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风雨前的宁静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如果计划顺利,没有黎胖子坐镇的洪兴,战斗力起码要降三成。
  洪兴的人虽然比我们多,但是兵多不是将多,真实实力和我们差不了多少,再降三成,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开着车,刀仔如此和林耀说道。
  林耀没有说话,刀仔说的对也不对。
  整体来说,洪兴和他们半斤八两,哪怕降低三成也不是好惹得。
  拼起来会死很多人。
  所以,三成远远不够,他还想要更多。
  四成,五成,六成,甚至是七成。
  兵法云: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
  多算胜,少算不胜,何况无算。
  林耀需要计算的还有很多,而这些都是三天后的制胜关键。
  叶国欢与张世豪,在林耀的计划中只是一环,他不会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
  所以,他需要去见一个人,一个能在更大程度上改变战局的人。
  “这家面馆你别看店铺不大,其实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最早可以追溯到同治年间。
  父传子,子传孙,子子孙孙一代代,手艺也一脉相承的流传了下来。
  我没事时常来这家面馆,每次过来必点车仔面,来,你尝尝,味道好的没话说。”
  面馆不大,也就七八十平的样子,跟路边的早餐店没什么区别。
  里面放着八张桌子,因为已经快到凌晨了,吃饭的人不多,总共也就坐了三桌。
  “闻起来挺香的。”
  林耀坐在椅子上,闻着车仔面的芳香,用筷子夹了几根面条放进嘴里,肯定道:“是不错,这么好的地方你怎么找到的?”
  “当年在警校,那群鬼佬把我们当牲口操练,我们又累又馋,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吃的。
  这家面馆是一位师兄介绍给我的,我吃了一次之后就上瘾了,每星期最少来吃两次。”
  陆启昌穿着便装,主动将身前的烧鸭往前推了推:“当时我们穷,身上没什么钱,每次都只能光点一碗车仔面,根本舍不得买烧鸭。”
  “万丈高楼平地起,谁不是从那时候过来的,你这算是好的了,还有车仔面吃。
  往前数个一二十年,老家那边连树皮都没得吃啊。”
  林耀夹起一块鸭皮放在嘴里,打断了陆启昌的忆苦思甜。
  陆启昌听到后也不介意,乐呵呵的笑道:“当年说要送人来港岛潜伏,人太多,需要抽签决定,十个人里只抽一个。
  也是我好命,起手就是一支上上签,再加上有组织上的帮扶,一路扶摇直上,现在连油尖旺区O记主管的位置都坐上了。
  我听说和我同届那些没被选上的,现在还吃大锅饭呢,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妙。”
  说完,陆启昌又看向林耀,低声道:“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没事你可不会主动约我。”
  “不瞒你说,是有些问题需要你帮忙。”
  林耀放下筷子,小声道:“旺角现在有两家公司,一家是我的,一家是黎胖子的。
  我们两个都想吞并对方,将旺角打成清一色,从此海阔天空更上一层楼。
  但是实话实说,黎胖子不好对付,我就算能强行吃掉他,恐怕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想请你帮忙。”
  “旺角清一色?”
  陆启昌眉头微皱,沉声道:“这件事很棘手啊!
  你恐怕不知道,在我们警队内部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严禁某一势力独霸一个区域。
  倪家你是清楚的,因为它独霸尖沙咀,哪怕它什么也不做,尖沙咀的治安在港岛最好,上面也一直有打掉倪家的说法。
  为什么你很清楚,一个区域内,不能让一家社团独大。”
  呵呵...
  林耀对此报以冷笑,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上面要是真下定决心打掉倪家,倪家也不会存在这么多年。
  陆启昌所谓的不成文规定就是一句废话。
  真要有公司独霸某个区域了,上面反而会投鼠忌器,为大局着想不敢轻举妄动。
  要不然,各大公司的掌门人,也不会是总督的座上宾了。
  “虚头巴脑的话就不要说了,没有意义,我不对黎胖子下手,黎胖子也不会让我好过。
  既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旺角掌控在我手上,总比掌控在黎胖子手上要强吧。”
  林耀指了指天花板,意有所指的说道:“黎胖子可不听上面的安排。”
  不听上面的安排,那就不是自己人。
  换句话说就是敌人。
  陆启昌沉思稍许,明白林耀说的是什么意思,万般无奈的开口道:“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不等林耀开口,陆启昌又道:“我的任务是潜伏,为回归做准备,你可别指望我为你冲锋陷阵。”
  “我知道,不会坑你的。”
  林耀端起酒杯与陆启昌碰了一下,双方一饮而尽,这才开口道:“洪兴旺角分堂,有四个人最重要,一个是黎胖子,他是旺角分堂的堂主,也是主心骨。
  第二个是师爷程钱生,他是洪兴旺角分堂的大脑,很多事都是由他主持的。
  第三个是红棍夏志磊,这人没什么头脑,开路先锋的猛将型角色,不用担心。
  第四个是最近刚上位的十三妹,她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我认为她比黎胖子更难对付。
  也就是刚上位不久,根基不稳,话语权不重。
  不然,黎胖子的位置早晚得让给她。
  这四个人,黎胖子不用担心,我会让人对付他。
  夏志磊也不用担心,莽夫而已,不会成为太大威胁。
  剩下的两个,师爷程钱生与十三妹,我需要借你的刀,把他们斩落马下。
  你放心,不会让你为难的。
  十三妹曾经带队埋伏朗青,将朗青砍进了医院,也间接的造成了朗青之死。
  我会让人写匿名信给警署,提供十三妹恶意伤人的证据,有了证据之后,你让下面的人抓人就行了。
  我要求不高,最少拘留她24小时,给我一天一夜的时间。
  至于师爷程钱生,他手脚不干净,手下有一家高利贷公司,平时没少干缺德的事。
  我会说服苦主与公司内的人指证他,你准备好拘捕令就行,我既然出手,少说要让他吃几年牢饭。”
  林耀一条条的说下来,陆启昌也一条条的听。
  听到最后他发现,林耀所用的都是阳谋,哪怕没有求到他这,放在其他部门也会被立案通过,借他的手只是求稳而已。
  但是实施成功之后,造成的影响一点不小。
  洪兴旺角分堂最重要的四个人,三个都不在现场,只留一个莽汉红棍在,可想而知面对林耀的入侵得多被动。
  “小子,让你带的入会费你带了没有?”
  正说着,几个小混混模样的小青年,带着两个十五六岁,穿着校服的中学生走了进来。
  “带了强哥,这是我的那份,那个是他的。”
  一名学生从书包里掏出红包,恭恭敬敬的递给了为首的黄毛。
  黄毛美滋滋的笑着,点头道:“不错,以后你们就是我强哥罩着的了,学校后面的足球场和篮球场随便你们玩,有人欺负你们就报我的名字。”
  说说笑笑,两个学生很快离开了,几名小混混则坐在不远处点了几分炒面。
  看着这一幕,林耀捅了捅陆启昌的胳膊,小声道:“看到没有,这是小混混在拉羊,一个学校内起码有几百只羊,肥羊交的多些,瘦羊交的少些,不交就有人欺负你,让你念不下去。”
  “然后呢?”
  陆启昌不以为意的问道。
  林耀回答道:“旺角没有羊,我不让人碰蓝冰,学生,普通人,更不许逼良为娼。
  我这人重规矩,江湖事江湖了,如果我统一旺角,绝对能保证旺角歌舞升平。
  不说没有小混混,但是小混混满大街砍人的事,绝对不会出现在普通人面前,更不会出现在报纸上,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我知道了。”
  陆启昌抽了根烟,烟头丢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往外而去。
  “怎么样?”
  林耀看着他的背影。
  陆启昌没有止步,也没有回头,只有声音传来:“等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