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秉公执断,何畏强权


小说:梵僧传  作者:稷下苍生
  如果按知名度高低,将诸位梵宫首座做一个排序的话,“血菩提”摩诃诛晔位列第二,则没人敢称第一。
  这一点,连执掌凡间世俗事务的普渡院首座祈丽殊仁,恐怕都要甘拜下风。
  原因无他,只因在当年那场轰动佛道两国的僧人叛逃事件中,当时还仅是戒律院第三席的摩诃诛晔,仅仅一人,孤身赴苗疆。
  一路从佛、苗边境,衔尾暗杀到苗、蜀边境,最终在距离蜀地,仅余一百五十步的无名山岗上,当着蜀山剑阁三千剑士的面,将最后一名叛逃僧人枭首示众。
  自此,这场震惊佛道两国的暗杀盛宴,最终以一百零八名叛逃僧众,连同一十二名道国“暗桩”全部死绝,宣布告终,不可谓不让人瞠目结舌。
  更为狠辣的是,在一百零八名叛逃僧众中,无论老幼尊卑,还是境界高低,即使是刚入梵宫,被师父裹挟而逃的小沙弥,都被他毫无怜悯的统统杀绝,一个不留,当真应了佛国的那句“众生平等”的谶语。
  甚至连自己的授业恩师,也同样被他亲手削去头颅,带回梵宫后,“传首”整个佛国,同时将尸骨炼化,镇压于“六和塔”下,让其永世不得超生。
  此战过后,为防微杜渐也好,是亡羊补牢羊也罢,总之佛国兴起了大规模的整肃运动。
  摩诃诛晔借此扶摇直上,顶替对该事件“处置不力,担负总责”的戒律院老首座,一跃成为主持佛国整肃运动的“执鞭罗汉”,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杀的是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有传言称,整肃运动期间,仅被废去修为,关入梵宫后山那座“阿鼻地狱”的各部僧侣,就多达五万,更不要说是那以“叛佛”罪名,被直接抹杀掉的一众持戒僧。
  后来,据有心人统计,整肃运动前后,佛国二品高手就折损了整整近三成,三品境界,更是直接少了一半以上。
  事后,佛国有批评的声音称,如此大规模的疯狂“清洗”,无异于是自断佛国手脚,其本质,已经沦为了“某些人”铲除异己血腥手段。
  也有说法称,此次“大清洗”,彻底肃清了道国隐藏在佛国的诸多“暗桩”,严重挫败了道国“暗网”多年来苦心布局的重大阴谋,摩诃诛晔一跃成为道国“诛邪”必杀榜的前三甲就是明证。
  但不论或褒或贬,“血菩提”的名号响彻寰宇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据说“摩诃诛晔”这个名字,曾在一段时间内,能止小儿夜啼。
  与热振这位“敌国偶像”相比,摩诃诛晔俨然成为了“魔头”般的存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世人再难看到“血染菩提”的风采,当年那个震惊两国的“执鞭罗汉”,也变成了如今的戒律院首座。
  但在西土佛国的百姓看来,如今这位铁面无私的首座大人,比之当年那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冷漠屠夫,可要令人信服太多太多。
  二十年前,西土佛国爆发了一起震惊天下的舞弊大案,诛晔着人调查,这一查不要紧,拔出萝卜带出泥,发现背后矛头直指向主持当年纳新大比的达摩院首座。
  由于涉及到敏感的纳新大比,又牵扯到一位在位首座,诛晔高度重视,亲自带领戒律院僧众,将一千两百多名考官全部下狱,另其与外界隔绝开来,而后更是不眠不休,一人连着一人的亲自审问过去。
  随后硬是顶住来自梵宫的各方压力,以及佛国上下的汹涌民意,将本已“铁证如山”的滔天大案,一点一点反转过来。
  最终更是查出了梵宫某些人与亲王势力相互勾连的隐蔽证据,一把火烧到罗汉堂、普渡院、演武堂的头上,一口气将涉事的三位次席全部拉下了马,甚至连自家戒律院也一视同仁,没有放过,同样下狱了一位掌握实权的第三席。
  若不是被玛尔巴紧急叫停,从这把火愈演愈烈的趋势来看,指不定还要被“烧死”几位大人物。
  这场舞弊大案一共历时三个多月,前前后后可谓是风云吊诡,一波三折,佛国百姓们看的“瓜料实足”,自然拍手称快。
  梵宫内那些个与地方亲王势力攀扯不清的一众僧侣,可是遭了央了,整日过的是提心吊胆,生恐某天就被拉进后山那座恐怖的监牢中去。
  这之后,这位手段狠辣的“血菩提”更是将梵宫众多僧侣被安排的明明白白,没有谁再敢去逾越雷池一步。
  随后,佛道两国便开始纷纷流传关于“佛国三大支柱”的说法,即“修为强悍的僧侣,教化世人的佛经,严苛无比的戒律”,隐隐将其在政治上的地位,又拔高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
  此时,这位让道国“暗网”都惊若寒蝉的恐怖人物,让佛国百姓都甘愿定力膜拜的“铁面罗汉”,正端坐在一张由普通黄杨木制成的椅子上,仔细研读着一份从苗疆传回来的秘密谍报。
  只见他的眉头随着密报中的内容,时而紧蹙,时而舒展,显然前方形势也不容乐观。
  即使没有刻意针对于谁,他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的威严气势,也足以让任何一名持戒僧都心惊胆寒,更不要提还有那一身格外刺眼的猩红僧袍。
  此时,诛晔下方正站着许多人。
  有被五花大绑的朝牧,有痛到鬼哭狼嚎的殊珠,更有深深低下头,假意掩住满脸愧疚之色的赞义。
  诛晔终于看完了手中的密报,仿佛刚刚回过神来般的向下方众人扫了一眼。
  赞义将头埋的更低了,殊珠似乎疼的满目狰狞,但就是不敢与之对视,只有朝牧无所畏惧的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不闪不避。
  只此一眼,审问过无数人,练就一双无双慧眼的诛晔瞬间看明白了许多东西。
  于是他像是赶苍蝇般的,有些厌恶的挥了挥手道:“木岩托托,青岩扎巴,你们两个,还不速速将这位断了手的小施主,送到殊仁首座那里医治,梵宫上下,也只有他的‘慈航扁舟’能让断肢再续。“
  那二人听闻首座的吩咐后,马上带着伤重的殊珠,领命而去。
  待三人离去后,诛晔一边细细打量眼前这两个年轻后辈,一边忽然对朝牧开口说道:“拓岩朝牧?我在山门脚下见过你,长话短说吧,你身边的这个赞义,是我的关门弟子,按照梵宫律令,你可以申请我回避此案。”
  朝牧冷笑着摇摇头道:“不用回避了,我相信诛晔首座的人品,定然会秉公执断。”
  他将“人品”二字咬的极重,心中显然是为对方的惺惺作态而感到不耻,“哦,这个赞义是你的关门弟子,换句话说,整个戒律院都是他师兄喽,那你回避不回避,还能有什么意义。”
  诛晔也不去理会朝牧的所思所想,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那好,既然这样,赞义,首先由你将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当着这位朝牧小沙弥的面,详详细细的说上一遍吧。”
  赞义连忙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和盘托出道:“今日未时一刻,弟子本来与殊珠一同上山,请各自师父主持剃度仪式,行至半山腰时,遇见了这位正准备下山的小沙弥。”
  “徒儿向其问路,没想到对方态度骄横无比,面对我们二人的恭敬施礼,他竟然自行掠去,看也不看一眼。”
  “殊珠自觉被他侮辱,便上前与他理论,谁知他竟然暴起伤人,一扁担打在了殊珠的肩膀上,而后二人更是大打出手。”
  “弟子念及此处乃是梵宫禁地,恐扰了众位师长的清净,于是准备上前阻止二人,可能是让这位小沙弥产生了误会,他的手段反而变的愈发狠辣,最后竟逮到殊珠的一个破绽,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硬生生将殊珠的右臂给打断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弟子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师父责罚。”
  这一番说辞,自行略去了许多影响案件定性的关键内容,七分真,三分假,把一旁的朝牧听的是嗤笑了起来。
  诛晔见状,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平静道:“看来朝牧小沙弥对你这番说辞不太认可,既然这样,不知你们二人可敢让我以秘法,在你们的记忆当中一探究竟啊?”
  听到诛晔如此一说,朝牧忽然回想起热振当初应用在自己身上的手段,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想着,“也不知道会不会是这诛晔给自己下的套”,但最终只是狠狠咬牙道:“有何不敢!”
  却说赞义看着自己老师那无比认真的眼神,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如若让老师随意搜刮记忆,岂不是不仅要将此事原委统统暴漏无遗,而且只怕连其他一些见不得光的破烂事,也要一同抖落出来了?
  他早听说自己这位师父的铁面无私,但他没想到自己这师父居然迂腐到这种程度,难道自己最终沦为梵宫的笑柄,对他这位老师,或者对整座戒律院能有什么好处?
  他忽然觉得自己错了,错的是如此离谱,看来这山上山下还真的是有些不太一样,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感到有些应接不暇,嘴唇蠕动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诛晔看到自家徒弟这副模样,心中自然已经了然了七八分,只听他冷哼一声,转头向朝牧问道:“是谁先动的手?”
  “便是那殊珠。”
  “我这徒弟有没有动手?”
  朝牧撇撇嘴道:“自然是动了手的,他们两个打我一个,否则没被逼到绝路,谁会闲的没事会出手伤人?”
  听到这里,诛晔心中已然有了决断,只听他面色不郁的说道:“关于端衲殊珠被拓岩朝牧斩断手臂一案,本座已基本查清事实,鉴于端衲殊珠、哲仁赞义一同打人再先,拓岩朝牧防卫还手在后,本座认为……”
  忽然,门外一道如同雷鸣般的声音暴呵道:
  “且慢!”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道如猛虎般的身影已然立在了门口,他一步踏出,众人都同时感受道一股浓烈的窒息感,仿佛周围的空气被抽空。
  只听他开口说道:“诛晔首座,我的关门弟子被人斩去一臂,这么大的事,你却没让人通知我这个做师父的来旁听,这,于律不符吧?”
  诛晔神情冷漠的回答道:“端衲殊珠并未剃度,严格来说,还不能算作梵宫的小沙弥,自然也不算你正式的弟子,不通知你,并无不妥。”
  朝牧在一旁听的都惊了,好家伙,是谁刚刚信誓旦旦的说,赞义是自己的关门弟子的?官子两张口喽?但眼下这个局面显然是对自己更为有利,他自然不会去“拆穿”诛晔,自找没趣。
  来人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不给面子,一时间也不再说话,只是眯起一双危险的眸子,细细打量着这位“不动如山”的“血菩提”。
  一时间,空气中的窒息感更盛。
  朝牧心中也是讶异,他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在山门之下,就是这位摩诃诛晔,神情冷漠,却言辞犀利的驳斥着自己是“转世灵童”的观点,显然是站在玛尔巴那一队的。
  而眼前的这位如暴躁雄狮般的演武堂首座,当日也同样是不遗余力,为那无道刹那海摇旗呐喊,也是坚定的玛尔巴一系。
  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窝里斗?
  朝牧表示他并没有看懂。
  就在他细细思量的时候,只听那位“血菩提”以冷漠的声音继续说道:“强巴首座,你说完了?说完了,本座就要继续审案了,还请你先回避一下。”
  烈力强巴顿时怒极,瞪着铜铃般的眼睛,愣是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诛晔眉毛一挑,“给拓岩朝牧松绑。”
  强巴咆哮道:“我看谁敢,诛晔,你不要太过分!”
  诛晔终于眯起了眼睛,“戒律院的事,什么时候轮的到你演武堂来指手画脚了?”
  此话一出,之前仍有些踌躇的戒律院众人顿时如梦初醒,一边流着冷汗,一边立刻给朝牧解开了束缚。
  强巴睚眦欲裂,再次咆哮道:“摩诃诛晔,别忘了,你自己也是大日如来一系!”
  诛晔洒脱自然的摇了摇头,“我只站在公理这边。”
  就在众人以为两人即将撕破脸时,只见强巴不怒反笑道:“好,很好,今天的事情,我会向‘佛首’如实禀报的。”
  这“如实禀报”四个字,被他咬的极重。
  诛晔也不言语,挥手做了个“请便”的手势,显然是下了逐客令。
  强巴也是不拖泥带水的刚直性子,见事情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眨眼间已经消失在了大殿之外。
  诛晔回收了望向殿门口的目光,转头望向早已瞠目结舌的朝牧,难得露出了一个笑脸,他问道:
  “小沙弥,你脑袋里似乎有很多问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