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寻亲


小说:情满沂蒙  作者:老妖妖妖妖
  诸葛婧文身子微微晃了一下,但她很快便镇静下来,面带微笑走向两人。
  “你们二位,不是专门来等我的吧?”诸葛婧文明知故问。
  “废什么话?苏牧,路我可给你带到了,人也给你找到了,没事我先走一步,你俩久别重逢,慢慢聊!”说罢,没敢看诸葛婧文一眼,苏艳红转身就要走。
  “回头给你算账!跑不了你!”苏艳红身后传来诸葛婧文故做爽朗的声音,没敢回头,苏艳红一溜烟儿地走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见见孩子!”苏牧深深的看着诸葛婧文。
  也许是天意吧,上个月苏牧陪着父亲去北京谈生意,晚上独自在酒吧消遣的时候,遇到了去北京培训学习的苏艳红。
  “一笔写不出两个苏字,看来咱们还真是有缘!”苏艳红不由得感慨道。
  苏牧忍不住询问诸葛婧文的近况,三年多没见了,不知道诸葛婧文过的怎么样?
  “你现在怎么样?毕业了?和对你家族有利的女人联姻了吗?”苏艳红不由得嘲讽道。
  “我去年毕业后,回到家族企业和我爸一起学做生意,苏艳红你说我早知道逃不开继承家业,我还上什么狗屁的研究生!上了研究生有个屁用!”苏牧借酒浇愁。
  “你说对了!年底我就要结婚了!女方家族势力比我家要厉害,人家直接跟我说了,有心上人了,让我随便安排自己的生活,只要不闹上八卦新闻,各自风流快活就好!这他妈是人过的日子吗?”
  苏艳红一声不吭的看着他,苏牧一杯又一杯的往下灌着,眼看就要烂醉如泥了。
  “你有女儿了!”苏艳红突然说道。
  “我才不稀罕什么女儿!我只想要和……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苏牧猛然间就醒了一半。
  回到上海,苏牧牵肠挂肚,一天都不能等,找了个借口就来到了沂蒙。
  “让我见见她!婧婧,我求求你了!”苏牧用手扳着诸葛婧文的肩,苦苦哀求。
  “婧婧!怎么不让客人回家坐坐?在马路上拉拉扯扯不好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吴凤秋站在了两人身后。
  诸葛婧文带着苏牧回到了家中,吴凤秋终于见到了仙米的爸爸,小伙子长得高大帅气,谈吐不凡,一看就是从大城市来的。
  吴凤秋知趣地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女儿和苏牧在客厅里谈话。
  “苏牧,我不想让你见她,其实并不是赌气,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当年我决定留下她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不管有多难,我都会把她好好的养大,这个和你没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呢?我是她的爸爸呀!”苏牧急了!
  “你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吗?能日日陪伴她,给她一个欢乐的童年吗?能在她生病的时候彻夜陪伴、在她过生日的时候带她去公园吗?”诸葛婧文冷冷的说道。
  “我……我不能!”苏牧低下了头。
  “既然不能,那你凭什么打扰她平静的生活?她现在生活的很好,有姥姥有舅舅有哥哥弟弟,唯独没有爸爸,你出现了一次,满足了你自私的愿望,可是你知道在她的余生里,会日日夜夜的盼望你,期待你的到来,直到一次次的失望甚至绝望,你给她带来的只有痛苦!”诸葛婧文平静的说着这些,像一个心如死灰的老妪。
  苏牧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是的,这个男人内心是如此的脆弱,既不能抵抗家族的安排,也不能左右诸葛婧文的坚持,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答应诸葛婧文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仙米的世界里。
  下午幼儿园放学的时候,是诸葛婧文去接的孩子,她一手领着祥瑞,一手领着仙米,苏牧藏在幼儿园的栅栏后,贪婪的看着女儿的身影越走越远,直到拐过弯去再也看不到。
  为了弥补歉疚,苏牧几乎是哀求诸葛婧文,以后能收下自己不定期打来的钱款,这是他唯一能为女儿做的事情,诸葛婧文答应了,前提是永远不要在家族里提及女儿的存在,她可不想让女儿卷入那些是是非非。
  吴凤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女儿充满了崇拜,以前她总觉得诸葛婧文还是个孩子,不明不白的当了妈妈,吴凤秋觉得女儿是糊糊涂涂的上当受骗了,时至今日她才知道女儿比她想象的更加坚强和有主见,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妈!今天的事情不许你告诉我两个嫂子!”诸葛婧文冷静的嘱咐吴凤秋,虽然她知道两个嫂子都不是那种搬弄是非的人,但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单纯是为仙米考虑,诸葛婧文也要做到谨慎行事。
  张燕躺在宽敞的席梦思上不想起床,自从搬了新家,她的心情就像广告上说的一样,“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上楼也有劲了!”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张燕感觉人生完满了!
  这个家张燕想了二十多年,自打记事开始,张燕的生活就在颠簸流离中度过,能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张燕知道婆婆心里不高兴,怕自己以后不回去照顾她,老了没人管,其实张燕买了三室一厅的房子,就是打算将婆婆一起接来居住的,但考虑到诸葛婧文还跟婆婆住在一起,浩然和仙米还需要婆婆照顾,所以暂时还不能将她老人家接来。
  “懒婆娘快起床!今天要来大货,我先去店里盯着,你赶紧带着祥瑞起床,然后把他送到妈那里,接着来店里,我怕一个人忙不过来!”诸葛振国已经做好了早餐,自己胡乱扒拉几口,匆匆的走了。
  “乖乖!起床喽!”张燕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接着伸手拍了拍祥瑞的小屁股,娘俩慢吞吞的起来吃了早饭,骑上自行车向吴凤秋家中而去。
  “妈!妈!你怎么样了?”还没进屋,张燕就听诸葛婧文大声的呼喊,出什么事了?
  张燕赶紧锁上自行车,领着祥瑞进了屋,“妈怎么了?”
  “腿疼的厉害!已经肿起来了,走不了路了!”诸葛婧文着急的看着吴凤秋,老太太疼的满脸是汗,“燕子,你别管我了,赶紧送祥瑞去幼儿园,一会儿人家关门了!”
  “妈!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操心孙子!大嫂,我已经给二哥打了电话,他请了假马上就过来!二嫂已经把浩然带走了,她现在可能把浩然送去姥姥家了!大嫂你要是没事在家帮着接送仙米,一会儿我和二哥带妈去看病!”诸葛婧文有条不紊的安排着。
  张燕只有点头的份,领着祥瑞和仙米朝幼儿园走去,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老人说病就病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