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返回内地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韩琛的胆子很大,他是个喜欢赌博的人。
  剧情中他赌过四次。
  第一次赌有自己的支持,倪永孝能顺利接管倪家。
  那一次他赌赢了,倪永孝的手腕比他想象的还要高明,很轻易就镇住了局面。
  第二次,倪永孝要干掉所有堂主,中央集权,派韩琛去暹罗谈生意,让暹罗人干掉他。
  他在紧要关头醒悟过来,杀死了和倪永孝合作的公司老板,并亲自跟二老板谈判,赌新上任的二老板不会杀他。
  他又赌赢了,倪永孝厌恶蓝冰生意,每年都要削减份额,早已经让暹罗人不满。
  韩琛恰恰相反,他对蓝冰生意不排斥,他如果能上位的话,暹罗人能赚更多钱。
  第三次,安全回到港岛之后,韩琛开始和倪永孝斗智斗勇。
  他先是放出风去,说自己愿意成为污点证人,以此来吸引倪永孝的目光。
  另一方面,他又用自己的性命为赌注,亲自找到倪永孝和他对峙,并在警方赶到之后故意激怒倪永孝,引导倪永孝对他开枪。
  他再次赢得了赌局。
  倪永孝要对他开枪的瞬间,警方抢先一步开枪,击毙了倪永孝。
  韩琛不费吹灰之力,将倪家的势力收入麾下。取代倪永孝成为了新的尖沙咀霸主。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
  他赌刘建明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依然掌握着大局。
  这次他赌错了,刘建明前途无量,年纪轻轻就成了总督察,未来肯定能坐上警司的位置。
  他不想自己一辈子受人要挟,于是他开枪干掉了韩琛,通俗点的讲:他要为自己洗底,杀光所有知道他身份的人。
  四次豪赌,应正了大师给韩琛的批命:一将功成万骨枯。
  由此可见,他是个赌性很大的人,关键时刻从不缺少决断。
  今天他再次开始豪赌。
  看着林耀的眼睛,他选择相信,赌自己没有看错人。
  “阿耀,你说怎么办吧,我信你。”
  “我在离岛区有船,你要是信我,现在就乘船出发,什么人也不要通知,什么东西也不要带,我让船头先给你拿点钱,让你在老家躲个一年半载。”
  林耀如此说道。
  韩琛轻轻点头,回答道:“好,我听你的,阿耀,一有玛丽的消息立刻通知我,我会不定时的去东莞饭店,那家饭店的经理是我朋友,你让人带话给他就行。”
  “没问题。”
  林耀看向身边的刀仔,吩咐道:“你送琛哥一趟,等琛哥上船了再回来。”
  “好的耀哥。”
  刀仔也不多问,招呼着韩琛一起走。
  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林耀忍不住暗想道:“韩琛的能力不在倪永孝之下,等我和倪家决裂之后,他恐怕能成为一步妙棋。”
  保全韩琛,不只是朋友间的互相帮助,林耀还有深一层次的含义。
  倪永孝肯定不放过玛丽,而玛丽是韩琛的老婆,韩琛最在乎的人。
  如此一来,韩琛就会站在倪永孝的对立面上,能给他提供渔翁得利的机会。
  第二天...
  “阿耀,听说昨晚你和韩琛在一起,那你知不知道韩琛去哪了?”
  “琛哥啊,我知道啊,他昨晚接了个电话,接完后和我说有急事要回老家一趟,让我用船送送他。
  我问是什么事他也没说,就问我帮不帮他,我怎么能说不帮,然后就送他回老家了,他好像是在佛山下的船。”
  办公室内,林耀拿着电话站在落地窗前,装模作样的询问道:“孝哥,您找琛哥是...”
  “一点小事,你不用操心了。”
  倪永孝的语气中,听不出喜怒哀乐。
  可是林耀却敏锐的发现,他说起韩琛这个名字时没有任何情感。
  暗杀玛丽的人肯定是倪永孝的手下,估计在他那边,他也调查出了和黄志诚合谋的人是玛丽,韩琛没有参与进去。
  所以下手的时候,倪永孝放过了韩琛,准备给他一个机会。
  只是很可惜,玛丽被刘建明救走了,她也算命不该绝吧。
  但是这样的后果很严重,不想杀韩琛的倪永孝,也不得不暗下狠心了。
  不然,玛丽联系到韩琛,让他知道是倪永孝在杀人,很难说韩琛会有什么反应。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来个斩草除根。
  昨天没动手,是因为韩琛带着手下,会合林耀的人马满世界的找人,没有下手的时机。
  结果到了晚上,准备下手了,他又发现韩琛失踪了。
  一问才知道,昨晚韩琛和林耀一起喝酒,喝到一半中途不知所踪。
  倪永孝也是忍功惊人,强忍到早上才给林耀打来电话,明显不想节外生枝。
  “阿耀,你知道韩琛下船后去了哪吗?他有没有和你说起过?”
  “没有,琛哥没和我说过。”
  “好,那就先这样吧。”
  听着电话中的忙音,林耀将大哥大放在桌子上,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倪永孝恐怕有事干了。
  韩琛的突然跑路,在倪家内部一定会引起波动。
  倪家的五位堂主,除了韩琛之外都不想倪永孝上位。
  最后倪永孝上去了,也是因为有韩琛的支持,外加倪永孝手段高超,他们几个才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
  韩琛不明不白的跑路,在外人看来犹如断了倪永孝一臂,这些人肯定会有所动行动。
  倪永孝一方面要追查玛丽和韩琛的下落,一方面又要防备手下的四大堂主,短时间内根本顾不得其他地方。
  “吩咐下去,让刘华他们来见我。”
  两只老狐狸中,黎胖子受到了陆启昌的打压,倪永孝又忙于镇压内乱。
  林耀觉得他可以高枕无忧的离开了。
  没一会的功夫,刘华几人纷纷赶到公司。
  林耀也不隐瞒,直言道:“我即将回老家一趟,茶壶与刀仔陪我一起回去,公司的事就交给你们几个了。”
  “耀哥,听说老家那边还没开通移动电话服务,就连BB机都刚刚开始普及,您要是回去的话,我们恐怕联系不到你啊?”
  听到林耀要回老家,刘华第一个表示出了疑虑。
  听到这话,左手也跟着说道:“耀哥,不如你再考虑一下吧,现在公司离不开你呀。”
  “你们的顾虑我明白,可是我不走你们终究无法长大。
  雏鸟长大了总是要单飞的,凡是都有个第一次嘛。
  我看现在的局势就很适合你们单飞,我离开十天半个月的,正好给你们腾出成长空间来。
  再说了,走私生意在我们的利润中占比越来越大,我相信有一天,它的利润将远远超过我们在旺角收到的卫生费,成为收入的第一大来源。
  我这次回去,主要是想考察北方市场,为做大做强做准备。
  这件事关系到我们未来几年的发展方向,容不得有半点马虎,别人去我不会放心的。”
  林耀说到这里,抬头看向刘华几人,笑道:“怎么,你们没有信心帮我把家守好吗?”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说没信心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时间,几人纷纷开口:“耀哥,我们会把家看好的,谁敢来抢我们的地盘,我们就把他的手剁掉。”
  “好好好...”
  林耀笑着点头,称赞道:“你们几个人,包括傻强在内,都是不可多得的良将。
  我走后,刘华负责福生堂,傻强负责顺天堂,左手负责总部,陈永仁辅助左手。
  你们几个守望相助,就算有人捣乱也不怕,油尖旺区没有能一口吃下我们的人。
  到了那边,每隔三天我会让人传来消息,你们要是有难以解决的问题,也可以让送消息的人带话给我。
  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们精神饱满,每个人都有进步。
  我对你们的期待,绝不是管理三五百人的小堂主,未来,我们未必不能像洪兴和东星那样,每个堂口都是一个区域的掌控者。”
  林耀说着看向众人:“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