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上市计划


小说:执鞭之士  作者:凌无声
  银叶财行是做实体起家的,名下的实体企业是其金融能够立足的基础;与草草创立的新城食品不同,花七牙膏是一个有着近二十年历史的知名品牌,早在许哲读小学的时候这个品牌就已能够在梅地亚大楼竞标。
  时过境迁,恍眼十数年过去了,昔日风光无限的品牌在新兴品牌的挤压下市场规模不断收缩,在牙膏行业沦落成了一个二流品牌;去年银叶花费重资收购花七,之后又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和财力,在一年的时间是这个品牌又焕发了生机,但这个品牌对银叶到底有什么意义许哲却是不明白。
  最大的意义大概是让银叶财行看起来不那么像没有根基的空中楼阁吧,他暗暗想道。
  许哲知道陈东辉所谓熟悉这个品牌不是叫他去生产车间看工厂的流水线,也不是看原材料之类的东西,那些是车间主任的事,他要看的是花七牙膏的销售量,销售额,市占率等各项指标,各项数据心里都要有数。
  他找胡眉要了花七牙膏负责人的号码,请他发几份文件过来;听说是产品部的人,花七牙膏的负责人与行政部周依依核对了身份后就安排秘书与许哲对接,把他需要的文件资料一一通过邮件的形势发送给他,许哲点开邮箱里的文件,当看到有招募计划书的时候心里就有了一些眉目。
  “周游,公司要把花七做上市,是吗?”,
  知道这一类的消息周游最是灵通,许哲端着茶杯晃晃悠悠来到周游的办公室;两人虽是在门店轮值,但周游在公司一向自由,工作时间也没有人约束他。
  周游道:“许哥,你已经知道啦?”,
  “我看到了招募计划书,去年的版本,就是说去年收购的时候公司就已经有相关的计划了,我早该想到的,公司花重资收购花七,又投入了这么多的资源,目的不是要拯救一个沦为二流的牙膏品牌,而是要把它做上市;上市后如果运营得当,公司的市值可以扩大很多倍,有了市场估值再募集资金也会更容易,这是结合了实体和金融的玩法”,
  周游笑道:“一个招募计划书就能想到这么多,可能是对的吧,不过我无法帮你印证,只知道公司想要把花七做上市是真的;估计的话这个上市的项目会有你的一份”,
  “许哥,你可要抓住机会,接手上市项目的机会可不常有;陈叔能够坐上总监的位置就是因为在新城食品上市的项目中一战成名的,花七的盘子比新城食品大得多,搞得好了负责人得道,参与项目的人也能跟着鸡犬升天”,
  “但愿吧......”,
  有新城食品拉升股票的隐忧在前,许哲现在对于公司的项目并不十分放心,不过要是有经手上市项目的机会他也不会错过,对一名产品经理来说,参与一个上市的项目就是他混迹于金融圈最大的资本,无论是在本公司的升职还是跳槽去其他公司,这都是一个很大的筹码。
  年初,股市没有什么波动,许哲手里的几个账户都十分稳定,到了月末的时候该收取账户管理费的时候他给客户一一做了回访,因为账户都在盈利,所以回访的过程十分顺利。
  ruisa的账户他刚接手还不超过半个月,但却是花费心思最多的,给ruisa回访的时候他也先酝酿了一番,向她讲解的时候把晦涩艰深的专业词汇都做了修改。
  “于总,开年后股市很平稳,基金与股市大盘是息息相关的,所以表现的很平稳,这个月的收益比上个月增加了0.02个百分点,下个月预计会有一定的波动,但我会尽力保持稳定”,
  他对ruisa的称呼也改了,以前是直呼其名,陈东辉叫她“于小姐”,但现在以她的身份只能叫她“于总”,
  ruisa笑道:“账户我昨天看过了,许老师做的很好,交给你打理我很放心”,
  当初账户转移的时候陈东辉评价许哲“业务能力卓越,性格偏内向,但稳重可靠”,这很符合ruisa选取产品经理的标准,现在看来陈东辉对他的评价大体不差。
  “许老师,下周有空吗?家里有个宴会,想请你参加”,
  与许哲聊了几句她旋即转到下周的家宴上来,佟宇浩和她都不是本地人,但生意的触角要伸到这里就难免要先把人脉给铺开来,佟宇浩不定期会在家里举行宴会,邀请他生意场上的朋友到家里做客,除了与他有合作关系的几名老板外圈内一些有名的实业家,操盘手,评论师及产品经理也都在邀请的范围之内,这一次的宴会许哲和侯永顺都在邀请的名单里。
  对于ruisa突然伸出的橄榄枝许哲有些意外,却也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具有商业性质的宴会,当下并没有推辞,道:“下周什么时候?”,
  “周二,许老师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安排车接你”,
  “方便,到时少不得打扰你”,
  宴会的邀请本是好意,再让她安排车来接就太托大了,许哲向来知道进退。
  ruisa笑道:“那,下周见”,
  ......
  在电脑前跳了一支热舞后蔡小芬又坐到屏幕前来,正了正嘴边的话筒,以甜美的声音恢复着网友的示好。
  金辉倒闭后整个贵金属行业都在走下坡路,蔡小芬在这个行业浸淫了好几年,专业知识全部都在这个上面,当行业寒冬来临时她也面临着择业上的困境;去年的股市牛市里她和庞超一样自恃专业,投了一笔钱进去,而结果也和庞超一样亏得血本无归;出去找工作也不顺利,由于手下没有人,没有哪个公司愿意她空降进来做经理,时下正值直播行业兴起,她思衬着自己也有几分姿色,年龄也还不算大,何不从事这个门槛低,上限却高的新行业?于是便网购了摄像头,卖和美颜神器做起了主播,熟料这个行业看似自由,其中压力却比其他职业更大,想要出头更是难上加难,每天应对着那些精虫上脑的臭屌丝让她烦不胜烦,却又不得不笑脸相对。
  正唱间敲门声响起,蔡小芬匆忙唱完一曲,听敲门声不断她才摘下耳麦道:“来啦,别敲了”,
  理了理头发,正了正自己的衣服,她小跑过去开门,门打开后脸上却不禁愕然。
  “额...孙总,小庞...是你们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