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红孩儿自杀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第二天上午...
  “你们一号仓搞什么飞机啊,半个月出这么多事?”
  “死了一个鬼乸齐不够,又死了个三条腿,还伤了个陈兆康。
  这里是中东啊,天天要死人?
  现在更好,主管狱警都死了,下一个是死你还是死我?”
  狱长办公室内,顶爷拍着桌子,正在训斥分管一号仓的副典狱长山东豹。
  山东豹无话可说,在老大面前唯唯诺诺。
  训斥了一会,顶爷还是火气难消,沉声道:“再有一个月我就退休了,我知道你想坐我的位置,现阶段根本没心思管理监狱,恨不得住在惩戒总署里,跟那群高官老爷联络感情。
  但是你要清楚,赤柱是我做主,不是你。
  我一天没退下去,你就当不了顶爷。
  我实话告诉你,我不准备推荐你接任我的位置,最近监狱发生了这么多事,肯定要有人抗锅,你是分管一号仓的副典狱长,我不会帮你抗这个锅的。”
  “典狱长,我...”
  山东豹刚要开口,顶爷就摆手制止了他,摇头道:“你不用说了,我还有一个月退休,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目前,我没有一号仓主管狱警的人选,你先把主管狱警的职位挑起来,好好干一个月,做得好不好我自有见解。
  做得好,我可能对你有所改观。
  做的不好,你就在主管狱警的位置上呆着吧,上面追究下来,保不准你连副典狱长都没得做。”
  山东豹脸色大变,急道:“典狱长,我是你一手提拔上来的,你不能不管我啊?”
  “你还知道你是我提拔上的?”
  顶爷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戏谑的说道:“你往惩戒总署跑的那么勤,我还以为你更换门庭了呢!”
  轰!!
  瞬间,山东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按理说,主管狱警是被囚犯袭击而死,这属于私人恩怨,他这个副典狱长用不着背锅。
  顶爷对自己如此不满,不仅仅是这段时间一号仓发生了太多事,更是因为他最近往惩戒总署跑的太勤快了,这对即将离职的典狱长来说无疑是背叛。
  老子还没走呢,你就要去找新爹了,等到老子走了有事找你,是不是得上门求你。
  人走茶凉这话不假,可你得等人走了之后再茶凉吧。
  山东豹喜欢钻研,一门心思往上爬,顶爷其实并不怪他。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往上爬。
  但是你要有分寸,不该忘记过犹不及的道理。
  “典狱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一定会在您的指导下,好好站完最后一班岗。”
  山东豹回过味来,赶紧立正敬礼表明态度。
  顶爷叹了口气,正准备再说些什么,房门就被秘书撞开了。
  “典狱长,不好了,红孩儿上吊自杀了!”
  “什么?”
  顶爷猛地站了起来,招呼着山东豹说道:“走,快去看看。”
  禁闭室...
  昨天中午,红孩儿在大庭广众下杀死了食人鲳,没得洗,一被抓住就关进了禁闭室。
  港岛是没有死刑的,最多判他无期徒刑,红孩儿很清楚这一点。
  他同样清楚自己杀的不是犯人,而是主管狱警。
  不管是从情理上还是道义上,其他狱警都不会让他好过。
  对他来说,无期徒刑比死刑更残酷,他可能被关在禁闭室里一辈子,直到把他关成疯子,关成白痴。
  整整一天,红孩儿在禁闭室内水米未进,想了很多。
  第二天早上,他用裤子做了绳结,吊死在了禁闭室内,只留下了一句话:“这个世界真可怕,小爷不陪你们玩了。”
  “把,把他弄下来。”
  看着吊在下水管道上的红孩儿,顶爷的脸色很不好看。
  随着红孩儿的死,这是半个月来死的第三个囚犯了。
  再算上成为植物人的陈兆康,被刺死的黄成和食人鲳,短短半个月赤柱死了六个人。
  港岛人比较迷信,顶爷都忍不住在想,是不是赤柱坏了风水,不然怎么会一个接一个的死人。
  “来,搭把手。”
  两名狱警合力,将上吊的红孩儿放了下来。
  吊死的人死相恐怖,任谁看了都触目惊心,其中一个放下红孩儿的狱警更是当场就吐了。
  “典狱长,还是叫几个囚犯过来把红孩儿抬到停尸房去吧。”
  山东豹也不想去碰红孩儿的尸体,忍不住和典狱长说道。
  典狱长看了眼身边的狱警,目睹着众人躲闪的目光,叹息道:“多叫几个,上吊的人怨气很重,人少了压不住。”
  一名狱警听了,小跑着往食堂而去。
  此时正是囚犯吃早饭的时间,食堂内起码有几百人,叫几个火气旺的还不简单。
  “都别吃了,听我说几句。
  红孩儿死了,上吊自杀,现在需要四个,不,八个人把尸体抬到停尸房去。
  抬尸的人可以三天不用干活,要八字硬的,胆小的别举手。”
  狱警站在食堂中间,挑人的同时公布了红孩儿的死讯。
  听到红孩儿死了,众人纷纷惋惜:“红孩儿真是可惜了,要是他不死,出来绝对有人跟他,以后在监狱内也算号人物了。
  可惜什么呀,他杀的是主管狱警,不死,以后在监狱内能有好果子吃吗?”
  “就是,我听说狱警们群情激奋,说要把红孩儿活活打死呢,他上吊是捡便宜了,落在那帮畜生手里有他受的。”
  “都少说几句吧,不管怎么说红孩儿也是条汉子,为兄弟报仇,不惜干掉了主管狱警,这种英雄人物很值得钦佩。现在人都死了,多给他几分面子又能怎么样,谁会跟死人争高低?”
  囚犯们议论纷纷,都觉得红孩儿很了不起。
  “白炸,大个子基,妈妈桑,傻标,口水南,大屯,盲蛇出来,我们去送红孩儿一程。”
  林耀亲自站起来,为争论画上了句号。
  几位老大一听这话,纷纷起身响应,他们是各仓室的带头大哥,站出来为红孩儿送行,也能显得他们有情有义,这种刷存在感的事没人会拒绝。
  “长官,让我们也去给红孩儿送行吧。”
  其他囚犯见了,也纷纷想送红孩儿最后一程。
  狱警一听很是为难,迟疑着不肯答应下来。
  林耀见状主动开口道:“长官,今天是休息日,往常都会让大家去操场自由活动。
  我看大家也没心思吃饭了,不如让他们直接去操场吧,等我们把红孩儿的尸首抬出来时,大家也能在操场上看一眼。”
  “这...”
  狱警看了看众人的神情,免为其难的点头道:“好吧,大家都去操场等着,不许闹事啊!”
  囚犯们在狱警的带领下前往操场。
  林耀则带着七名老大前往禁闭室。
  到了禁闭室一看,典狱长和高管们已经走了,只有两名小狱警留在这。
  “取担架来,再取一块白布。”
  林耀吩咐下去,自己则蹲在了红孩儿面前。
  红孩儿死相很惨,双眼怒睁,眼球都快掉出来了。
  林耀叹息一声,帮他把眼球揉回去,又为他盖上眼帘,轻声道:“一路走好,陈兆康有你这个朋友这辈子值了。”
  同时,林耀还在心中想道:“你死了,一切就尘埃落定了,这样很好。”
  “耀哥,担架来了。”
  “白布也来了!”
  林耀示意傻标放下担架,将红孩儿抱上去,沉声道:“起,送红孩儿上路!”
  起!!
  众人喊着号子,抬着躺在担架上盖着白布的红孩儿,一步步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