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我不当大哥好多年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天色渐晚,工人已经散去了。
  车行内,林耀坐在椅子上喝茶,坚叔则龇牙咧嘴的给自己上药,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坚叔,开风水店的谢瞎子你认不认识?”
  “认识啊,他在这干了十几年了,以前店铺是租的,后来坑了一个大老板,转手就把店铺买下来了。”
  坚叔摸了摸脑袋,看着脑门上足有两厘米长的伤口,嘀咕道:“这群孙子下手真狠,哪有往脑袋上招呼的!”
  说完又转头看向林耀,问道:“他就是个骗子,你找他做什么?”
  “有点小事要跟他处理一下。”
  林耀没有细说,这件事不是几句话能说完的,于是接着问到:“坚叔,谢瞎子认不认识厉害角色?”
  “要多厉害?”
  坚叔上下打量林耀两眼:“像你这种二话不说就敢掏枪,开枪的,瞎子一个也不认识,他只认识些街头混混,除了喝酒,干别的喊不出来的那种,肯定没有你威风。”
  林耀也没想到他会说这个,略显尴尬:“坚叔说笑了。”
  “我不是说笑,你这样是不行的,人要学会认怂,好汉不吃眼前亏,今天是那些人没带家伙,万一他们也有枪你怎么办?”
  坚叔开启了教育模式,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年轻的时候,港岛还是四大探长时代,那时候比现在还乱,只要你肯花钱,打死人都能用别人顶罪。
  我那时初出茅庐,也跟你一样天不怕地不怕,觉得自己有本事,谁也不被我看在眼里。
  结果怎么样,一山还有一山高,只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
  “等到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高不成,低不就,东找西借开了这家车行,浑浑噩噩又是二十年。”
  “我不想你走我的老路,到我这个岁数才醒悟过来,你明不明白?”
  “放心吧坚叔,我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今天这个情况,我不掏枪他们是不会罢手的。”
  林耀拍了拍腰间的手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时候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是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坚叔念叨了两句,又换上诚恳之色:“总之呢,今天谢谢你帮我解围,说起来这才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你肯这么帮我,我也很意外,这年头像你这种人不多了。
  你坚叔我没啥大本事,最多只是倒卖些黑车,消息也比较灵通些,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随时开口。”
  林耀本来也没在意,可坚叔一说他消息灵通,林耀立刻就来了兴趣,忍不住问道:“坚叔,你知不知道港岛这边谁管收赃物,洗黑钱的?”
  他手上还有两百万美元的连号钞票,不洗钱是花不出去的,可他身边没有这种大佬。
  现在,距离大劫案过去些时日了,对大劫案的报道不再像以前那样铺天盖地,看似风头正在过去,如果有合适的钱庄可以用来洗钱,没准能将钱洗干净。
  “钱还是物?”
  坚叔此话一出,林耀就知道他有门路,不然不会区分的这么详细。
  洗钱跟回收赃物看似是一体,实际上是狼科和犬科的区别,二者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回收赃物的背后,站着的是银楼,金店,珠宝行。
  没有这类人脉,你抢回来的金银珠宝普通人也不敢要,你总不能拿着几千件金银首饰去摆地摊吧。
  赃物如此,脏钱也是这样。
  得从马会,赌场,股票,福利基金之类的地方过一遍,钱流通起来,有来源可查,才能把钱洗干净。
  “是钱,有麻烦的那种。”
  没麻烦的钱简单的洗一下就行,因为背后没人追查,或者追查的强度较小。
  林耀手上的两百万美元不同,首先他的钱是抢来的,美元也不是港岛的通用货币,再者他手上的美元是连号的,不管出现在哪里,上面都会严格追查。
  “有麻烦的钱?”
  坚叔寻思片刻,开口道:“我回头帮你问问阿豪吧。”
  “宋子豪?”林耀反问道。
  坚叔点点头:“是啊,阿豪以前是亚太伪钞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港岛最大的洗钱公司就是他们在操办的。现在虽然不做了,可他的人脉和关系都在,他一定有办法帮到你。”
  听到这话,林耀用力的拍了拍脑门。
  真是灯下黑,他怎么忘了宋子豪的身份了,人家是做伪钞的,假钱出去真钱回来都能洗的一干二净,肯定有一套上规模的洗钱手段。
  宋子豪现在看是落魄了些,可那是人家金盆洗手不干了。
  道上的人谁不知道豪哥性格豪爽,很多以前跟亚太伪钞集团打过交道的人都盼望着他回来呢。
  如果他出面操办,洗两百万美元的黑钱,还不是几句话的功夫。
  不信看看剧情中,宋子豪带着小马哥火拼谭成时,足足搞了两大袋的军火回来,光是M16都有好几把,东西是怎么来的,总不能是天上掉馅饼吧?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以前的老朋友支援给宋子豪的。
  由此可见,凡是义气为先的宋子豪,在道上的十几年也不是白混的,他的面子很多人都会给。
  “坚叔,坚叔!”
  活人禁不起想念,刚刚想到宋子豪他就出现了。
  “坚叔,这是什么人干的?”
  宋子豪穿着棕色皮衣,手上拿着摩托车头盔,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车行。
  坚叔没给他好脸色,气闷的说道:“还不是你在外面惹的祸,人家说我收留你,就要砸了我的铺子,你好好想想自己在外面有没有仇人吧。”
  听起来坚叔很生气,实际上他更在乎的还是宋子豪。
  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恨,才会连宋子豪上班的车行都要砸,这摆明是不给宋子豪活路啊。
  “为我来的?”宋子豪一脸懵逼,嘀咕道:“我在江湖上与人亲善,从不将事情做绝,哪来的仇人?”
  宋子豪是老思想,他坚信自己对别人好,别人就一定会对他好。
  却不知,世道已经变了,你跟别人讲义气,别人不一定会跟你讲,还可能背后捅你一刀。
  “你好好想想吧,今天对方来了十几个人,见人就打,见车就砸,幸好阿耀在这,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收场。”
  坚叔说起的时候,故意提了下林耀的作用,示意宋子豪别忘了这份恩情。
  毕竟,车行被砸是宋子豪引起的,林耀制止了那些人,减少了车行的损失,也算是变向的帮到了宋子豪。
  “阿耀,谢谢你,坚叔对我这么好,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人了。”
  宋子豪先是对林耀表示了感谢,随后又看向坚叔:“坚叔,来闹事的那帮人有没有什么特征?”
  “特征?”
  坚叔想了想,回答道:“是个戴黄墨镜的中年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眉毛比较浓,讲话的时候声音挺特别的。”
  有了这番描述,宋子豪很快想到了一个人。
  “闵祥,他是谭成的人!”
  说到这里,宋子豪也不掩饰了,直言道:“我今天见过谭成,他已经成了亚太伪钞集团,东南亚地区的主要负责人,他希望我回去帮他,但是我拒绝了,不想在和他们掺和下去。”
  宋子豪重重砸了下手心,恨声道:“没想到我都放弃了,这个畜生还不想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