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东星五虎之笑面虎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晚上...
  “耀哥,东星的骆驼哥来了。”
  林耀正坐在家里看电视,门外便有保镖前来汇报。
  “骆驼?”
  林耀想了想,吩咐道:“请进来。”
  踏踏踏...
  门外传来脚步声。
  骆驼不是自己来的,身边还带了两个随从,分别是东星五虎中的笑面虎吴志伟,还有下山虎乌鸦。
  “骆驼哥,大晚上来见我还带这么大牌面啊?”
  林耀从沙发上站起来,与骆驼握了握手,随后将目光放在了东星二虎身上。
  “哪有,我们刚在旺角泡桑拿,顺路就来看看你。”
  “不信问你手下,我是不是没带几个人来,就那几个也是我贴身保镖。”
  骆驼在林耀的邀请下坐在沙发上。
  吴志伟和乌鸦两人打量着林耀的客厅,也跟随着骆驼坐在了一旁。
  “骆驼哥,今天怎么有闲情逸致来看我?”
  林耀目光扫过,主动道:“三位泡了半天桑拿,应该没吃东西吧,巧了,我今晚才到一只嫩羊,正好请你们吃烤羊排。”
  说着,还看了眼坐在旁边的乌鸦。
  东星五虎中的下山虎乌鸦,有个天下人都知道的习惯,吃饭掀桌子。
  不过今天骆驼在这,来的又是他的地盘,林耀不信他敢造次。
  “有东西是吃是再好不过了。”
  骆驼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又跟笑面虎和乌鸦说道:“阿耀不是外人,你们两个随意就好,以后也可以多多亲近。”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林耀和洪兴不对付,作为洪兴敌对帮派的东星当然对他高看一眼。
  而且以实力来说,林耀不亚于五虎中的任何一个人,甚至犹有过之。
  再加上他风头正劲,笑面虎和乌鸦也不想得罪他这条过江猛龙,当即点头道:“耀哥,有发财的好路子记得招呼一声啊,别总想着吃独食。”
  “大家放心,钱不是一个人能赚完的,有好事我肯定不会忘记大家。”
  林耀含笑答应下来。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江湖本就如此。
  得到林耀的肯定答复,笑面虎与乌鸦也很满意。
  林耀毕竟是一流社团的老大,要说地位,还在他们两个顶级社团的堂主之上。
  人家这么给面子,乌鸦二人也觉得长脸,毕竟江湖是靠实力说话的,林耀的实力与名号可比他们两个响多了。
  “骆驼哥,你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这次过来不只是为了看看我吧?”
  聊了一会,林耀将话题引回正轨。
  骆驼闻声也不否认,叹息道:“你和蒋天生的事闹得太大了,现在江湖上都说蒋天生的车是你炸的,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什么后果?”
  林耀反问到:“蒋天生座驾被炸的前一天,我在公司内被两个枪手伏击了,下这个命令的人有没有考虑后果?”
  骆驼不说话,只是在那叹气。
  林耀被枪手伏击,洪兴的嫌疑是最大的。
  蒋天生的座驾被炸,群星同样也逃不掉干系。
  要说道理,江湖上的事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
  群星和洪兴早在争霸旺角时就结下了仇,后面的一连串事件都是旺角争霸的后续影响。
  双方谁也不想服软,又没办法立刻开打,只能动一些歪心思了。
  “阿耀,你是年轻人,桀骜不驯是应该的。”
  “只是江湖上的事,没有那么简单,你今天炸他的车,他明天炸你的房,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当年雷探长在的时候曾定下规矩,严禁公司总裁间的暗杀行为,怕的就是闹大了难以收场。”
  “这件事是你有理还是洪兴有理我不想过问,但是你们之间的暗杀行为不能在继续下去了。”
  “不然开了这个头,以后帮派间的争斗是不是都要交给杀手解决?”
  “港岛没这个规矩。”
  骆驼是老一辈的大哥,五六十年代就出来混了,知道港岛最没规矩的年代是什么样子。
  六十年代,雷探长上位,强力整合港岛各大公司,制定游戏规则。
  从那以后,港岛社团才进入发展快车道,将古惑仔从一个名词变成了一种职业,各大公司也从中受益良多。
  “骆驼哥,你的意思是?”
  林耀听出骆驼话里有话。
  “刑不上大夫,你和蒋天生的竞争可以有,下三滥的手段却不能再用了。”
  “这不只是我的意思,也是一些老前辈们的意思。”
  “规矩不能坏,坏了,是要动摇根基的,这不是你们一家两家的事。”
  骆驼三缄其口没有深说。
  林耀坐在一旁仔细听,猜疑骆驼这次过来不只代表他个人,同样也代表着其他一流社团与退休的江湖元老们。
  港岛社团很多,看似很乱。
  实际上有一条自己的行事准则,乱中有序,并不是春秋乱战。
  “阿耀,罢手吧。”
  “你的厉害蒋天生已经知道了,再闹下去双方都难以收场。”
  “这次我出面当个和事老,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以后谁要是不服气,那就堂堂正正的来,用公司的方式去解决。”
  “你要是认同我的提议,一会我再去趟蒋家,有时间了,大家坐下一起喝杯茶,没什么是不能谈的。”
  骆驼说的语重心长。
  向两旁看去,笑面虎面带微笑,看似一脸认同。
  乌鸦则是满目不屑,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想来以乌鸦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肯定是在抱怨骆驼作风太软吧。
  群星和洪兴刀兵相见有什么不好,他们东星正好可以浑水摸鱼,哪有出来当和事佬的。
  规矩,都什么年代了还谈规矩。
  现在要讲钱,讲权。
  有钱有权什么没有,雷洛都逃到加大拿去了,他的规矩早该丢了。
  “东星看似强大,内部其实比洪兴更脆弱。”
  “就连五虎都心思各异,尤其是笑面虎和乌鸦,心里早就不满意骆驼的老套作风了。”
  目光一扫,从乌鸦私底下的神情中,林耀看出了东星社团的风雨飘摇。
  老大和下面的堂主已经不是一条心了。
  乌鸦如此,一脸认同的笑面虎呢?
  他做事可比乌鸦还绝,微笑不过是他的伪装,论心机三个乌鸦也顶不上他一个。
  “阿耀,你的意思呢?”
  在老大位置上坐了十几年的骆驼,并没有留意到手下小弟们的神态变化。
  或许在他心中,乌鸦还是那个被他一手捧起来的打仔,笑面虎也不过是他用来管理公司的狗头军师。
  却不知,狼王终有年老的一天,当狼王雄风不在之时,新的头狼势必会发起挑战。
  “骆驼哥,您是江湖上的老前辈,您都这样说了,我没理由驳你的面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暗杀是一把双刃剑,伤人也会伤己,林耀也不想事态再扩大了。
  “如此最好,我这就去趟蒋家,商量个日子一起坐一坐。”
  骆驼说着站了起来,有了要走的意思。
  “骆驼哥,不留下吃饭了?”
  林耀追问了一句。
  “不了,吃饭什么时候都行,现在正事要紧。”
  骆驼过来本就不是为了打秋风,再说他一个公司大哥,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哪会馋林耀的羊排。
  很快,一行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临出门,走在最后的笑面虎微微回头,将一张卡片塞到了刀仔手上。
  “耀哥。”
  目送众人离去,刀仔将卡片递给了林耀。
  林耀低头看了眼,这是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吴志伟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