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第二篇


小说: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作者:爸爸无敌

  “爬过山吗?”
  陈牧又问。
  他现在就想赶紧找到圣人墓,以免夜长梦多。
  所以,乔格里峰是得尽快去一趟了,就算不能一次就找到地儿,他也想先过去看看情况。
  “爬山?嗯,额当然爬过,额可是爬山的一把好手。”
  小武用力的点点头,脸上透射出自信的光芒。
  陈牧充满期待的看着他,问道:“你都爬过哪些山?”
  小武想了想,回答:“额到你们公司来之前,还爬过X市中心公园的小奚山呢。”
  “小奚山?”
  陈牧不想说话了,只想揍人。
  小奚山也算山吗?
  那就是一公园里人造的一座小山头,当初陈牧爸妈还在的时候,领他到中心公园玩过,爬上那座小奚山都不用十五分钟。
  亏得这瓜皮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爬山的一把好手,真心让人无语。
  小武抬头看了一眼自家老板,留意到老板脸上的怨怼之色,他大概也觉得自己的回答有点不靠谱,就又说:“以前在特*警*队的时候,还去过北面的山里抓劫匪,不过都是坐车过去了,爬山的时候很少,大多时候是在山林里追击。
  老板,你知道那些劫匪吗,特别喜欢钻林子,他们懂一点野外生存的技巧,觉得只要钻进去了,额们就抓不到他们了。
  可其实不是这样的,额们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在林子里更容易找到他们的痕迹。
  除非是在下雪的时候,他们事先找好地方藏起来,否则根本逃不掉……”
  陈牧觉得自己就不应该和这货聊这个话题,这货聊着聊着自己就把话题带偏了,滔滔不绝。
  “老板,有些山洞藏得特别隐秘,平常人根本发现不了,就这个,额们都要专门接受了两天多的培训,学习怎么辨别这些山洞,学习怎么看山体的岩石的走向……”
  听着听着,陈牧突然心中一动,打岔问了一句:“那你给我说说,在这山上要怎么辨认隐秘的山洞?”
  想到要去乔格里峰找那圣人墓,入口肯定会在非常隐秘的地方,否则每年那么多人去登山,早就有人发现了。
  听见这话痨自己说起辨别隐秘山洞的事情,陈牧忍不住就想打听打听,好好学习。
  “一般来说,除开人工开凿的洞穴,一般的山洞大体分为溶洞和冰洞两种……”
  “溶洞,是水对可溶性岩石进行以化学溶蚀作用为主……”
  “冰洞,是冰川溶岩的现象……夏天的时候,冰川经常处于消融状态……”
  看起来,这瓜皮当初在特*警*队里还是挺用心学习的,这时候瞬间化身洞穴专家,一点都不怯场。
  陈牧虽然非常认真的听讲了,可还是很多东西听不太懂,所以要反复提问,瓜皮一一解释了以后,好奇的问:“老板,好多东西在初中时候的地理课上都学过的,这些洞穴方面的东西你真的一点概念都没有吗?”
  正经人谁会去学那么多关于洞穴之类的东西啊?
  陈牧轻咳了一声,回道:“我上学的时候,属于动手能力比较强的那种学生,书本上的东西反而没太注意学。”
  微微一顿,他继续不耻下问:“嗯,你继续说,冰川消融分为冰下消融、冰内消融和冰面消融,冰内消融会出现岩溶现象,所以就会形成冰漏斗、冰洞和冰隧道,对不对?那具体应该怎么样才能知道冰层下面有没有岩洞呢?”
  “对,没错,有些东西必须和实践结合……”
  ……
  这么一教一学,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陈牧感觉收获良多,这才叫来服务员,准备结账走人。
  这时候正好是饭店时间,饭馆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陈牧和小武占着桌子死赖不走,人家老板着急得跟什么似的,连续把女服务员派过来好几次,问他们“还需要点些什么”,想要暗示他们如果吃完了就赶紧走,可是每一次都被陈牧挥手打发掉了。
  所以,陈牧过去埋单的时候,人家老板看他的眼神无比幽怨,脸拉得特别长。
  结账的人却完全没有一点惹人厌的自觉,看了一眼那张单子后,问道:“能要发票吗?”
  发票……
  老板眉头一挑:“当然可以。”
  然后很快拿出发票,扔到客人面前,脸色木然的说:“请您收好,先生。”
  “好,谢谢!”
  陈牧看了老板一眼,很友善的提点道:“现在提倡微笑服务,以后多笑一笑……嗯,如果你不习惯,多自己练习一下。”
  说完,他领着小武晃悠悠的走出了饭馆大门。
  老板看着这两人的背影,突然轻叹一口气,喃喃道:“现在做生意……真是太难了!”
  回到酒店。
  陈牧继续翻译笔记本里的内容。
  今天,他算是豁出去了。
  为了追更,他连续打开了将近十个翻译网站,注册并成为付费会员,不断翻译笔记上的字词。
  这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他决定翻译好第二篇后,以后要定一个标准,每天最多翻译五十个字词,再多也不能超过这个数字,这样才不容易被这些网站获取到他所翻译的内容。
  一直努力到了凌晨一点多,总算又把一篇笔记翻译了出来,成功完成的那一刻,简直让他感动得热泪盈眶。
  唉,当初上高中的时候要是能这么努力学习,水木和京大早就考进去了,应城大学根本不可能把他这样的人才收入囊中。
  进洗手间沐浴更衣以后,舒舒服服的回到床上,陈牧一手拿着笔记本,一手拿着记录了那些字词翻译的纸张,很艰难的“阅读”起来。
  “山洞外面的暴风雪太大了,我没办法离开,只能躲在洞口前面能挡风的地方,等待着暴风雪过去。
  我的口袋里,只有一块巧克力,和一块青稞饼,我把巧克力吃下去,并没能让饥饿远离,只能一点一点的吃着干涩难咽的青稞饼。
  这是藏地人的食物,传说来自于天神的赐予,吃完以后我好像感觉好了一点,或许得到神灵的祝福,谁知道呢。”
  这一个晚上,我的神智一直处于恍惚迷糊的状态,因为我不敢沉睡,那个东西大概仍然在山洞的某个角落,静静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它会不会突然从黑暗中冲出来,把我杀死。
  可是身体的伤势让我疼痛不堪,我太疲惫了,完全没有办法控制着让自己保持清醒,所以我终于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刺骨的寒冷把我冻醒,我感觉自己好像躺在冰窖里,该死,我居然发烧了。
  暴风雪小了一点,我必须尽快下山,否则我会因为肺水肿或者脑水肿死在这里的。
  值得庆幸,攀山的绳索和装备还在洞口,不知道哈勒有没有逃出去,我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那个东西太可怕,我要立即回去向领袖和将军报告,让他们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如果哈勒没能逃出去,至少有人把消息带回去,这个世界的真相不应该被这么埋没了。”
  这一篇笔记到了这里,又没了。
  陈牧感觉自己还没看够,就没了,这特别烦人,之前努力翻译了那么久,一下子就全看完了,这可真是让人郁闷。
  怪不得以前看网络小说,那些作者老说什么写文几小时,读者只需要几分钟就看完,这一次他算是真真切切的体验了一把。
  躺在床上,陈牧回想了一下第二篇笔记的内容,其实字数虽然比第一篇更多,可其实实质的信息却比第一篇少。
  只有一点可以肯定,笔记里所说的山洞,在一座大雪山上。
  而且应该高度不低,否则不需要绳索和装备。
  现在陈牧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这本笔记属于**嘚国派来的人。
  “领袖”和“将军”之类的称谓,他之前在网上查了一下,只有在那个年代的嘚国才有。
  这个人逃出去了……
  最后却死在了白骆驼的坟墓里……
  为什么?
  他没离开夏国吗?
  陈牧真的很好奇,不过他更好奇的是这座雪山究竟是不是乔格里峰,还有就是山洞里的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
  “世界的真相么?”
  陈牧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了一句。
  笔记里全是疑团,让他对解密的兴趣大大增加。
  看来——
  要更努力翻译才行了。
  心里思索着笔记本的内容,不知不觉的,他也慢慢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被一个电话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