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夜谈


小说:影视先锋  作者:龙升云霄

  “耀哥,他什么意思?”
  看着林耀手上的名片,刀仔忍不住揣摩起了笑面虎的用心。
  以林耀的身份来说,想找笑面虎根本用不到名片,笑面虎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而且双方又不是没有见过,私底下整这套不显得画蛇添足吗?
  “这你就不懂了。”
  “我们是和笑面虎早就认识,刚打进旺角的时候就因为左手弟弟的事和他们有过冲突。”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以前我们是什么身份,盘踞在旺角的众多公司之一,一度挂着倪家的招牌。”
  “现在呢,我们是旺角霸主,掌管着全港岛最繁华的区域。”
  “笑面虎亲自递上名片,表示双方的地位是平等的。”
  “你可别小看他,作为东星的头号军师,笑面虎的一举一动都是有深意的。”
  “看着吧,我敢说今晚他还会回来找我。”
  林耀脸上带笑,目送着东星远去的车队。
  刀仔不解的问道:“他还回来做什么?”
  “做什么?”
  林耀乐道:“当然是谈一些骆驼在场时不好开口的事情。”
  滴答滴答...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很快到了凌晨,林耀一直没睡,他相信笑面虎一定会来。
  这不是妄自揣摩,而是一种预感。
  吱!!
  凌晨一点多,一辆奔驰车穿过林荫小路。
  车灯照射在林耀的别墅门前,守门的几名保镖纷纷抬起头来,双手下意识的插入怀中。
  “是我。”
  推开车门,笑面虎下了车。
  “快去通报一下,就说东星五虎之笑面虎前来拜访。”
  笑面虎吴志伟戴着眼镜,站在那总是笑眯眯的。
  守门的保镖互看一眼,打开别墅大门:“笑面哥请吧,老板一直在等你呢。”
  “哦?”
  笑面虎有些意外的往里面看了一眼。
  半响后笑道:“不愧是旺角皇帝,居然猜到我会来了。”
  说罢也不犹豫,大步向着别墅内走去。
  身后的保镖想要跟随,笑面虎摆摆手制止了他们:“在车上等我。”
  这里是旺角,林耀的地盘。
  带保镖与不带没什么区别。
  笑面虎心知对方算到自己会来已经输了一阵,唯有单刀赴会拿出自己的魄力来才能不落下风。
  “耀哥!”
  在保镖的陪伴下进入别墅客厅,一见面笑面虎就抱拳做了个揖。
  林耀穿着白色睡衣坐在沙发上,扫了眼笑面虎身后,看到他没带保镖就进来了略有所思的点点头。
  随后道:“看来蒋家的饭菜不合胃口啊,正巧,之前说的羊排刚刚出锅,你算是来着了。”
  笑面虎只是笑。
  什么是正巧来着了,分明是做好了等着他呢。
  说话的功夫,菲佣将羊排端上来了。
  都是用银盘托着的大块羊排,盘子上有酱料,有餐刀,还有孜然跟精盐。
  两个银盘放在林耀和笑面虎面前,随后又有侍者递上倒好的白葡萄酒,简直完美。
  林耀一手拿起羊排,一手拿起餐刀,一下下的割肉吃。
  边吃边说:“外面的人都说我傲慢,不喜欢参加公司间的聚会,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
  “我觉得这样说不对,我并不傲慢,谦虚才是我的座右铭,这样说的人是不了解我的。”
  “为什么我不喜欢参加那些聚会,是因为我坚信老虎总是独行,羊群才会成群结队。”
  “强者制定规则,弱者只需要遵守。”
  “羊联合起来也是羊,我不想把心思放在羊身上。”
  听到这样的话,笑面虎露出笑容。
  “我也喜欢和强者做朋友,弱者只配被我吃掉。”
  说完又看向林耀,装作不经意的开口道:“耀哥,你出名后很多人都在查你的底,基本上是一无所获。”
  “我不一样,我查到些有意思的东西,不知道你感兴趣吗?”
  “你查到什么了?”
  林耀微笑面对。
  “鸡心你还记得吗?”
  笑面虎喝了口葡萄酒,笑眯眯的说道:“我的人查到你和鸡心是同坐一条船来的港岛,鸡心的老大是豺狼,豺狼死在了美金大劫案中,鸡心也是被通缉的在逃成员之一。”
  “那段时间你和鸡心走的很近,更巧的是,大案发生不久后鸡心就死在了一栋烂尾楼里,赃款不知所踪,疑似为抢匪内部火拼。”
  “耀哥,要是我猜得不错,这笔钱应该在你们手上吧?”
  沉默...
  站在林耀身后的刀仔,看向笑面虎的目光微微眯了一下。
  林耀对此却不以为意,反问道:“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再说这些有意义吗?”
  “是没意思,条子都没证据,我也只是胡乱猜测而已。”
  “我猜的对不对呢,耀哥你心里清楚。”
  “我要是猜对了,真是你做的,你两年在港岛创下这么大一份家业也是应该。”
  笑面虎说完开始了享用羊排。
  他为什么说这段话,其实林耀很清楚。
  不外乎秀肌肉。
  你刚来港岛的时候我都能查出你做了什么。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在资本原始积累阶段,使用一些低级手段很正常。”
  “如果有近路,谁会想去绕远?”
  “其实我这个人不贪,我始终明白自己能吃几碗饭,现在该做什么,下一步该做什么。”
  “只是有时候吧,人生不是你想如何就能如何的。”
  “你不走,命运会推着你走,让你不能回头。”
  大劫案这件事,林耀一开始就没想过参与进去。
  豺狼作为三湘帮大佬之一,为什么选一些生瓜蛋子合作,意图不是很明显吗?
  所谓的事成后每人分个几百万不过是一句玩笑,你不会有命拿这个钱的。
  所以他退而求次,不参与行动,只负责接应,好处也只是一点茶水费。
  可惜造化弄人,豺狼的行动出了波折,连他自己也折在里面了。
  美金最后落在了他手上,这些都是意料之外的事。
  “今天我大哥去见蒋天生,和他约定明晚摆和事酒。”
  “聊到深处,蒋天生提议干掉你,旺角的地盘全归东星,东星只需要让出油麻地。”
  “油尖旺区的几个分区中,油麻地算是比较穷的,繁华程度不到旺角的三分之一,以贫瘠之地换富饶之地,这个买卖很划算,我大哥有些心动了。”
  笑面虎说到这里,一脸玩味的看着林耀。
  林耀很是奇怪,反问道:“为什么告诉我?”
  “耀哥,之前我们大哥邀请你来东星出任堂主,你知道这个计划是谁提的吗?”
  不等林耀开口,笑面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什么意思?”
  林耀反问。
  笑面虎摇晃着酒杯,笑眯眯的说道:“耀哥,其实我很早就注意到你了,从大屿山酒店见面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
  “你也知道,我所在的离岛区是港岛最穷的大区,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手上的小弟还没有你一半多。”
  “大哥老了,只想守成,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
  “这怎么行,他不动我就没法动,离岛穷啊,小姐都是带狐臭的,你说我怎么甘心?”
  “耀哥你不同,年轻气盛,又有实力,如果你能加入东星,东星肯定焕然一新。”
  笑面虎弹了弹水晶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林耀一直没有说话,半响后才笑道:“你和我说这些,不怕我去你大哥那告状?”
  笑面虎摇头道:“不怕,先不说我大哥信不信你,就是信,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我对你很了解,你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没好处的事是不会做的。”
  “现在你的群星看似局势不错,实际上再想向外发展已经很难。”
  “占据尖沙咀和大角咀的倪家,占据佐敦的太子,再加上我们东星占据的油麻地,单凭你自己怎么向外开拓?”
  “你需要强有力的盟友。”
  有部电影叫《围城》。
  现在群星就是那个被围起来的城,表面看上去是进退两难。
  “你想怎么合作?”
  林耀不动声色的问道。
  “你我结盟,你帮我干掉骆驼,我许诺你东星副帮主的位置,再把油麻地划分给你,并全力支持你统一油尖旺区。”
  “到时候,我是东星董事长,你就是副董事,旺角皇帝的称呼也可以改一改了,油尖旺皇帝不是更好听?”
  咚咚咚...
  林耀敲打着桌子。
  思考着得失。
  最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肯定骆驼死后你能坐上龙头椅?”
  笑面虎也不解释:“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就看你肯不肯与我合作了。”
  咚咚咚...
  敲打桌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记得在古惑仔中,骆驼就是被笑面虎和乌鸦联手害死的。
  原因也很简单,骆驼一心求稳,洪兴则蒸蒸日上。
  港岛就那么大,蛋糕就那么多。
  一个人多了,另一个自然就少了。
  笑面虎和乌鸦一心想要带领社团超越洪兴,再加上他们两个合谋暗杀了蒋天生,回去后骆驼不但不感激,反而责怪他们两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了。
  而在这里,眼下的港岛并不是只有古惑仔乱入,而是一个电影大融合的世界。
  洪兴与东星虽然数一数二,却也不是稳坐泰山。
  这种情况下,骆驼的办事风格越发难以跟上时代。
  老一辈的还好,年青一代大多觉得骆驼思想陈旧,早该让位给年轻人了。
  笑面虎有人脉,有野心,自己想做老大不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