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食堂...
  “耀哥,没打扰吧?”
  在红孩儿的搀扶下,许久未见的陈兆康走了过来。
  林耀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伤势怎么样了?”
  “好多了。”
  陈兆康那天被泰臣打的不轻,食人鲳又不许他看医生,这几天全靠静养。
  养了几天之后,陈兆康的伤势好一些了,上面已经和他说过了,明天开始他也需要去干活,到时候少不了再与泰臣和食人鲳碰面。
  “耀哥,洗衣厂的领班狱警说,明天让陈律师去他那报道,要给陈律师安排活干。”
  红孩儿扶着陈兆康坐下,欲言又止的看着林耀。
  林耀不置可否,淡然道:“很正常啊,监狱内不养大爷,洗衣厂,木工厂,棉被厂,各个狱办工厂都需要人,洗衣厂的活算是比较轻松的了。”
  赤柱监狱有自己的狱办工厂,犯人在里面每天都要做工,美名曰不与社会脱节。
  实际上呢,这只是监狱创收的一种手段,犯人不用白不用,又不需要给他们开工资,当然要榨干他们的剩余价值了。
  “耀哥,你是知道的,陈律师之所以会进来,是因为打伤了中环探长。”
  “中环探长是食人鲳的表弟,陈律师要是离开牢房,食人鲳肯定会找他麻烦的。”
  红孩儿一脸期盼的看着他。
  林耀耸了耸肩,没有啥表示,反问道:“然后呢?”
  红孩儿伏低身体,小声和林耀说道:“耀哥,您帮帮忙,在食人鲳面前给陈律师说说好话吧,犯人里也就您有这种能力。”
  “你说帮忙就帮忙,耀哥欠你们的?”不等林耀开口,卢家耀先不乐意了,指着不发一言的陈兆康说道:“他是哑巴,不会自己说话?”
  “家耀!”
  林耀摆了摆手:“退下。”
  卢家耀不再多说,对着陈兆康比了个中指。
  “这是卢家耀,我今天新收的小弟。”
  林耀说了下卢家耀的身份,随后低头开始吃饭。
  红孩儿在旁边等了一会,看林耀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赶紧推了推身边的陈兆康。
  陈兆康跟死人一样戳在那,红孩儿推他都没有反应,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说实话,今天来找林耀帮忙是红孩儿的意思。
  按照陈兆康的想法他谁也不求,不信食人鲳和泰臣敢打死他。
  “康哥,你说句话啊!”
  红孩儿急得不行,不断给陈兆康使眼色。
  陈兆康却不说话,神游天外好似神仙。
  周围人都看出了情况有些不对,目光频频从陈兆康身上扫过。
  过了半响,看出陈兆康不想求他,林耀遗憾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如此的不尊重我,你甚至连声耀哥都不肯叫,我觉得这一定是我的责任。”
  “耀哥...”红孩儿还想说些什么。
  林耀不等他开口便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了。
  “你们在干什么?”
  看到这边的动静,黄成从后面走了过来:“7523,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7523是陈兆康的编号,黄成早就注意到陈兆康了,知道这家伙是个律师,高级知识分子,打心底里不希望他和林耀这些坏人有牵连。
  “长官,我们在聊天啊。”
  红孩儿嬉皮笑脸的回答着,说完拉着陈兆康往一旁走,还不忘跟林耀打招呼:“耀哥,我们先去吃饭了。”
  对红孩儿,黄成没什么好脸,冷哼一声不去看他。
  只是对陈兆康,黄成是关心的,叮嘱道:“7523,有事就叫长官,谁要是欺负你了记得跟我打报告。”
  呵呵...
  对于黄成的话,林耀报以冷笑。
  黄成一个新人狱警,情况都没搞清楚就想罩着陈兆康,真当自己是顶爷了。
  就算你是顶爷,赤柱的典狱长,下面各科室的队长你也得给几分面子。
  毕竟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下面的人要是联合起来架空你,也能让你的命令出不了狱长办公室。
  “你笑什么?”
  黄成心比天高,对在监狱内作威作福的林耀早有不满,低语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傻的事是你指使的,你和食人鲳串通一气,狼狈为奸,别让我拿到证据,不然我一定去顶爷那告发你们!”
  “你是真有病,在警校喝了几年墨水,就当自己是包青天了吗?”
  林耀今天本就不痛快,再说黄成是什么身份,一个低级狱警而已,跟他装大尾巴狼,你装的起吗?
  “一号仓九百多人,每天那么多人打架,闹事,你这个有公德心就去管管他们,别把时间都浪费在我身上,你玩不起的。”
  “你别嚣张!”
  黄成就恨别人看不起他,撂下狠话道:“我们走着瞧。”
  说完,黄成夹着警棍离开了。
  目送他的背影,林耀心气很是不顺,低语道:“疯狗!”
  “耀哥,姓黄的这么不识相,不如使点手段,把他调到其他监仓去算了。我看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万一被他找到机会狠狠咬一口,多不划算?”
  卢家耀坐在林耀身边,小声出谋划策道。
  林耀有些惊异的看了他一眼,几天前的卢家耀,只是个一心混日子的老好人。
  没想到捅了大傻之后,仿佛打开了他的诀窍,现在连狱警都敢下手了。
  “耀哥,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啊?”卢家耀被看的有些发毛。
  林耀开口便笑,直言道:“我听说你是过失杀人才坐的牢,你跟我说实话,你当时真是无心的?”
  卢家耀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当然是无心的,我也没想到只是推了他一下,他就被疾驰而来的卡车撞死了,早知道这样,我肯定不敢啊!”
  呵呵!!
  林耀没说话,只是拍了拍卢家耀的肩膀。
  有些事能做不能说,有些事能说不能做,这个道理他懂。
  卢家耀既然不想说,他也没有再问的打算了,不管卢家耀是什么人,只要在他手下听话,会办事,其他的林耀也不在乎。
  吃完饭,林耀带着茶壶往仓室走。
  半路上碰到前来巡察的泰臣,双方擦肩而过时林耀开口道:“陈兆康要被调到洗衣厂,给他点压力。”
  泰臣眉头微挑。
  对于陈兆康和食人鲳的过节,泰臣作为跟班一清二楚。
  这几天之所以没找陈兆康的麻烦,是因为林耀想要收服这个大律师,食人鲳卖了个面子。
  现在看,收服工作不是很顺利。
  这也难怪,大律师嘛,有点傲气是难免的。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不会和小混混一样很快服软,除非他没得选。
  “陈兆康外面有些关系,我和鲳哥也不敢做的太绝,我看这样吧,我让鬼乸齐动手,他也在洗衣厂做工,收拾陈兆康还不是手到擒来。
  等到鬼乸齐收拾完陈兆康后,我在以打架的名头将他关进禁闭室,让他明白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泰臣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正带着手下往这边走来的鬼乸齐。
  林耀没有反对这个提议,只是告诫道:“注意分寸,这个人我有大用,可不能让你们玩坏了。”
  “放心,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泰臣说了一句,又道:“典狱长刚才开会说,这场大雨要持续两天,外勤种树的工作暂时停下,估计三五天后才会再开工。”
  “行,我知道了。”
  林耀点头应下,还对走来的鬼乸齐笑了笑。
  鬼乸齐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林耀在笑什么,偏偏不笑又不行,给了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