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陆启昌来访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刘华精通巷战,非常清楚街头打架,最忌讳的是首尾难顾。
  一定要跑起来,保证每次只面对两三个敌人,而且这些敌人不能在你身后。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随着一分一秒的过去,越来越多的人倒在地上,刘华也被砍得浑身是血。
  乌蝇就更惨了,他的实力还不如刘华,也没有那么多打架的心得。
  等到刘华回望的时候,乌蝇已经被砍翻在地,浑身是血生死不明。
  “乌蝇!”
  刘华怒吼一声,挥舞着双刀再次反向杀来。
  他勇,天雷会的人也不怂。
  十几个还能动的刀手,纷纷扬起手中的刀片,冲着刘华杀了过去。
  嗡嗡嗡!!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际,一辆面包车从远处冲来,直接冲散了战场。
  “上车!”
  车门被打开,刘华抬眼一看,发现开车的是傻强,负责接应他的则是刀仔。
  见到生还有望,刘华大喜。
  可他还是没有忘记乌蝇,高喊着:“往前开,我要把乌蝇带上!”
  傻强一脚油门踩下去,冲散人群,来到了乌蝇身前。
  刘华从后面跟上,抱着乌蝇钻入车厢,怒吼道:“去医院,去医院!”
  “要命,要命...”
  乌蝇倒在刘华的怀里,嘴里不断的嘀咕着什么。
  刘华听了泪水止不住的留,安抚道:“没事的,我们这就去医院,你一定会没事的。”
  “我是要他们的命,不是要我自己的。”
  乌蝇喘着粗气,脸上带着苍白的笑容:“华哥,我是不是很猛啊,我现在一点都不怕了。”
  刘华未语泪先流,只觉得眼里进了沙子,怎么也弄不干净。
  “别让他睡着,来,帮我压着伤口,不然流血能流死他!”
  刀仔是荣誉军人出身,他打过的仗比刘华听过的都多,自然精通些战场上的急救手段。
  他很清楚,真正说砍人把人砍死的其实没有那么多,多数都是流血过多而死。
  “乌蝇的手呢?”
  刘华用衬衫堵着伤口,突然发现乌蝇右手空荡荡的,根本没有手腕和手掌。
  再看,乌蝇的手已经不在了,一道锋利的切口从他的手腕处切下,砍掉了他整只右手。
  看到这一幕,刘华再次悲痛大哭。
  反倒是还有些意识的乌蝇,躺在刘华的怀里强笑着,费力的说道:“不就是一条手么,没就没了,我一点都不怕。”
  刘华低头,发现乌蝇真的没有一点害怕。
  以前那个胆小,懦弱,只会嚎啕大哭的乌蝇不见了。
  留下的是高喊着杀一个赚一个,手被人砍掉,都能微微而笑的硬汉子。
  两天后...
  “乌蝇的情况怎么样?”
  林耀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报纸上关于雷龙身死的头条新闻,头也不抬的对刘华问道。
  刘华上半身缠着绷带,整个人包的跟木乃伊一样,回答道:“两天了,还没脱离危险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一次。”
  “吉人自有天相,我们能做的不多。”
  林耀抬起头,又道:“听说乌蝇还有个叫阿西的弟弟,在大屿山还有个老娘,对不对?”
  “对。”刘华回答的很痛快。
  林耀点点头,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牛皮袋,随手丢在了桌子上。
  “这里是三十万,十万块是给你的,二十万是给乌蝇的家人的。”
  “雷龙的事做的漂亮,我已经跟福生帮的朗青商量好了,雷龙的地盘我们两家合伙吃下来,预计能分到八家麻将馆,五家按摩院,三家大排档,两家酒吧,外加一家电玩城的看场权。”
  “虽然只是看场,赚个卫生费,没有自己开店那么赚,但是十九家加起来,一个月也得有三五十万。”
  “雷龙是你们两个干掉的,你们又砍死砍伤了天雷会十几人,我不会不管你们的。”
  “谢谢耀哥!”
  刘华拿着钱,只觉得这个钱非常沉重。
  但是他不后悔,他们是出来混的,有今天不足为奇。
  反倒是不让乌蝇报仇,他这辈子就废了。
  乌蝇的为人他很了解,这是个宁可当一秒的英雄,也不想当一辈子狗熊的人。
  哪怕乌蝇没有挺过这一关,相信他也该瞑目了。
  “耀哥,我会给乌蝇的家人送去的。”
  “嗯,我听刀仔说你伤得不轻,给你放三个月的长假,好好在家养伤,没事多去看看乌蝇。”
  林耀挥挥手,示意刘华可以走了。
  等到他走后,林耀再次拿起报纸,看着画面上雷龙被绑着四肢,嘴里塞着自己的那个的照片,低语道:“一报还一报,因果不爽啊!”
  雷龙要是没对乌蝇做那种事,乌蝇也不可能割下他的小弟弟,塞进他的嘴里羞辱他。
  现在道上都传开了,说雷龙是含着那东西死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连累着天雷会都抬不起头来,一时间树倒猢狲散,被他联合着福生占尽了好处。
  想到福生帮,林耀目光微眯。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对于旺角的几大公司来说,他是过江龙,福生帮才是坐地虎。
  为了不招致几大公司的一致围剿,他不能自己独吞胜利果实,必须要拉一个本地帮派进来。
  福生帮名声在外,朗青又有仁义之名,而且跟雷龙也是对头,林耀才会选他们入伙。
  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是朋友了,随着地盘越来越大,看管的店面越来越多,林耀相信他和其他公司的摩擦肯定会不断加大。
  就拿卡门大街来说,这里有他、福生帮、天雷会三家公司。
  天雷会倒闭了,卡门大街就剩下他们和福生帮两家公司了。
  整个卡门大街,各种娱乐场所几十家,谁多罩一家就多拿一份钱,没人会和钱过不去。
  在这种情况下,他和福生帮的关系怎么好得起来?
  “七家公司,三手帮和白帮不参合打打杀杀,一个是小偷团伙,一个是卖蓝冰的,谁当旺角的老大都和他们无关。”
  “剩下的五家公司,雷帮已经出局了,还剩下福生帮,洪兴旺角分堂,顺天帮,凤舞帮四家公司。”
  “福生帮的地盘,与我的地盘挨的最近,可福生帮的帮主朗青为人忠义,在道上的名号很好,动他的难度恐怕仅限于和洪兴分堂开战。”
  “反倒是顺天,他们的老大龙哥已经五十多岁了,一直想要体面的退休,对公司的事情不再怎么插手,公司也因为内部竞争搞得很乱。”
  “我想将旺角打成清一色,必须将各大公司各个击破,目前最好下手的就是顺天,如果能拿出一笔钱来,收买一心想退休后出国当富翁的龙哥,他说不定还会支持我!”
  “如果有他的支持,再干掉几个公司元老,下面的小弟还不是上面说什么就是什么,等着被我收编!”
  林耀想到这里,寻思道:“看来得和倪先生见一面,请求资金上的支持了。”
  龙哥再怎么说也是社团老大,让他出卖社团,没有一个足够心动的价位怎么行。
  林耀估算着,龙哥多了不敢说,一两千万的家底还是有的。
  想要让他心动,起码得拿五百万出来,不然人家辛辛苦苦打下的地盘,凭什么转手就卖给你。
  “耀哥,外面有阿sir找你,说是油尖旺区反黑组的,要询问旺角公立医院的事。”
  林耀正想着,外面传来了傻强的话语声。
  林耀烦躁的捏了捏额头,发问道:“他有没有说自己叫什么?”
  “说了!”
  “叫什么?”
  陆启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