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黑狱断肠歌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收下一帮小弟之后,林耀在公共区选了个位置坐下来。
  以他为中心,方圆十米之内,不相干的人都乖乖走了。
  有不开眼的想往前凑,表示自己的胆气,也被关系好的同伴拉了回来,生怕被当成出头鸟给打死。
  “不怕你们笑话,赤柱呢,我是第一次来,不知道这里面什么情况?”
  林耀看着围在身边的马仔们,笑道:“外说是,监狱之内卧虎藏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小弟们七嘴八舌的说道:“耀哥,都是假的,真龙怎么会被困住呢,就是蛟龙都没有几条啊。”
  “是啊,一流社团的老大有被人砍死的,有被手下出卖坑死的,就是没有蹲监狱的。”
  “别说一流社团的老大,就是二流社团的龙头,上面也会给几分薄面,基本上抓到就等着收保释金喽。”
  你一言,我一语,众人将赤柱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下。
  在这里被关着的,大多数普通混混,打架,伤人,偷窃,抢劫,聚众闹事之类的。
  狠角色不多,大人物也不多。
  别说一流社团的龙头了,就是二流社团的龙头都没有几个,叫得响名字的,也不过是一些二三流社团的红棍,或者一流社团内的小头目。
  其中,一号房的含金量是最高的,住着和义顺的双花红棍白炸,洪兴的老前辈基哥,三湘帮的头目鬼乸齐,还有新圣安的妈妈桑白杰。
  要说能打的话,白炸在赤柱内能排进前五,和义顺作为老牌社团,实力不弱于雄霸尖沙咀的倪家,属于最顶级的二流社团,门下帮众将近两千人。
  白炸作为和义顺的红花双棍,身手估计不比茶壶差多少。
  巧的是,白炸也是个肥肥胖胖的胖子,体重起码有250斤以上,看起来像个相扑选手,偏偏又是身手敏捷之人。
  不过他这个人呢,能打是能打,但是不喜欢持强临弱,有点古代侠士的意思,很少会欺负别人。
  其他人,洪兴的基哥,这个人没啥大本事,只是资历足够老。
  像他这种五十多岁的老混混,还在江湖上混的不多了,就连洪兴的龙头蒋天生,见到基哥都要喊声前辈。
  三湘帮的鬼乸齐,底细大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是个帮派头目,入狱是因为抢劫金店。
  至于新圣安的妈妈桑白杰,听名字就知道了,是个皮条客。
  长得倒是又高又壮,可惜喜欢男色,手下有一群小姐妹。
  剩下的仓室中,狠人也是有的,比如二号室的狗哥,口水南,大威,三号房的大傻,四号室的傻标和盲蛇,五号室的大屯,六号室的潮州佬...
  三十二房之中,房号排名越靠前,实力越强。
  之所以会这样,是狱警喜欢将一些不服管,又比较刺头的犯人集中起来管理。
  十号开外的犯人很老实,都是些小角色和普通人,难搞的是这些单号房。
  “咳咳...”
  林耀正询问着里面的情况,后面的人群中就传来了骚乱。
  “不好了,新人咳血了!”
  林耀站起来抬头看去,发现咳血的新人是陈兆康。
  之前他就觉得陈兆康被打的狠了,恐怕会落下内伤,没想到这么一会就开始了咳血。
  “是谁打的,下手这么重?”
  “不用想了,肯定是泰臣那家伙,他最喜欢用警棍打人了。”
  “真没人性啊,拿我们不当人看啊。”
  “对狱警来说,犯人还算人吗?”
  囚犯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看向陈兆康的目光夹杂着兔死狐悲之意。
  “吵什么,吵什么?”
  听到里面的喧闹,有狱警过来查看情况。
  入眼,陈兆康脸色蜡黄,一脸痛苦的卷缩在地上,嘴里止不住的哀嚎着。
  “死了没有?”
  狱警踢了踢陈兆康的身体,嘟囔着:“没死就快点起来,别给我装蒜!”
  “长官,他好像伤的很重,我们还是把他送到医务室去吧。”
  有人在一旁帮忙求情。
  “好吧好吧,抬到医务室去。
  狱警不耐烦的摆手。
  一阵忙碌,陈兆康被抬上了担架,紧急送往了医务室。
  红孩儿跟陈兆康的关系最好,看着被抬走的陈兆康,嘴里止不住的嘀咕着:“这年头好人难做,陈律师只是说了句实话,就挨了十几下警棍,什么时候说实话都成错误了?”
  “实话,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有你说话的份吗?”
  囚犯们咋咋呼呼,推搡着:“散了吧,散了吧。”
  陈兆康的事只是个小插曲,除了红孩儿为他难过以外,其他人怎么会放在心上。
  “红孩儿,过来!”
  林耀招了招手,示意红孩儿过来。
  红孩儿楞了一下,显得有些犹豫,他不知道林耀叫他做什么,万一是看他不爽要收拾他怎么办。
  监狱里,这种事可不稀奇。
  别人打你,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只是单纯的想打你。
  “耀哥,红孩儿不是得罪你了吧,要是有得罪的地方,我大个子基给你赔不是,你别为难他。”
  林耀没等到红孩儿,反而等到了红孩儿的老大基哥。
  基哥是洪兴元老,服侍过蒋家三代人,虽然没有挂着堂主的名号,却也是大头目级别,手下有一群小弟跟他。
  他和红孩儿的关系不错,红孩儿虽然不是洪兴的人,可在监狱里一直是跟他的。
  “基哥啊,你这是说什么话?”
  林耀指了指红孩儿,笑道:“我们可是坐一辆车来的,之前红孩儿不认识我,还说进了里面要罩着我呢,我得领他的情,怎么会为难他?”
  基哥一听这个说法,就知道林耀不是要收拾红孩儿,赶忙道:“红孩儿,你这臭小子愣着干嘛,耀哥叫你没听到啊?”
  “基哥,耀哥...”
  红孩儿一直在悄悄观察,看到是基哥叫他就知道没事了,小跑着赶了过来:“叫我有什么事啊?”
  “陈兆康的情况你和我说一下。”
  林耀找的不是红孩儿,真正目的是为了陈兆康。
  他对陈兆康有些印象,此人出自《黑狱断肠歌》,是一名知名律师,头脑精明,办事稳妥,而且人脉不少,是个人才。
  之前左手说,想让他弟弟阿西出任社团律师,林耀虽然嘴上说可以让阿西试试,但是他很清楚阿西刚刚毕业,能力与人脉都不足以充当群星社的大状。
  一个好的社团,一定要有好的律师。
  不然一场火拼下来,别人家的马仔都被放出去了,你家的马仔却全蹲了进去,谁受得了?
  “耀哥,你问陈律师啊?”
  红孩儿还以为是什么事,一听这个就放心了,笑着说道:“陈律师很厉害的,是江湖上有名的大律师,最喜欢为我们这些社团中人打官司了。
  当然,你可能会觉得他是为了钱,实际上不是,他是喜欢为公理说话。
  陈律师常常说,小混混也是人,也该有自己的权利,而不是被阿sir和法官耍的团团转,所以兄弟们去找他,他都会很帮忙,有的兄弟出不起律师费,他也从不会多说什么。
  这次陈律师会被抓进来,其实也怪我,陈律师帮我打掉了官司,我们出来庆功,谁成想遇到那帮抓我的阿sir。
  他们不停的挑衅我,我多暴躁,当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于是就吵起来了。
  他们吵不过我,就想打我,我一闪,一拳打在了陈律师身上,陈律师当时也喝多了,下意识的拿起来酒瓶,一下打在了西环探长的头上。
  就这样,袭警,被判了九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