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面包不好吃了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第二天,卷毛家。
  一大早,五福星就坐在了客厅内,一个个没精打采的。
  昨夜谁也没睡好,别说卷毛这个大哥了,就连茶壶他们几个也是一样。
  小妹那么漂亮,落到黑老大手上能好的了吗?
  那个社团大哥凶得很,他们又不在身边,他要是欺负小妹怎么办。
  “我想了一夜,一晚上都没睡,弄钱的办法也没想到。”
  犀牛皮如此说道。
  “我也一样,办法没想到,想睡觉,反而被噩梦惊醒了。”
  “我梦到小妹哭的好可怜,说她被人欺负了,那帮人不但不给她饭吃,还让她睡狗窝!”
  这是凡士林的话。
  “我也一夜没睡,你们说小妹那么漂亮,要是那群人起了色心怎么办?”
  “一想到小妹可能会被人蹂躏,我的心就隐隐作痛,恨不得受伤的那个人是我!”
  排气管此话一出,发现众人都在看着他。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
  排气管没好气的说道。
  “我们做了这么久的朋友,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
  众人纷纷远离排气管,一副受不了他的样子。
  “好了,大家不要闹了。”
  卷毛是钟小妹的大哥,也是在场人中最糟心的一个,直言道:“我们五个虽然没有结拜,可我一直拿你们当亲兄弟看待,我的妹妹就是你们妹妹,这个没问题吧?”
  想到钟小妹的甜美笑容,众人纷纷点头:“没问题,你妹妹就是我们妹妹。”
  “那就简单了,我们的妹妹落到了坏人手上,我们得去救她,既然大家想不出赚钱的办法,我看干脆就别想了,我们真刀真枪的跟他们干,把妹妹抢回来。”
  卷毛目光环视,问道:“你们说这个办法怎么样?”
  额
  众人沉默不语,人家是黑涩会啊,把人抢回来,怎么抢?
  他们只有五个人,对方一人一口吐沫就把他们淹死了,说抢人,这不是以卵击石是什么?
  “人肯定是要救的,但是我觉得没必要硬拼,我们拼不赢啊!”
  犀牛皮岁数最大,想了想后说道:“旺角的耀哥,我听说过他的名号,据说他是最近几个月才上位的,是尖沙咀倪家打入旺角的钉子,为人很讲义气,而且很重规矩。”
  “重规矩是什么意思?”
  卷毛挠了挠头,嘀咕道:“这种人会讲规矩吗?”
  “会,越是这种人其实越讲规矩,因为他们是吃江湖饭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下面的小弟会没法管的。”
  犀牛皮将众人招呼到一起,正色道:“耀哥风评不错,我想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为难小妹,不信我们可以去游戏厅看看,看到小妹不就知道情况了吗?”
  一听这话,众人纷纷点头。
  如果有的选,他们也不想拿命去拼。
  怕就怕小妹在那边受了委屈,或者对方说一套做一套,根本不给他们三五个月的时间筹钱。
  “其实我也想过了,我觉得”
  茶壶被众人的目光盯上,畏畏缩缩的低下头,小声嘀咕道:“要是有三五个月的时间,十五万港币不是没可能。”
  “你有办法?”
  众人惊异不已,没想到其貌不扬的茶壶能想到弄钱的办法。
  “也不算有,都是些不成熟的想法。”茶壶回答道:“你们都知道,我是因为偷东西进去的,我在里面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大哥,他是一家保洁公司的老板,因为偷税漏税被抓的。
  他和我说,保洁这个行业的利润很大,120平的房子全部打扫一遍,两个人只需要一天就能做完,要价就能到500港币。
  除去清洗液和去污剂之类的费用,基本拿多少就能赚多少。
  要是清理别墅或者豪宅,要价就更高了,那些大户人家不差钱,几千块对人家来说就跟毛毛雨一样。
  还有杀虫,维修,养护,个顶个的赚钱。
  我们要是能开一家清洁公司,五个人齐心合力的干下去,一个月怎么也能赚三四万吧,五个月就能把小妹接回来了。
  “真的假的?五个人,一家保洁公司,一个月三四万,有没有这么赚啊?”
  其他人不是很相信,因为在众人的想法中,保洁公司不就是给人大扫除的吗,干活的都是些婆婆和阿姨,怎么可能这么赚钱?
  “当然是真的,有句话叫隔行如隔山,要不是那位开保洁公司的老板进去了,他也不会和我说这些。”
  “我计算过了,我们只需要两台吸尘器,几个水桶,一些拖把和扫帚就能开工,前期投入近乎于零。
  至于去污剂和清洗液,市面上到处都有得卖,成桶买估计还能再便宜一些。”
  “喂,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觉得有搞头啊!”
  犀牛皮是最反对硬拼的人,与其硬拼,他反而更看好这个计划。
  “五个月,十五万港币,真有搞头吗?”
  卷毛有些犯嘀咕:“你们可别开玩笑哦,要是几个月下来没赚到钱,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先别说这么多,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小妹,问问她昨晚是怎么过来的,有没有被坏人欺负。
  如果没有,我们再研究开清洁公司的事。
  如果小妹被欺负了,我们还开什么公司,一人一条黑丝袜,一人一把大砍刀,拼上这条命也要把小妹抢回来。”
  随着凡士林的话,其他人也纷纷叫嚣道:“大不了鱼死网破,跟他们拼了!”
  “出发,去找小妹!”
  五福星换上衣服,顶着黑眼圈就出门了。
  他们到了游戏厅一问,林耀虽然是他们大哥,可人家根本不怎么来游戏厅。
  类似这种店面,星耀在旺角管着几十家,要是每家都让大哥去坐镇,把林耀大卸八块都不够。
  “完蛋了,找了一上午了,还是没有找到小妹啊!”
  “是啊,这群混蛋根本不理我们,让他们帮忙打电话问问,他们居然让我滚蛋!”
  中午,五福星一人一块面包,坐在街道边上啃着,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愁容。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眼前突然驶过一辆奔驰车。
  车轮压在积水上,污水溅了五福星一身。
  五人赶忙护住面包,发现面包没事后喜道:“没事啊,没溅上脏东西,还能吃!”
  “哼,我看开车的一定是瞎子,开车不看路的,真是为富不仁?”
  “是啊,有钱人最坏了!”
  在众人的咒骂中,奔驰车停在了一家高档餐厅门口。
  在五人的注释下,林耀从车内下来,揽着钟小妹的手臂进了餐厅。
  一时间,面包不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