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警戒


小说:最强佛主系统  作者:漫我要热
  “你这些年混的天怒人怨,能活下来也算是运气不错!”王奇又帮董天宝打发走一批刺客说道。
  “师弟刚下山的时候,行事冲动认为大丈夫成大事不拘小节。”天宝有些不好意思,这些天由王奇在背后指点,天宝先是给手下士兵补发欠下兵饷,并且还提高了士兵待遇。
  这个况让董天宝手下士兵十分意外,毕竟天宝对士兵非常严厉,严厉到残忍的地步。
  王奇本来认为留下一些底子推翻重建,这样士兵对天宝或许更加尊敬一些,不过天宝这些年别的没干成功,就是手下这些士兵都被天宝练的如狼似虎,眼见天下大乱,只要天宝手握这些士兵,能在未来争夺天下的道路上先人一步。
  不然把这些士兵送给其他对手,无疑是自找麻烦,所以王奇让天宝“重利”收买人心,之后挑选些有胆量,有见识,忠心自己的手下作为中层官兵,慢慢的消除自己跟士兵之间的隔膜。
  实际上王奇还是低估金钱的作用,之所以士兵跟天宝干就是因为天宝跟其他人将领相比,对手下士兵虽然严厉,可是很少拖欠士兵的兵饷,只要上头把钱发下来,有钱天宝就会给手下把钱发下去一部分,让手下士兵不至于没有办法生活,这跟其他将领相比,手下的士兵只能靠着盘剥百姓活着,要轻松不知道多少。
  靠着过滤粗盐的技术,又有重兵把守,天宝贩卖私盐的买卖越做越大,元朝对庞大疆域已经开始无力防守,更别提在手下将领严查私盐之事,而且王奇也让天宝给元朝高层送去了大量黄金白银的贿赂,以麻痹元朝对天宝外族将领的警惕。
  当然也不是元朝朝廷就对天宝完全放心,只是各地匪患无数,朝廷多次派来几位文官想要监视天宝的况,可是这些人死在来郑州的路上,大都是被慕容白组织刺客刺杀,有一部防守严密王奇也会亲自出手结果了对方。
  发现这个况,元朝高层已经有人对董天宝产生质疑,认为董天宝有拥兵自重可能,希望朝廷可以重视,这时候王奇让天宝花的大笔贿赂用的银子也发挥了功效,本来元朝高层不和,又收了天宝大笔银子,没道理为了政敌断了自己财路,要知道政敌才是真正你死我活。
  两派开始为天宝的事争论了几天,随着朝廷各种问题越发严重,董天宝拥兵自重的事在朝廷也就不了了之,甚至后来皇帝见董天宝直辖管理地区是少数没有叛乱的地区,而且天宝上缴的税银充足,大手一挥又加封天宝兴平路兵马都总管。
  这下天宝不光是军事,民政皆由天宝一人独掌。
  这时候贩卖私盐的钱,要上下打点关系已经比较勉强,想要继续快速发展自己势力,光是贩卖私盐已经不够了,毕竟郑州地界没有容易采集盐矿,需要一定投入,不过加封路总管府对于天宝来说刚刚好,王奇也开始着手伸向另一个争夺天下重要的资源,铁矿。
  当然王奇没有让天宝一上来就克扣给朝廷的铁矿份额,而是拿出仅有的钱奖励矿工,王奇让矿工分组,只要小组产的多,小组每一个人都有赏,虽然不说大富大贵,但是却能在这混乱局面下让全家有一口饭吃,人为生存所能爆发能量是惊人的。
  在落后采矿技术下,宣布奖励第一个月,产量竟然提升了百分之十以上,获得奖励工人收到之前承诺金钱非常高兴,这部分铁矿则是进入了天宝的私人仓库,天宝同样非常高兴,看着其貌不扬矿石,天宝好像看到战场上一把把锋利刀刃。
  “这天下乱了,大人何不乘势而起。”慕容白表明上依然是绿林人士,可是早就已经投奔在天宝手下做事。
  经过多年的修养,或许说是天宝对至高权力渴望,让天宝改不少以前坏脾气和习惯,听到慕容白的建议,天宝有些心动,这些年随着势力和实力提升,天宝的野心也在蠢蠢动,可是天宝却没有直接回答慕容白,而是看向坐在一旁喝茶王奇,王奇见两人看向自己沉吟一会放下茶杯。
  “还不到时候,元朝的确气数将近,可是百虫死,而不僵。赵丑厮和郭菩萨两人就像是泼进油锅中水,他们会受到来自元朝倾尽全力最凶狠的反扑,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我们先在应该做的是尽力扩大我们的势力范围,最好能把手伸到沿海地区。”
  “王大哥是不看好这场动乱,还是对他们打着佛号不满。”
  “有一些这个原因在里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给百姓做一个示范,如果活不下去该如何?有了前车之鉴,只要等着元朝自取灭亡,到时候我们在乘势而起,以你手中铁军就可以以席卷天下之势争夺天下。”
  “王大哥如果朝廷要我剿灭叛乱该如何是好。”
  “如果bī)的不紧就出工不出力,如果bī)紧了,表面上做些功夫围剿,暗地里放这些人一条生路,在用银子堵住上面人的嘴,就好了。”
  “我们这样做不会被朝廷记恨。”
  “天宝,未来你想要争夺天下,就要跟这些有造反勇气的人打理好关系,这样在未来一天你需要的时候,振臂一挥自然是群雄响应,你把造反的人都杀光了,难道要靠着自己一股力量对抗整个朝廷吗?”
  “王大哥,我明白了。”
  “天宝想想古往今来成大事者,都要有大格局,记住我告诉你着眼于天下,不计眼前得失,下去吧。”
  董天宝和慕容白向王奇施礼退出房间,天宝思索着王奇跟自己说的话,反思自己看到有人造反绪最近有些急躁。
  而一旁的慕容白看到董天宝对王奇言听计从,慕容白本以为王奇只是一个武功高强武林人士,没想到在董天宝心中对王奇建议如此看重,早知道这二人所谋甚大,而且以董天宝现在兵强马壮,想想王奇说的话,慕容白不由得背后激起一层细汗。
  【有这样奇人帮助,或许真的能成功也说不准。】走出王奇住的宅院,慕容白转头看了一眼。
  “不用看了,王大哥跟我们这些俗人不一样,或许只是因为我运气真的好,才王大哥看中吧。”董天宝一直都记得王奇不许自己和他在称自己是少林弟子,甚至连佛门弟子的名号都不行。
  天宝大概明白王奇的想法,就像是白莲教,因为本白莲教是受到元朝承认和奖掖才有了进一步发展,如果白莲教上下,严肃风纪,不盲目扩张,未必不能成为一家宗教信仰,可是盲目扩展后果是门内戒律松懈,宗派林立,根基不稳内斗严重。
  只是东拼西凑一些浅显教义来鼓动百姓,又是明王降世,又是弥勒佛下生,原来作为现代人王奇看这段历史只是感觉信息闭塞,百姓无知,但现在作为佛门弟子王奇看来,简直不知所谓,让佛门这个本是清修之地抹黑。
  不过这些叛军还有些利用价值,由慕容白接触,董天宝虽然也参加围剿,却也是只是做个样子,并且还用其他份以志同道合为由,资助了这些起义军民不少士兵替换下来的军械。
  有内鬼帮忙这些起义军闹的更欢实了!王奇手捻念珠在天下这盘大棋等待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