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乱起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三日后...
  肥佬黎生性奸诈,欺兄灭弟的事没少干,在道上的风评不是很好。
  私下里,他却是一个好爸爸,好老公,每个周末都会陪在家人身边。
  今天又是周末,肥佬黎开着车,带着老婆孩子去了游乐场。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身份不同,随行还带了两辆车的保镖,一共有七个马仔跟随。
  “明仔,想玩什么啊?”
  “妈妈,我想玩云霄飞车。”
  “云霄飞车啊,这个太危险了吧?”
  “让他玩吧,孩子上学压力这么大,放假就该好好发泄一下。再说了,明仔可是我的种,云霄飞车都不敢玩,传出去我哪有面子?”
  在黎胖子的主张下,儿子和老婆坐上了云霄飞车。
  至于黎胖子自己,他可不敢玩这么嗨皮的东西,他今年四十有六了,心脏又不好,哪比得上不到三十岁的妻子和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
  况且,况且,况且...
  云霄飞车缓缓加速,驶离站台。
  黎胖子手上拿着个棉花糖,笑得跟弥勒佛一样,不断对儿子挥着手。
  “爸爸,我怕!”
  刚出站台,明仔就有些害怕了。
  黎胖子一看赶紧给儿子鼓劲,大声道:“别怕,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嗖!!
  不等再多说什么,云霄飞车便带着尖叫声爬上了第一个弯道。
  站在黎胖子身后的马仔见了,一个个恭维着说道:“黎哥,小少爷临危不惧,一看就是少年幼虎,很有您当年的风范啊。”
  黎胖子早年就是个草鞋,靠给老大拉黄包车起家,哪有什么风范。
  可谁都喜欢听好话,听到手下们的奉承,黎胖子笑的合不拢嘴,连道:“这小子出生的时候我请大师给算过,纹过肩龙的命,长大后肯定比我有出息。”
  在道上过肩龙可不是瞎纹的,尤其是洪兴这样的大社团。
  在洪兴,能纹过肩龙的只有一种人,二四六红棍。
  黎胖子虽然现在当上了堂主,肩上扛着二路元帅的头衔,可早年的草鞋生涯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入会扎职时,二四六红棍,四一五白纸扇,四三二草鞋,各自有各自的待遇。
  如果一入会就能扎红棍,起码能少奋斗十年。
  电影中陈浩南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能坐上堂主的位置,因为他扎的就是红棍,属于铜锣湾第一打手,堂主下面的一号人物。
  其他人也都是这样,太子,十三妹,韩宾,哪个不是少年得志,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堂主。
  与之相比,草鞋起家的靓坤就惨了,明明有钱有势,始终都施展不开,被人瞧不起。
  他能当上洪兴的龙头,那也是蒋天养用的计策,他根本不知道蒋天养有部分货在外海被劫了,急着出去避风头才让出龙头的。
  傻乎乎的上去接盘不说,因为急于上位,还被上面的叔父们剥了层皮下去,亏了何止几千万。
  “我儿子长大后一定能做红棍,等我老了,干不动了,就让他来接我的班。
  到时候,我把整个旺角交给他,让他和倪永孝一样成为一方霸主,就算洪兴的龙头来了也得给我黎家三分颜面。”
  旺角还没有弄到手,黎胖子就开始了春秋大梦。
  手下的小弟们眼见大哥雅兴正高,当然不会在一旁泼冷水,纷纷起哄道:“龙头的位置蒋家坐了几十年了,也该退位让贤了。等我们平定了旺角,您的实力一定会成为十二堂主之首,那时,您不做堂主谁做堂主。”
  众人纷纷起哄,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走来了两个背着高尔夫球袋,带着米老鼠面具的陌生人。
  这两个戴面具的陌生人,看了眼黎胖子一行,又彼此互望一眼,纷纷将身后的高尔夫球带摘下,打开袋子,从里面取出了两杆AK。
  “不许动,谁动我打死谁!”
  左边的面具人手持武器,一把拉住黎胖子的肩膀,枪口抵在了黎胖子的下巴上。
  周围的小弟一看,下意识的想要上前营救老大。
  不成想没等行动,AK喷火的哒哒声就响了起来。
  抬眼看去,第二名面具人压着枪,几个点射打死了想要救人的两名马仔,当即吓的众人不敢再动。
  “两位好汉,饶命,饶命啊!”
  黎胖子吓得腿软,根本不知道劫持自己的是哪帮人马,连道:“我是洪兴的黎胖子,我有很多钱的,要是有得罪的地方二位请划出道来,多少钱我都给。”
  “少废话!”
  第二名面具人上前几步,一枪托砸在黎胖子的头上,直接把他打了个头破血流。
  几名马仔一看,想要上前解救老大,但是面对枪口又不敢妄动,只得开口道:“两位兄弟,你们是哪条道上的,应该听过我们洪兴的名号吧。
  黎哥是我们洪兴旺角分堂的堂主,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好好想一下这样做的后果。”
  两个面具人对视一眼,目光中满是不屑。
  他们要是不知轻重的毛贼也就罢了,可他们就是为黎胖子来的。
  别说黎胖子是洪兴的人,就算是总督的人也没用,枪一响,谁来了都没面子。
  要知道他们敢来做这件事,本身就是没有退路的。
  张世豪就不说了,他就是庙街的人,一家老小都在林耀的掌控下。
  做不成事,他自己倒是无所谓,牵连了家人就追悔莫及了。
  叶国欢也是一样,他这次来港岛是被人叫来的,有人能喊到他,自然就有人能摸到他家里去。
  再者,叶国欢也比张世豪更纯粹,他答应帮忙干这一票就不会中途反悔,反悔的不叫叶国欢。
  “少废话,跟我们走!”
  叶国欢戴着面具,挟持着黎胖子往外走,一边走还不忘扬了扬枪口,威胁着:“谁也不许跟上来,不然别怪子弹没长眼睛。”
  说完,枪口朝天,哒哒哒就是半梭子。
  周围的游客吓得抱头鼠窜,几名马仔也是投鼠忌器。
  一时间,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黎胖子被人挟持着上了一辆面包车,凶手又高调的对天开着枪一路扬长而去了。
  同一时间,旺角,惠民贷款公司。
  “请问是程钱生先生吗?”
  “是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商业罪案调查科的,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发放高利贷,请跟我们走一趟,这是你的通缉令。”
  “我能打个电话吗?”
  “抱歉,你不能。”
  同一时间,旺角,凤凰春城夜总会。
  “请问是崔小小吗?”
  “叫我十三妹,什么崔小小啊?我不叫这个名字好多年了!”
  “崔小小女士,我们是公共安全科的,现在我们怀疑你与朗青先生的死有关,请和我们走一趟吧,这是你的拘捕令。”
  “什么朗青啊,我不认识他,你们要抓我,有没有搞错啊?”
  “崔小小女士,请你配合我们,你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不想采取非必要手段带走你。”
  “干!”
  就在黎胖子被人绑架的同时,洪兴旺角分堂的师爷程钱生,还有最近风头十足的十三妹被人带走了。
  一时间,洪兴旺角分堂四个能当家做主的人四去其三,只留下了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红棍。
  这个结果正是林耀想要的。
  他点上一根雪茄,看着眼前的旺角区域地图,右手做了个下劈的手势:“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