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4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


小说:超级兵王  作者:步千帆
推荐阅读:都市兵王 特种兵王 超级兵王在都市 最强兵王 绝世高手在都市 
  “小兄弟,第二的位置不考虑一下?”岳华又礼貌的问道。
  叶谦真是受到了格外的关注,这些人见他扮猪吃了老虎,果真警惕了起来。
  心里腹诽着,叶谦却也知道,如果此时他再拒绝,定然会引起多人忌惮,估计又有一架要打。
  本来真的打起来他也并不是太过惧怕。
  虽然天行宗人数众多,且各个实力不俗,但他的底牌却也不少,足以让他们喝一壶了。
  可惜在这第三层不知究竟怎么回事,竟然没办法用自己的真正力量。
  该死的星海宗,选个宗主在第二层试炼灵魂和定力就算了,非得还要在第三层试炼其肉身素质、技巧。
  叶谦看了看差不多走了四分之一距离的叶明,终是微笑着点头同意。
  “既如此,却之不恭了。”
  叶谦将刀系在腰间,缓缓的摸索过去。
  好在他平衡力不差,将脚上的力道控制的不多不少亦不偏不倚。
  即便在光滑的凸石上也算能平稳的走过去。
  身子贴在塔壁上,裸露出的双手感受着其上冰冷的温度,这让他稍稍心安。
  至少,这证明了他的脚下还有敦实的支撑点。
  在他后面,其他人也慢慢地摸索过来。
  叶谦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
  后面的人,尤其是天行宗的高手,一个个都像丑陋的水蛭,拼命吸附着塔身,好似要吸干高塔的血液。
  尤其是那些实力稍弱的散修,面对着塔壁,就像多年未见的情人一样,贪恋着她的每一寸肌肤,要榨取情人身上所有的精力。
  整齐划一的队伍,甚至连步伐都颇为一致。
  前面的人一步,后面的人便紧紧跟随,好似训练极好的默契度非常高的舞队。
  不过其中有个人却比较另类——由于岳阳腿短胳膊长,每一块凸石的距离又比较远,所以他就做起了长臂猿,依靠着长胳膊的优势,攀爬起来。
  “卧槽,这也行?”叶谦的脑子里划过这样的念头。
  不过不管如何,每个人都各显神通,稳步的过着死亡深渊。
  可能时间过得还很短,要么就是两岸间的距离出乎意料的远。
  叶谦感觉过了很久的时间,但面前看似几步之遥的对崖,却没有临近的感觉。
  而他转过头来,却发现后面的距离看起来也一样。
  原来才走了一半的距离。
  “望山跑死马……”
  此刻的叶谦,真是深切的体会到了这句俗语的含义。
  “好在没有出现什么意外,路再绵长,也终有尽头。”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嘛。
  就在叶谦刚微微放宽了一点儿心的时候,脚下突然感到一丝松动,下一刻,脆弱的凸石迸然碎裂!
  一脚踩空,叶谦来不及收脚,惯性使他整个人向下摔去!
  下面,便是万丈悬崖!
  慌乱之际,叶谦双手摆动,胡乱的抓东西,好在临近处,另外一个凸起的石头还比较结实。
  叶谦用力抓着那块光滑的石块,感觉由于身体在引力的召唤中向下拉扯,手也不听使唤的往外滑出。
  “该死!”叶谦努力让自己保持着不下坠,拼命在心里说着“抓紧、抓住”,但终究是无济于事!
  拼命咬着牙,可惜手终于还是被光滑的石块抛弃。
  叶谦整个人朝下坠落,瞬间被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满场寂然。
  谁能想到,一个能够轻易击杀窥道境境九重强者的人,竟如此轻易陨落在试炼高塔之中。
  “这家伙,也太不小心了!”岳华惊悸不安起来,“不过,这也是对我们的一个警示,接下来的路,我们也要加倍小心了。若不然,说不定下一个坠入深渊的就是我们。”
  众人沉默的点了点头,看着脚下的虚无,似乎是大地张着他的血盆大口,等待着吞噬大意的猎物。
  “不过,他也不像那种会大意的人啊?”
  像长臂猿一样攀爬的岳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仍然保持着匀速前进。
  他不敢停留,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他总会产生自己的手也在从石块上脱落的错觉。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岳阳的话,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
  岳华看了看一直走在最前面的叶明,后者似乎对于叶谦的失手并不关心,头也不回,兀自优雅地挪动着。
  “原来是他搞的鬼!”他低声喊道。
  “什么?”岳阳不明其意。
  “没什么。”岳华没有声张,害怕如果叶明发现自己的举动被发现之后,再没有顾忌,将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给动手脚。
  那样的话,他们无路可走,只有哭的份了。
  所幸的是,叶明似乎也只是针对叶谦一个人而已,对于天行宗还是颇为忌惮的。
  毕竟一个散修,杀了也就杀了,后面不会有谁报仇,即便报仇也不会有太多人。
  但宗门就不一样,一旦触碰了他们的利益,或者不给他们面子,那等着叶明的,便是一个宗门的力量!
  大的宗门,还是颇为顾及颜面的,因为那是他们混迹江湖的重要根本。
  如果宗门不能保护他们的弟子,那就吸引不了别人加入门派。
  如果没有这些新鲜血液的输入,即便没有像星海宗一样被跨界大能瞬间毁灭,那这个门派距离覆灭也不会太远了。
  所以叶明若真如此做了,即便他能逃跑躲藏一时,也会被无休无止的追杀,直至死亡。
  行走诸天万界,除了最重要的实力,就是懂得审时度势。
  哪个可以招惹,哪个不可招惹,都是要在心中明明白白的。
  当众人安全的踏在对崖的地上,悬着的心方才终于安下来。
  “鬼地方,终于不用提心吊胆了!”有些人感叹道,“从未如此想念过大地。”
  “脚下敦实的感觉真好。”岳阳也说,他吊了那么久,一直双脚悬空,格外不舒服。
  “只少了一个窥道境境八重的人,损失不算太大。”岳华清点了人数后说道,“我们也算同舟共济过了,希望接下来能够真正的相互扶持。”
  “哈哈,放心。”
  “我们去下一层吧。”
  看着众人高昂的精神,岳华也满意的笑了笑。
  他看向站在崖边的叶明,后者背着手,正在盯着虚无的深渊,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叶阁下有心事?”岳华走过去,悄声问道。
  叶明转过头,报以神秘的哂笑,说道:“不过是步入中年的人生感叹罢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自是最好。”岳华幽幽地说道,“希望不是思考整死下一个人才好。”
  叶明心头掠过一丝惊异,脸上却没有异动,他说道:“当然不是,叶谦的事情,不过是一场意外罢了,应该不会再发生了。”
  “如此自然最好,若是我的人出现这样的‘意外’,天行宗会以非常热烈的方式问候你。”
  岳华撂下话,便径直走到众人之前,引领着剩余的人踏入通往第四层的阶梯。
  ……
  肌肉似乎有撕裂的感觉,胳膊隐隐作痛。
  不过这让叶谦松了口气,至少还活着。
  在急速坠落的过程中,叶谦的脑袋格外的清明,他想起坠落之前的一切情形——
  位于身后的人,脸上惊讶的表情;岳阳逗比的用长臂猿的攀爬方式,不敢停下;前两层一直警惕,不愿当做前锋的叶明,这次很轻易的就同意先行;他前进时的背影……
  在他落下时,那一刻的回眸,被清晰地呈现在他的脑海里。
  叶明的眼神里,有一抹得意,还有一丝杀气!
  原来如此,叶谦总算是明白了。
  坠落的过程中,他什么都懂了,原来这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一个蓄意谋杀!
  “看来,我展现出的实力让他感到了不安,所以见我孤身一人,便想着杀之以除后患吗?”叶谦心想,“如此害怕我?连正面对战的勇气都没有,而强者缺乏勇气,又如何冲击更高的境界?”
  “不过,这笔账我终究要讨回的。”叶谦握着刀柄,恨恨地想。
  他现在整个人都吊在半空中。
  道兵化生刀凭空出现在手中,叶谦狠狠地一刀扎进塔壁。
  身体骤然停止下坠,巨大的冲击力让他肌肉拉伤,不过好在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幸好墙壁不是太过坚硬,若不然这次真的死定了。”
  叶谦看着脚下的虚无,不知道到底还有多远的距离。
  他抬头看了看,上面亦看不到距离。
  “一个已知,一个未知,探险家会选择后者,但我还等着闯关和复仇……保险起见,那就继续往上吧。”叶谦打定了念头以后,便开始了行动。
  塔壁下面较之上面,还算粗糙一些,尽管缝隙不大。
  对于叶谦来说,砖石间能够让手用上力气,便已足够。
  不过,这下方的砖石似乎因为成年累月,已干燥风化,砖石容易松动,因此爬的时候叶谦并不太敢把全部重心放在上面。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利用手中的刀。
  因此叶谦总是在攀爬往上一些,需要把刀换地方的时候,才将手指嵌进砖石的缝隙来保证自己不会再次坠落下去。
  不知爬了多久,只知道上面的砖石变得比较牢固了,叶谦心里才清楚又到了一节新的地方。
  好在砖石牢固是牢固,但缝隙还能够放得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