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驱虎吞狼


小说:末世武尊  作者:墨宗颖
  斥候老老实实的回答,“三百公里。”
  夏现龙怒斥道:“为什么都这么近了,才得到消息?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斥候低着头,不敢答话。
  马克西姆会卷土重来,早在夏现龙的预料之内。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马克西姆的速度会这么快!他得到消息时,马克西姆的两万多大军,距离杜尚特只有三百公里的。
  这个距离急行军的话,最多三天就能到达。然后再休整一天,第五天就可以在杜尚特外列阵将进攻了。
  五天时间,够夏现龙干什么?再去喀什尔招募修行者?连去的时间都不够。就算王小天肯出马,以最快的速度招募。问题是,招募的修行者赶过来,黄花菜都凉透了。
  再退一步说,即便能招募到了,修行者们也能赶的过来了,他也没那么多钱支付酬劳。
  打仗绝对是最烧钱的行为,没有之一。上一场仗,已经把埃米尔留下的家底子,烧的差不多了。原指望能保持正常通商,他好多赚点钱,谁知道计划没有变化快。
  怎么办?夏现龙开始头疼。他来不及多想,立刻让侍卫把王小天和鲁慕亮找来。一人智短,三人智长。也许他们两个能有应对的办法。
  王小天和鲁慕亮来到后,夏现龙简单说了一下情况。然后,他求助的望着王小天和鲁慕亮,道:“你们两位是我的左膀右臂,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眼前的局面,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鲁慕亮看了一眼王小天。见他不说话,鲁慕亮也把嘴紧紧闭上了。
  眼下的情况很明显,最多一个星期,马克西姆的大军,就能来到杜尚特。而迦南联邦边境上,大批集结的军队,很明显是大王子派来的。他们赶到杜尚特,至少也得一个月。
  也就是说,就算大王子的军队,与马克西姆的军队势如水火,见面就掐。那也得等一个月后,才会出现这种局面。
  问题是,他们怎么能在马克西姆两万大军的围困下,守住杜尚特一个月?马克西姆上次已经吃过大亏了,这次肯定会集中力量猛攻杜尚特。以杜尚特现有的条件和兵力,能支撑一周就谢天谢谢了。
  夏现龙见鲁慕亮向他使眼色,让他直接问王小天。他立刻一脸诚恳的盯着王小天,问道:“小天,你说,到底有什么办法没有?”
  王小天想了想,道:“办法也不是没有。最简单的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夏现龙一愣,“你让我丢下杜尚特?”
  王小天面无表情的点头。
  夏现龙立刻急了,“那怎么可能!?为了守住杜尚特,我花了多少钱?费了多大的力气?就这样放弃了,以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王小天叹了口气,道:“很多人不愿意,舍弃某个东西或某个人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多爱这个东西或这个人,而是因为他在这个东西或这个人身上,投入了太多,成本太高,舍弃的话等于割他的肉、剔他的骨。所以,他才不舍得。”
  “但是,仔细想想的话,继续持有的成本,难道就不高了吗?现在舍弃都等于割了一大块肉了,日后再舍弃,岂不是连命都要搭进去?是肉重要,还是命重要?”
  “旧纪元有个伟大的军事家,曾经在‘是丢弃根据地做转移,还是死守根据地与敌人硬拼’,这个非常困难的选择面前,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现在咱们遇到的状况,与那时候非常相似。杜尚特是一座不会长出腿来的城市,无论有没有我们,它始终都在这里。我们暂且撤离到安全的地方。马克西姆来到,占据的是一座空城。他的屁股还没捂热,大王子的军队就过来了。你说,这两边的人,会在一起开篝火晚会,把酒言欢吗?”
  夏现龙道:“开什么玩笑?还开篝火晚会,他们不把脑浆打出来,就算是顾念兄弟情分了。”
  鲁慕亮笑道:“王团长的计划,实在太高明了。咱们撤了,看他们弟兄两个往死里掐。等他们两败俱伤了,咱们再来捡便宜。这办法真是妙啊。”
  王小天笑笑没说话。其实,他心里很清楚,鲁慕亮也想到这个办法了,只是他所处位置的原因,没办法说。
  如果从鲁慕亮口中,说出刚才王小天的那番话,夏现龙首先想到的,并不是鲁慕亮多么足智多谋,而是会先入为主的认为他胆怯,不敢跟敌人硬碰硬。
  而王小天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就算他说撤离,夏现龙也不会怀疑他是胆怯。因为王小天的实力,比夏现龙强多了。虽然年纪轻轻,但打的硬仗却数不胜数。谁敢说王小天胆怯,那简直是自取其辱。
  所以,同样的策略,不同的人说出来,效果肯定不一样。这也是鲁慕亮聪明的地方。
  夏现龙还是不甘心。他又问道:“除了撤离,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吗?”
  王小天道:“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自己带上枷锁,前往马克西姆面前求降。也许他当时心情一舒畅,能饶你一命。”
  夏现龙神色坚决的道:“我就是战死,也绝不投降。”
  王小天一摊手,“那就没别的路了。唯有死战到底。”他突然话锋一转,“问题是,你是城主,愿意为了杜尚特死战到底。我们,还有那些协助守城的修行者们,凭什么跟着你,与马克图姆死磕到底?”
  听到这句话,夏现龙整个人顿时垮下来了。他瘫坐在椅子上,目光怔怔地望着前面的地面。
  招募来的修行者,人家是冲着赚钱来的。风险要和报酬成正比,是一条重要的因素。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钱要有命赚,还得有命花。
  明知道是必死无疑,还要拉着人家一块留下,人家会那么傻吗?恐怕知道这个消息,人家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夏现龙狠狠打一顿吧?
  看到夏现龙精神颓废的样子,鲁慕亮安慰道:“城主,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暂时离开杜尚特,等迦南人两败俱伤,咱们再回来,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夏现龙虽然一贯突破下限,但却不糊涂。他对形势的认识和把握,一直很清醒很准确。所以,他只颓废了片刻,便打起精神,站起来,一脸决绝地道:“好!就依你们说的办。咱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我倒要看看,没了咱们这个小目标,他们哥俩,会不会人脑子打成狗脑子。”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咱们离开杜尚特去哪?难道回东楚国吗?如果要留在杜尚特附近的话,咱们那么多人,也没地方可藏啊。”
  鲁慕亮听了,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
  王小天望了一眼鲁慕亮,微笑着道:“谁说没地方?”
  夏现龙大喜,立刻问道:“去哪里?”
  王小天没有直接回答夏现龙,而是继续望着鲁慕亮,问道:“鲁参谋长,我记得在喀什尔,你们接受协助守城的悬赏前,本来有别的计划?”
  鲁慕亮点点头,道:“没错。当时,我们计划着去天街墟,把那帮盘踞在哪里的恶徒都赶走。”
  夏现龙一愣。天街墟他知道。但他并不知道,天街墟被什么恶徒盘踞的事。
  王小天问道:“那你可知道,此事是谁策划,谁组织实施?”
  鲁慕亮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这事,是卑职我和舍弟两人策划组织的。只是,因为我们联系的大部分修行者,都接了协助城主守城的悬赏,所以这个计划一直没实施。”
  王小天点点头,“现在,这个计划可以实施了。”
  鲁慕亮惊讶地望着王小天。
  王小天笑道:“你看,此前忙着守城,把计划耽搁了,现在正好不用守城,不如趁机把天街墟拿下来。这样,我们那么多人,也就有了落脚点。薅草打兔子,两不耽误,你觉得如何?”
  夏现龙兴奋的拍手,“妙啊!”
  相比于夏现龙的兴奋,鲁慕亮却很平静,他望着王小天,问道:“团长有什么长远的计划吗?”
  王小天反问道:“你们原来怎么计划的?”
  鲁慕亮挠了挠头,道:“原来,我们打算先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散修也不是好欺负的,让他们收敛一些。现在,再这样做的话,似乎太亏了些。”
  鲁慕亮弟兄,能纠结那么多修行者,共同对抗黑蚂蚁,除了黑蚂蚁吃相太难看外,更有不少利益驱动的因素。比如,攻下天街墟后,与黑市大量交易,以获取利益等等。
  但是,在他们原来的计划里,他们只想做在黑蚂蚁卷土重来前,赚一波就走。并没有想过长久控制天街墟。主要原因是实力不行。
  据鲁慕亮调查,黑蚂蚁的实力非常强大,至少有一名原力大师。原力成师更是数不过来。他们纠结一帮修行者,能趁黑蚂蚁没防备时搞突袭,占据天街墟。一旦黑蚂蚁反应过来,调兵遣将包围天街墟,他们这群乌合之众,肯定不是对手。
  但是,如果夏现龙和王小天,也参与进来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首先,从实力上来说,夏现龙是一城之主。当然,这个城主之位还不太稳固。但实力也不容小觑。王小天更是能与六级高阶原力的马克西姆,打成平手,实力深不可测。
  其次,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杜尚特这个地盘。虽然,他们马上就要放弃这座城市,但鲁慕亮相信,很快他们就回夺回来。
  一座城市,一群实力强大的修行者,再加上一个黑市的入口,能发生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鲁慕亮也没有把握。但他相信,肯定会比自己原来的计划要精彩百倍。
  鲁慕亮只是单纯对王小天、夏现龙有自信。如果他知道,王小天曾经敲诈了黑蚂蚁的老板马义五千万,不知道他会不会惊掉自己的下巴?
  王小天自然也听出了,鲁慕亮话中的意思。他思忖了片刻,问道:“鲁参谋长,如果让你守天街墟,不让黑蚂蚁夺了去,你需要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