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④0章,另有蹊跷


小说:以契为证  作者:上善又水
  以契为证前传:莫家今昔第④0章,另有蹊跷剑心说着不出来,但感受到问橙是真的心急了,种种证据也表明莫佳佳是真的丢了,他这才从青铜剑内飘了出来,面朝小区闭目凝神,每栋楼都感受一下有没有莫佳佳的气息。
  “右边数第三栋楼,二层东户,他们在的位置是……卧室?”
  剑心感觉到他们的位置在卧室,甚至还隐约感受到莫佳佳身上的衣服有变化,警觉的睁眼,一把抢过问橙手中的青铜剑,根本没等问橙自己已经先一步冲了出去。
  “什么情况?谁在卧室?莫佳佳和绑匪吗?在卧室?啊?他们在卧室?完了,莫佳佳要真有点三长两短我得内疚一辈子!”
  问橙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们在的地方不对,马上跟了上去去追剑心。
  一人一剑灵一分钟都没用了直接跑到葛翔家楼下,问橙想去敲门,剑心拽着问橙后退几步,借力快跑轻松跃上卧室外的阳台。
  隔间门锁着剑心将青铜剑递给问橙,握住问橙的手对着门就劈了过去。
  隔间门被劈开,葛翔吓了一跳,脖子上还挂着相机将莫佳佳护在了身后。
  “你是谁!哪里来的?要干什么?”
  葛翔他就是个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剑心,只看到问橙手握青铜剑破门而入表情非常生气。
  “我是谁?我是她侄女!我今天非要教训一下你这个跟踪狂!绑架犯!神经病!”
  问橙看到莫佳佳身上穿着套婚纱,以为葛翔是在强迫莫佳佳做她不愿意的事,已经气到想骂街了,发现他根本看不到剑心后,想也没想就用手握住了剑刃,直接放御剑心出来。
  御剑心附身问橙后愣了三秒阅读问橙记忆,随后抬脚就踹,葛翔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御剑心打成猪头,躺在地上吐血。
  “啧啧,墙上这照片拍的真好,他是真的爱你爱到入骨了,连你打哈欠的样子都这么漂亮,哈哈……这居然还有张扣鼻屎的!表情绝了!”
  御剑心从问橙的记忆里知道他是普通人,根本没用青铜剑,纯拳打脚踢让他长个记性,打完后才发现整个卧室的四面墙上,甚至天花板上,全是莫佳佳的照片,各种造型,各种妆容,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没拍到的,连御剑心都佩服他爱的如此病态痴狂。
  “你看清楚再说话,下巴眼角上那是啥!那是我吗?你仔细看看!连你都分辨不出我和邢音,他又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这里至少有一半全是邢音。”
  莫佳佳亲眼看到问橙划破的手,知道此时操纵问橙身体的是御剑心,立马暴躁的呵斥他眼瞎。
  “是你,这屋里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你,那个假货比你高,下巴也比你尖,鼻骨也是垫的,完全就是张网红脸,我能一眼看穿那个是你点痣装的她,那个又是她故意模仿的你!我可是追了你五年的,我的柜子里全是你的音频录像,每一帧我都会盯着看很久,你的脸早就深深的刻入我的记忆里了……”
  葛翔躺在地上动一下都费劲了,但在听到莫佳佳质疑照片的时候还要努力撑起身子,表达着自己对莫佳佳的‘爱’。
  “呵,都这么喜欢了,还会绑错人,你的爱可真是敷衍!”
  御剑心听到了警笛声,打断葛翔的表白又给他补了一脚,嘲笑着他曾经绑错人。
  “那不是我绑的,是我付了二十万,公网替我绑的!我只需要签个契约把魂魄抵押给他们,再付出二十万的活动费,他们根据我填写的人名,第二天就把人绑来了,我唯一的错误就是把名字写成了兔加兔酱,我虽然知道有两个兔加兔酱,但他们不知道,如果一开始绑的就是真的,我和兔加兔酱早就结婚了!”
  葛翔不愿意承认自己绑错了人,那是对兔加兔酱爱的背叛,这一切都是公网造成的,自己也是受害者,为了在莫佳佳面前表现出自己是真的爱她,那怕动一下都会全身痛到流泪的他,依然要梗着脖子强撑住身体,拼劲全力解释着自己的无辜。
  “呵……垃圾就是垃圾,连自己错那了都没发现,单就这屋内的东西摆设就能看出你家境很好,想追她砸钱见真人送礼物,从零开始慢慢培养感情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走极端去绑架?
  公网背后是魔族势力,你把魂魄卖给他们还赔上二十万,你知道你死后会面对什么吗?永生永世只能做魔的傀儡兵!不能转世没有意识,一旦打起来先让你当炮灰从这世上永远消失。”
  御剑心最瞧不起这种自己都没有去努力过,以出卖自己为代价获得短期利益的傻子,千年来魔族始终没有被消灭干净,就是因为他们能轻松的放大人心中的那点恶,让人心甘情愿的做魔迷失自己。
  站在魔的角度去看,他们又只是给人留下了一个潘多拉魔盒,真正打开盒子变成魔的还是人自己的恶念贪欲,他们很多都不相信自己会无休止的堕落,但等他们想回头的时候已经成了魔兵,再也没有机会回去了。
  “魔?魔是什么?”
  葛翔根本听不懂御剑心的话,他听不明白面前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面前的人根本不是兔加兔酱的侄女,她就是个神经病,真的让她带走兔加兔酱才是真的危险,自己与生俱来的使命就是守护兔加兔酱!
  “差点忘了,你是普通人,听不懂很正常,这么给你解释吧,公网背后是一群法外狂徒!抓住他们需要时间计划布局,而你就是在抓他们的路上,被他们选中当替罪羊的人。”
  御剑心的这个解释让葛翔更加肯定了他有病,说的话根本逻辑不通。
  葛翔下定了决心,既然自己今天注定要去死,不如拉着这个神经病轰轰烈烈的去死,让兔加兔酱永远记住自己对她的爱。
  “啊!兔加兔酱!我葛翔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这辈子没机会了,下辈子我一定会娶你的!”
  葛翔撑着身体大喝一声,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趁着御剑心没有防备推着他冲向阳台;把自己对兔加兔酱没说出口的爱全喊了出来,推着御剑心冲出了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