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采石场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说得真好,真工整,跟背过答案一样。”
  倪永孝说到这里话音一转,笑道:“看来你是个有心人,在家没少琢么这次见面,很好,机会就是给你这种人准备的。”
  听到后面的话,林耀的心放进了肚子里,第一关算是过去了。
  以后只要不惹人怀疑,让倪永孝闻到别的味道,应该不会猜忌他的身份。
  “你是范爷的侄子,范爷的面子我肯定是要给的,只是让你贸然上位,我怕下面的兄弟们不服。”
  倪永孝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头顶的吊灯,想了想后开口道:“不如这样吧,我在离岛有座采石场,那边最近出了点问题,很难办,派人去解决也一直没有弄好。”
  “你去帮我解决这件事,做得好,我也好送你上位。”
  “孝哥,采石场出什么事了?”
  林耀忍不住问了一句。
  倪永孝摊了摊手,略显无奈的说道:“都是些瞎闹的小老百姓,打也打不得,劝也劝不了,我叫阿贤进来,有什么事你问他吧。”
  倪永孝的书房内有直通保安室的呼叫器。
  按下按钮,倪永孝直接吩咐道:“阿贤,来我书房一趟。”
  几分钟的功夫,一名长头发的青年人走了进来。
  此人叫罗继贤,是倪永孝新提拔上来的保镖队长,据说是杀手出身,手上功夫相当了得。
  “倪先生。”
  罗继贤站得笔直,不苟言笑,看上去就很有派头。
  林耀在一旁看了他两眼,要是他没有记错,罗继贤的真实身份是警员,隶属于反蓝冰调查科。
  1983年,反蓝冰调查科还没有与O记合并,属于独立部门。
  倪家掌管着尖沙咀,乃至于油尖旺区的蓝冰生意,上面的人早就盯上它了,罗继贤的出现只是针对黑涩会的卧底行动的其中一环。
  而且这一环,直接归反蓝冰调查科掌管,哪怕是O记的黄志诚,也不知道在倪家还有这么个人。
  记得在剧情中,罗继贤的身份最后还是暴露了,死在了陈永仁面前。
  他暴露的原因很简单,陈永仁为黄志诚提供了很多资料,让倪家损失惨重。
  倪永孝又不傻,警署总能摸清他的布局,用脚趾头想也有问题。
  于是,倪永孝下了个套,将一个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行动计划放了出去。
  陈永仁和罗继贤,都向上司汇报了这次行动。
  行动当然是假的。
  最后,倪永孝把罗继贤抓了出来,罗继贤算是给陈永仁挡枪了。
  “阿贤,带阿耀往离岛走一趟,跟他说说采石场的事,以后采石场由阿耀负责。”
  “是,倪先生。”
  罗继贤对林耀点点头,示意林耀跟他出去。
  二人来到别墅外,罗继贤上了一辆汽车,酷酷的说道:“阿耀是吧,采石场的情况很复杂,我们在路上说吧。”
  林耀也不在意,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
  几分钟后,汽车离开倪家别墅,来到了主干道。
  罗继贤这才开口道:“倪先生在象山附近承包了两座荒山,用来开采砂石,做建筑材料用。那两座山属于东象村,前段时间不知道怎么的,东象村总是死人,一个月死了八口人,有病死的老人,有横死的青壮,还有上吊的学生。”
  “东象村比较迷信,就请了附近的算命瞎子来看,瞎子说是风水问题,那两座山是象山龙脉的眼睛,开山采石破了村子的风水,并留下了一句顺口溜。”
  “龙眼山,龙眼断,家家户户香火散,一年死上九十九,东村不够西村补。”
  “然后东象村的人就不干了,逼停了采石场,不许我们再开山采石。”
  “下面的人去了两趟,对方的口风很紧,只要机器开动他们就来砸场子,工人们根本没法上工。”
  罗继贤说的很无奈,他们是黑涩会不假,可这里是港岛,不是西墨哥,倪家的实力还没到一手遮天的时候。
  抵制采石场,是东象村整个村子,三千口人一同抵制。
  别说黑涩会了,警察来了都不好使。
  人家说不让你干,你就是干不成,手上握着合同都没用。
  文的,武的,招数想遍了。
  为了逼东山村服软,采石场的经理带了几百人过去,结果人家有几千人,根本就不怕你。
  “采石场的砂石,早就被长江实业预定了,一个月不开工会损失两百多万。”
  “倪家的面子李超人可不会给,卖砂石的又不是只有你一家,你不做,有的是人做。”
  “所以,开工迫在眉睫,停一天都要损失几万块。”
  罗继贤一路上,将采石场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林耀从头听到尾,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几千人抵制,是很棘手!”
  穷山恶水出刁民,人家说你开山采石坏了风水,你连讲理的地方都没有。
  倪家此时也是投鼠忌器,一方面是一年上千万港币的采石场,一方面是几千人的围追堵截。
  处理不好,演变成武力冲突,上面根本不会为你说话。
  可要说舍弃采石场,放弃这一年上千万的利润,不说倪家和倪永孝了,换成谁也受不了。
  “采石场有正规手续吧?”林耀反问道。
  “有,可惜没用。”
  罗继贤回答道:“人家祖祖辈辈都住在这,我们跟离岛土地局签订的合同对方根本不承认,说山是他们村的山,合同不是他们村签的,土地局的批文不好使。”
  “给钱呢?”
  林耀想到有钱能使鬼推磨,东象村的人总不会不爱钱吧?
  结果,罗继贤还是摇头。
  倒不是东象村不爱钱,而是他们不爱小钱。
  采石场之前想用给钱的办法解决,承诺每家每户,每个月给一千块的开采补偿。
  可人家根本不要,再多给,采石场就没有利润了,总不能开个采石场,辛辛苦苦干一年,利润都给东象村吧?
  没有这个道理。
  “行,我有点眉目了,咱们先到采石场看看,然后我再想办法。”
  林耀有些头绪,可他没有直接说出来。
  他还想看看采石场的情况,走访下东象村的村民,如果有必要,他还要跟采石场的工人谈谈。
  三个小时的车程之后,东象山采石场到了。
  东象山采石场的规模不算大,由于现在是停工期间,二三十辆渣土车就在山下停着。
  依照渣土车的数量可以推断出,采石场满载运转的时候,应该有工人数十名,到不了百人规模。
  站在山脚下修建的水泥路上,林耀眺目远望,看着被开垦了三分之一的荒山。
  片刻后,他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村庄,还有村庄里的麦田。
  问道:“采石场的工人是从哪找的,是附近村民吗?”
  罗继贤摇头道:“不是,开渣土车的要有驾驶证,东象村没几个会开车的。至于苦力,这种活港岛本地人是不干的,苦力基本都是老家那边的偷渡客,司机则是从外面招聘来的。”
  林耀一听就明白了,笑道:“你们这是脱离群众啊,难怪有点风吹草动就干不下去,为啥,你们跟东象村没有利益纽带。”
  山是东象村附近的荒山,近在咫尺的东象村却啥了捞不着,你说村民们会不会有怨言。
  按照这个发展趋势,哪怕没有瞎子批命,光是吃独食,东象村也早晚会跟采石场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