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现实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铃铃铃...
  中午,伴随着食堂的铃声,大家开始排队去打饭。
  赤柱内的监狱食堂,说起来是由狱方负责的,由福利署统一拨款。
  标准餐,正餐是6块港币的标准,理论上有两菜一汤,一个煮鸡蛋,一个橘子,还有一块肉。
  实际上呢,2块钱的标准都达不到,每天就是水煮白菜,水煮青菜,或者是乱炖土豆泥。
  鸡蛋,橘子,肉,有是有,只是一星期才能吃一次,而且还是那种烂橘子,大肥肉。
  其他时候想吃,嘿嘿,花钱买吧。
  “这里虽然是监狱,可也是个小社会,有钱就有一切。”
  “在厨房里帮工的人,都是北仓的囚犯,他们头头叫厨房仔,跟典狱长有些交情。”
  “只要你有钱,山珍海味都有的吃,生活品质不比外面差。”
  “当然了,好东西有个好价格,里面与外面相比,物价要翻3一10倍。”
  “一副扑克牌,外面卖两块钱,这里面就要二十。”
  “越是好东西,里面卖的越贵,反倒是一些香皂,牙刷,口香糖之类的小玩意,加个三五倍就行了。”
  “他们这些卖家背后,站着狱警和监狱管理层,听说上面是3:3:3:1分成。”
  “典狱长拿三成,副典狱长和主管们拿三成,普通狱警们再拿三成,剩下一成的利润才是卖家的。”
  “你可能觉得赚的少,其实不然,成为监狱商人后特权多多,狱警那边也有几分薄面,没人会轻易动你。”
  茶壶是蹲过监的,在他的陪伴下林耀一边向食堂走,一边听着里面的规矩。
  到了打饭口,看到林耀一行人过来,排在前面的犯人自动散开,谁也不敢和他争抢。
  林耀点点头表示感谢,带着茶壶来到了送餐口,问道:“今天都有什么吃的?”
  “清水白菜,免费。
  简餐,清水白菜+鸡蛋,十块。
  中等餐,清水白菜+鸡蛋+橘子,二十块。
  豪华套餐,清水白菜+鸡蛋+橘子+五花肉,三十块。
  此外今天还有特色菜,炸鸡肉,每块十块钱,先到先得。”
  负责打饭的是厨房仔的手下,虽然他们是北仓的犯人,不认识林耀,可看到林耀不需要排队就能打饭,也明白他是老大一级的人物了。
  “三十块,很便宜嘛!”
  林耀看了茶壶一眼,外面一份鸡腿饭都要十几块,里面贵一些很正常啊。
  看到林耀的目光,茶壶小声说道:“里面不同于外面,进来后是没有经济来源的,除非每月家里送钱,不然谁舍得天天几十块的吃下去。
  你看这些人,他们中百分之八十的人,一年也见不到家人几次,见到了也不一定有人给他们存钱。
  就是存钱了,五百或者一千,再多也不现实。
  回去后,还得给老大上供,请朋友们吃豪华餐,一来二去也剩不下多少。”
  听到茶壶的介绍,林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在这里面,除非你是老大,不然别想天天吃豪华餐。
  甚至就是混的差点的老大,也没钱吃这么吃,一天到晚能把烟钱弄出来就算不错的了。
  小弟们跟你混,没事你得发发烟吧。
  港岛市面上最便宜的卷烟,是一种叫外包装很淡,看着一片白的白烟,一盒只要两块钱。
  但是在这里面,一盒白烟却要20块,烟瘾大的人一天两包不一定够。
  手下几十号小弟,散一圈就要几盒烟,如果没有生财之道,兄弟们迟早要把你吃垮。
  毕竟,不是谁都像林耀这么有钱有势,人在里面,外面也有忠心耿耿的手下坐镇,一个月照样几百万的拿。
  像基哥,白炸,鬼乸齐这些人,平日里要不是搞点小生意做,收收人身安全费,日子也挺紧巴的。
  “我叫林耀,你叫我耀哥就行了,一会我让兄弟们在你这登记一下,以后他们过来吃饭,每人都是豪华套餐,记我的账,你去问问你们老大,价格能不能再便宜些。”
  林耀估算了一下,他现在有73名小弟,每人每天60块港币,一天就是四千三。
  他每天能赚十万,几千块对他来说是毛毛雨,反正也就是两个月,与其抠抠搜搜的,不如在里面买个好人缘。
  一号仓上千名囚犯,涉及了整个港岛范围内的大部分社团。
  给大家留下急公好义,出手大方的印象,有利于提高他在黑路上的知名度。
  “耀哥您稍等,我去问问老大。”
  打饭的人不敢做主,回头去叫厨房仔了。
  厨房仔是个中年人,穿着白围裙,戴着眼镜,市井气息很浓郁:“耀哥,这么捧场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
  林耀摆摆手打断他:“废话少说,每天中晚两顿饭,73人的豪华套餐,你觉得多少钱合适说一下。”
  “这个嘛...”
  厨房仔算了算,监狱内人虽然不少,吃豪华套餐的人却不多,每天也就卖出去百来份。
  每餐再加73份,相当于把他的豪华套餐生意翻了一两倍,他有的赚了,上面的狱警头头们就更有的赚了。
  “每人每天五十港币,相当于一份豪华套餐只卖你25块,耀哥你看怎么样?”
  算了一会,厨房仔说了个自认比较合适的价位。
  林耀一听就笑了,冷声道:“你在逗我,你所谓的豪华套餐,只是监狱标准套餐,按照福利署的拨款,中晚两顿饭是免费吃的。
  你们不给普通囚犯吃,拿出来单独卖,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拿我当冤大头啊。”
  “那您说呢?”
  厨房仔以退为进,反而让林耀说个价位出来。
  林耀趴在柜台上,笑眯眯的看着他:“我知道你只是白手套,是上面的人要赚钱,我也不为难你,就按你说的25块一份,不过呢,我要求每份多加一块炸鸡肉。”
  “耀哥,不好吧,一块炸鸡肉要卖十块钱的!”厨房仔看上去有些犹豫。
  “真的?”
  林耀看了眼旁边在打饭的人,他正好要了一块炸鸡肉,于是用手捏过来说道:“你看看它,哪个地方值十块钱,烟盒大的鸡肉,成本超出一块我随你姓!”
  港岛这边的副食品供应,都是由老家供应过来的。
  现在是1984年,老家那边的工人工资每月才三五十块,按照100港币换28块唐币的汇率,每月工资还不到200港币,副食品怎么会贵呢。
  所以一份鸡腿饭,整个的大鸡腿,配上酱汁,蔬菜,米饭才要十几块钱。
  这种冷冻鸡肉就更便宜了,一次几百吨的运过来,每斤鸡肉也就几块钱,切这种小片炸鸡肉,一斤能切十几片。
  “耀哥,你真是行家,老家那边的物价都清楚,真是唬不了你。”
  厨房仔被说的哑口无言,小声道:“这样吧,我算你25港币一份,再加一块炸鸡肉,但是你对外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是40块钱一份,不然会砸我招牌的,你看行吗?”
  “没问题,我这人最守规矩了,不会让你难做的。”
  林耀说到这里,看了看两旁的人,又道:“我一会让兄弟们过来登记名单,我那一份,菜,蛋,肉,都要双份,如果有其他好玩意,也算我一份,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明白。”
  厨房仔闻弦歌而知雅意,也压低了声音回道:“我这样有啤酒和汽水,都是给狱警头头们准备的,一会打饭的时候你别声张,我把菜汤给你换成啤酒,再多送你一杯汽水。”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只苦了旁边那个被林耀拿走了炸鸡肉,又不敢开口索要的倒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