这件事的影响。
  “你别管他在哪,我先问你,你觉得李长江这个人怎么样?”
  林耀没有立刻回答,反而问起了毛向阳。
  毛向阳想了想,开口道:“是条硬汉子,不管怎么打他,他一个字都不说,要不是他的两名同伙都指认他,我们也没法给他定罪。”
  林耀对这个说法并不意外,轻笑道:“我说李长江是冤枉的,你信不信?”
  “不可能!”
  毛向阳想也不想便给予了否定。
  “没什么不可能。”
  “李长江所谓的两个同伙,不过是他的朋友而已。”
  “他们在外面犯了事,躲在了李长江这,李长江碍于情面收留了他们。”
  “后来,这两个人被抓了,因为被打的狠了开始胡乱攀咬,所谓的同伙不过是胡说的。”
  “李长江根本不是他们的同伙,不信你回去看二人的笔录,是不是加上李长江之后,很多地方就对不上号。”
  “这是因为他们只有两个人,作案时也是两个人,多加一个人,很多地方就不对了。”
  毛向阳不说话,默不作声的掏出了烟。
  抽烟的人在烦躁的时候会特别想吸烟,林耀也有这个习惯,知道毛向阳是听进去了,于是拿出打火机给他点上,继续道:“严打的初衷是好的,我也支持,可审讯过程一定要严禁,我们不能为了抓人而抓人,不然冤死的人就太多了。”
  毛向阳叹了口气,也没想到事情还有另一面。
  只是想了又想,他还是忍不住强调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他窝藏罪犯,逃跑,后果也很严重。”
  林耀没有否定这一点,李长江肯定有罪,只是罪大罪小的问题。
  “窝藏罪犯不至于枪毙吧,按照老家那边的法律,一般都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那两人,只是在李长江家住了一晚,李长江不能说是无辜的,可也构不成情节严重这个词,主动认错,交点罚款,再关上一年半载也就行了。”
  “至于逃跑,我觉得可以跟窝藏罪分开说,不能混于一谈,毕竟如果不是错判,以他的性格是不会跑的。”
  毛向阳寻思了片刻,点点头表示认可。
  看到事情有转机,林耀接着说道:“我要是能让他认罪,跟你回去,你觉得回去后会怎么判?”
  “如果是自首的话,再加上有我说情,两年吧!”
  毛向阳给了个比较保守的时间。
  随后又道:“在里面表现的好点,一年应该能出来。”
  林耀沉默少许,别说两年,就是一年也太长了。
  林耀想了想,询问道:“如果他有立功表现呢?”
  “比如呢?”毛向阳反问道。
  “比如配合你的工作,愿意利用自己逃犯的身份,打入社团为你提供情报,配合你摸清港岛社团的根底,成为你的线人。”
  “这...”
  毛向阳之前并没有考虑过这个,此时突然听闻,一时间有些难以判断。
  林耀也不着急,喝酒吃菜,等着毛向阳的回答。
  大概几分钟的功夫,毛向阳有了决断,开口道:“如果真是这样,我可以用特事特办原则,为他减免刑期,最多关他半年。他如果在里面表现的好,又得到了监狱方面的减免,三五个月就可以出来。”
  “好,我明天带他来见你,到时候你们谈,如果谈的顺利,我会让他跟我一起加入倪家,也算为他的事将功赎罪。”
  林耀知道刀仔的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跟在他身边,早晚要跟毛向阳打交道,还不如趁着今天的机会交交底。
  毕竟,刀仔的事如果说开了,并不是什么大事。
  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仔细甄别,不难看出他是无辜的。
  林耀也不想追究断案人员的责任,只想还给刀仔清白,相信以毛向阳的能量,做这种事不会太为难。
  “阿耀,你是为什么来港岛的的?”
  处理完刀仔的事,毛向阳又看向林耀。
  林耀耸了耸肩,回答道:“我叫林耀,家住汉东省惠府市,一个叫下洼嘴的小渔村,你应该不难打听到。”
  毛向阳回答道:“我早就打听过了,只打听到你失踪了,不知道你是为什么失踪的。”
  “你是认真的?”
  林耀一脸奇怪,毛向阳既然打听过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在老家的案子。
  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是在开玩笑。
  什么情况,没查清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