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尚书毕构受惊吓(第二更)


小说:带着系统来大唐  作者:农家一锅出
  带着系统来大唐正文卷第四百五十九章尚书毕构受惊吓夜色清凉,外面起了微风,灯笼随之轻轻摇动。
  食堂中李隆基听着李易在那讲解。
  “以次品榛子报税,拿良品榛子贩卖。眼下大唐店少而摊多,只能费劲去找大宗卖家收税。
  货物量少不交税,个人上山采榛子,挑担子卖,再让其交税,是害民。
  商家运一船榛子,可以说是许多个人一起的货,分开来,便不够交税。”
  李易说出低价报关、分散所有权的方式规避税收。
  “可能杜绝?”李隆基发现漏洞太大,简简单单的,税就少交或不交了。
  李易摇头,表示没办法。
  莫说大唐,什么时候都有人在避税,注册制下的公司都能有一堆手段,何况是如今。
  他劝:“只要能收上来一些税,朝廷日子好过了,允许个别状况存在。
  若以税收多少而定政绩,各地税收一定会很好。
  不过当地会为了政绩而苛待百姓和商户,强制征高税。
  涉及到商品分级问题,商人又不能出具收购单和品次说明。”
  李易想到了宋朝,宋朝时候盐铁酒茶专卖。
  入城的不管数量多少,一律收税。
  开店和铺子收的叫住税,外来送货的叫过税。
  大唐目前只有酒专卖,葡萄酒不算。
  凡粮食酒,个人偷偷酿了喝没问题,卖是大问题。
  李隆基沉吟片刻:“收了商税,至少种田的百姓会好过,稍有灾害,可减免租赋。”
  “三哥所言不错,整个大唐,大家应一起负担。
  只从某一方攫取利益,某一方只要遇到动荡,有人造反,必然众从。
  秦朝的农民起义,有了西汉。
  新莽的农民起义,有了东汉。
  东汉的农民起义,有了三国。
  隋朝的农民起义,有了大唐。”
  李易说到此处停下,后面的暂时没有。
  “为何会这样?总是种田的百姓吃不饱饭。”李隆基显得很苦恼。
  “寺农寺的杂交品种要抓紧,同时我这边在找更多的矿物化肥,至于农药……等吧。”
  李易清楚,不上化肥、不打农药,别想大量增产。
  农药可以控制一下,不急着出现。
  矿物化肥没问题,对生物伤害小,加上沤肥技术推广。
  只要增产百分之二十,百姓的日子一下就好过了。
  若能翻倍,转头就把吐蕃、突厥、契丹给收拾了。
  “对,寺农寺,寺农寺,寺农寺。”李隆基重复三遍寺农寺的名字。
  他不想在大唐有农民起义,李氏天下怎么打下来的他难道不清楚。
  吃过饭,晚上李隆基始终在盘算,准备自己多掏钱,雇更多的人进行杂交水稻和麦子的尝试。
  七月二十五日,在长孙昕把玉给卖掉,筹集大量资金继续痛快地打造千工拔步床的时候,户部尚书换了一个人。
  钟绍京被撤下,昨天晚上回来的毕构上任。
  他过去交接一下,没急着办公。
  他晌午吃饭的时候,跑到政事堂,要跟三个宰相一起吃,顺便问问情况。
  姚崇三人给面子,大家相互熟悉。
  “隆择快坐,昨夜回来,没休息几日,定然旅途劳累,晚上去天上人间,我等为你接风洗尘。”
  张说热情地招呼着,喊着毕构的字。
  四人落座,三人问起毕构在河南府的事情。
  “鸡鸭多得数不过来,稍大一些的,有商人来高价收,卖到别处去。
  秋收后,田中又能多出一批蝗虫。如今百姓在盼,盼年年如此。
  蝗虫吃粮食,同样吃草,减产的粮食,用鸡鸭猪和蛋可轻易补回来。
  百姓会照蛋,不能有小鸡小鸭的蛋先挑出来吃。
  孵化几天,再照着看,不行了的,要用锅煮,多煮一会儿,吃。
  有了蛋,不那么好粮了,百姓祭祀感谢蝗神。”
  毕构说起河南府的情况,最后一句引得姚崇三人大笑起来。
  毕构也笑两声,顺着话说:“说起鸡鸭对付蝗虫,还是李易功劳大,不知道你们熟悉李易吗?”
  唰!一瞬间姚崇三人笑容消失。
  毕构一愣,他发现情况不对,提一下李易的名字,三个宰相怎会如此反应?
  “可是李易办事有差,叫诸位心中不顺?他还是个少年啊,若有拿里不对,诸位应多担待。”毕构帮李易说话。
  他觉得李易得罪人了,还是同时得罪三个宰相。
  回来的路上,他听说不少李家庄子的事情,还在码头换了兑换券。
  “我等担待不起呀。”姚崇一脸愁苦。
  “隆择,说起来话长。唉!”卢怀慎叹气
  张说点头,先瘪一下嘴:“李易太能折腾了,我等现在怕,他那里隔几日,若不出个什么东西,我等便胆战心惊。”
  “那是为何?”毕构疑惑更甚。
  “隔的时间越久,出的事儿越大。又过了几天了吧?若到年底前一直无事,我等就不能活了。”
  张说一副心悸的模样说,同时看卢怀慎和姚崇,二人颔首。
  姚崇看着毕构那双求知欲强烈的眼睛:“隆择刚回来,可知蓝田县收商税之事?”
  毕构轻轻摇头:“不曾,蓝田县收商税?”
  “正是,由你户部来管,记得安排人学习另一种笔的用法,以及三联票据复写。
  里面的门道多着呢,有你忙喽,李易给出的主意,拿出来的办法。”
  卢怀慎喝口汤,怜悯地看向毕构。
  “好,收商税,钱多,等明日我去看看李易,他还答应为我镶牙,两钱一颗,中间是黄金,外面是瓷,他要花不少钱。”
  毕构始终惦记着镶牙的事情,那天之后,他发现吃饭、喝水,总觉得缺牙不舒服。
  “钱?”姚崇三人同时出声。
  “嗯!”毕构点头。
  “天哪!隆择你去那不用管花多少钱,李易钱多得没地方用。
  他先拿出二十五万缗,捐了,用来给官学的生员奖励、修通往蜀地的官路。
  前段时日,西南蛮寇边,朝廷集五万军队去应对。
  李易怕将士们吃不饱饭,拿出十万缗给送去。
  一千五百羽林飞骑,带着马的,加上左右千牛卫在庄子周遭轮换守着的部队,他管饭。”
  张说慢慢地说出来这番话,一直看毕构。
  毕构果然露出惊愕的神色,眼睛大一圈、嘴微微张开。
  “他,他给陛下养军队?你们……”毕构停住,意思是你们不管?
  “我们进不去,陛下不让我们去,你回来了。
  对,先说好了,你不能认识陛下和王皇后,王皇后在李家庄子养孩子呢。
  还有宋王总过去,你也不可以认识。”
  张说决定把情况说一下。
  在外站看书的兄弟姐妹,回起点订阅一下吧,要养着的,能不能开个自动订阅?农家给鞠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