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不平等待遇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没叫东西的去左边站着。”
  泰臣一句话,红孩儿赶紧拉着陈律师走了。
  剩下的几个站在右边,都是叫了东西喝的人。
  目光扫过,泰臣抽出腰间的橡胶棍,一棍打在了第一个叫东西喝的人身上:“奶茶!”
  嘭!!
  第二棍打在了第二人的身上:“可乐!”
  嘭!!
  “牛奶!”
  一连三棍下去,打的囚犯哀嚎不止。
  红孩儿拉着陈律师,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低语道:“下一个就到胖子了。”
  “你是要可乐吧?”
  站在胖子面前,泰臣的棍子却没有落下去,反而将棍子往胳膊上一夹,点头道:“一会我去吃早餐,顺便给你带过来,要不要加冰啊?”
  “不,不用了。”
  “不用这么拘束,你大哥和我们科长很熟的。”
  泰臣一边说着,一边掏出烟来:“耀哥,没想到你也来了,是不是被人针对了?”
  “被疯狗盯上了,没办法。”
  年轻人接过烟,凑在火苗上抽了两口。
  咔...
  保卫室的房门被从外打开,一名戴着三颗肩花的狱警走了进来。
  “林耀!”
  戴着三颗花的狱警一进来,就张开怀抱跟林耀拥抱了一下。
  林耀哈哈笑着,开口道:“庄生,我这次是来投奔你的,以后还请你多关照啊。”
  “哪里的话,前段时间我在你的赌场里输了好几万,你一句话就免了,这么给我面子,我怎么会不关照你。”
  戴着三颗肩花的狱警,是外号食人鲳的一号仓狱警头头庄生。
  他这人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赌钱,一天不赌就浑身难受。
  再加上他是旺角人,林耀的场子没少去,林耀知道他是赤柱的保卫科长,当然也不会冷落他。
  半个月前,食人鲳在他场子里推牌九,借了三万多的高利贷。
  林耀直接就把借条撕了,二人的关系就这样确立了起来,私底下更是称兄道弟,好不热闹。
  “阿泰,这是旺角的耀哥,江湖上的大哥级人物,我看用不了多久整个旺角就是他的天下了。”
  泰臣是食人鲳的头号小弟,林耀的情况很复杂,他也不介意提点泰臣两句。
  别看他们是监狱内的狱警,可狱警也是人,下面的小混混可以随便收拾,大哥级人物就必须要给面子了。
  林耀手下有五百多号小弟,又是群星社的领导者,地位等同于二流社团的龙头,或者东星与洪兴的堂主。
  这种人,有钱有势,狱警也不敢得罪。
  不然你得罪了他,外面就有人收拾你,真正被打的嗷嗷叫,不需要顾忌的只有那些小混混。
  “鲳哥,监狱长来了!”
  有警卫推开门,探出头来说道。
  听到监狱长来了,食人鲳整了整衣领,对着林耀小声道:“副典狱长山东豹,是我们一号仓的顶爷,不过别担心他,他整天就守着办公室,做梦都想再升半级,对下面的事不是很在意,一门心思往上爬。”
  话音刚落,伴随着脚步声,一名戴着警帽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来人一脸的络腮胡子,长的是人高马大,凶相外漏。
  “他们几个是怎么回事?”
  山东豹皱着眉头,看了眼刚被被泰臣用警棍教训过的几名犯人。
  泰臣赶忙走上前去,掏出烟给山东豹点上,小声道:“新来的犯人不懂事,我一没注意他们就打起来了。”
  “副典狱长,不是这样的。”
  陈律师上前一步,举起手表示有话说。
  “别去啊!”
  红孩儿被吓了一跳,一个劲的拽陈律师的袖子。
  陈律师仿佛没有注意到,直言道:“他们几个不是打架,是被教员打的,用的还是警棍。”
  此言一出,房间内陷入死寂。
  山东豹,食人鲳,泰臣,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陈律师身上。
  “你叫陈兆康,是个律师对不对?”
  山东豹微微抬头,看了眼陈律师,笑道:“律师啊,难怪这么喜欢说话!”
  说完这话,山东豹不在看向陈兆康,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可是明眼人都知道,这件事不会那么快结束。
  尤其是作为当事人的泰臣,陈兆康身为囚犯,居然在典狱长那给他上眼药,你觉得他会忍气吞声?
  而且陈兆康不止是得罪了泰臣,还得罪了食人鲳,毕竟泰臣是他的手下,典狱长不高兴了不会对泰臣说,只会找他这个主管。
  一时间,食人鲳和泰臣的目光都很不善,只是当着典狱长的面没有发泄出来。
  红孩儿一看这个样子,就知道陈兆康有麻烦了,目光中满是无奈,低语道:“老大,这里是赤柱,你有什么话不能不能回去再说,不要急着表现出来,没有人给你喝彩的。”
  “赤柱怎么了,难道是法外之地?”
  “这里是有法律的,是有规矩的,我为什么不能说,难道任他们胡作非为?”
  “世上为什么有那么多悬案,就是因为有人知道却没人说出来,导致坏人肆无忌惮。”
  “如果人人都去反抗,都去为自己鸣不平,我相信就是监狱里的教员也不敢随便打人。”
  陈兆康没进过监狱,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有道理,走到天涯海角都不怕。
  “你就是林耀吧,名头很响啊!”
  山东豹对陈兆康不感兴趣,相比陈兆康这个律师,他更在乎林耀这个老大。
  “典狱长听说过我?”林耀反问道。
  “何止是听说过,群星社的耀哥嘛,道上的人谁不知道。”
  山东豹嘴角微微翘起,冷声道:“但是请你记住,一号仓是我的地盘,我不管你在外面多威风,在这里都要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不然我一次就能干翻你。”
  赤柱的副典狱长,在惩教署内部已经算是大人物了。
  与他相比,食人鲳只是中层管理人员,区别类似于警署的警司与督察。
  食人鲳在林耀面前,没有什么架子,因为双方的身份是对等的。
  山东豹不一样,除非东星与洪兴这样的一流社团的龙头在这,不然等闲的二流社团当家人,已经不能让他太在乎了。
  “放心吧典狱长,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不是那些小混混,不会做哗众取宠的事,只想安安稳稳坐满这两个月的刑期,然后假释出去。”
  林耀看了眼其他人,笑道:“这里面哪有外面好玩?”
  听到这样的话,山东豹面色好了几分,点头道:“你给我面子,我也不会让你难做。”
  说着,看向一旁的食人鲳,开口道:“毕竟是大哥级人物,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要给他安排里面的活计,让他想干什么干什么,只要不逃跑,让下面的兄弟们别为难。”
  “放心吧典狱长。”
  食人鲳绝口不提和林耀的关系,一副我只是听命行事的样子。
  对食人鲳的态度,山东豹很是满意,丝毫不知道他再晚来一会的话,林耀就要在保卫科吃早餐了。
  还是牛奶加面包。
  “典狱长慢走。”
  在食人鲳的恭送下,山东豹晃晃悠悠的走了。
  等到人离开之后,陈兆康眉头微皱,小声嘀咕了一句:“有没有搞错,你们用两个标准对待囚犯啊?”
  陈兆康说的声音很小,只有红孩儿与林耀听到了,其他人都没有听清楚。
  听到陈兆康的话,林耀回过头来说道:“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很可怕?正义可以和邪恶做朋友,人不管是在里面还是外面,都有三六九等之分,不同等级的人可以享受不同的待遇,而你,说句实话都不行?”
  林耀说完向后退了两步,摊了摊手。
  陈兆康刚想反驳,下一秒,泰臣的警棍就到了:“敢跟典狱长说我的坏话,我看你是找死啊!”
  看吧,人真的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