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敲开修行的大门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安慰奖,罗鸿从来都没有注意过。
  因为,一开始罗鸿就觉得他不可能得到安慰奖,毕竟,做个反派,有什么难的?
  轻轻松松就能得到一等,实在不济便二等,要不然,三等也可以。
  但是,他怎么都不曾想到,他竟是沦落到了安慰奖。
  安慰奖的获得要求是+10的罪恶,以及﹣1及以下无穷负的罪恶。
  以如今罗鸿﹣18的罪恶,只可能获得安慰奖。
  所以,罗鸿觉得太亏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其他的奖励是那么的诱人,而安慰奖……随机残次魔修功法,这玩意……与其他一比,就跟地上的垃圾一般。
  这让罗鸿有种输掉了全世界的扎心感。
  这就比如,他本来可以百分百的概率抽得一辆劳斯莱斯,结果因为某些原因,抽了一包东北大米,那种感觉,绝望到撕心裂肺。
  反派手册,奖励池一页中,安慰奖那一栏没有呈现灰色,因为罗鸿符合要求。
  “随机残次魔修功法……”
  罗鸿调整了一下情绪,眼眸中毫无波动,生无可恋。
  不知道这安慰奖如何获取?
  就在罗鸿脑海中浮现疑惑的时候,他盯着页面的眼眸竟是开始迷糊,仿佛天旋地转。
  待到天旋地转结束,罗鸿感觉脑袋有种刺痛感传来。
  脑子中似乎多出了不少的记忆。
  揉了揉太阳穴,罗鸿开始整理脑海中突兀出现的记忆。
  “魔修功法《亡灵邪影(残)》?”
  “【亡灵邪影】:游走在黑暗中的孤独者,死亡让你愉悦,杀戮让你兴奋,召唤逝者的邪影,成就黑暗中的王者,堆积骨骼的山峰,冥想死亡的世界,勾勒罪恶的深渊。”
  压抑,邪恶,阴沉的一段独白,在罗鸿的脑海中流传。
  若不看名字,单听着那逼格极高的介绍,罗鸿竟是感觉到身上莫名的有一股寒意。
  这功法……好邪恶!
  可惜只是个残次品。
  具体是何等层次的修行法,罗鸿也不太清楚,不过品阶应该不会太高,毕竟这只是安慰奖,而且是残次品,而一等奖方是天阶魔修功法,所以,这功法的品阶应该不算太高。
  而且,单看功法名字,就是个扑街货。
  “等等……有了这功法,那本公子岂不是自内而外散发罪恶,明眼人一看就是反派?!”
  罗鸿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人靠衣装,有时候外表的变化,也能影响外人的感官。
  有了这功法,他想要刷高罪恶,将会更容易。
  如今,这奖励在罗鸿的脑海中,修不修行,罗鸿还有机会来选择。
  沉思了差不多两个呼吸的时间,罗鸿决定修行这功法。
  这个世界并不平凡,这也是罗鸿迄今为止第一次接触到修行。
  所以,罗鸿不想放弃。
  或许这功法的品阶不高,但是,对于罗鸿而言,这功法或许能够为他敲开修行的大门。
  这功法的内容有许多,罗鸿闭上眼,开始思索和整理。
  许久之后,罗鸿闭着眼,靠着太师椅。
  他的肌肤表层,隐隐有黑色的气流泌出,像是轻烟一般,萦绕着他的身躯。
  罗鸿微微蹙眉,尔后这些黑色气流,开始往丹田中飞速的汇聚。
  像是凝聚一个小型旋涡,最后……隐匿不见。
  “这便是第一步,聚人煞。”
  “将自身的邪煞之气凝聚于丹田,隐匿于丹田。”
  “待到丹田中的邪煞之气蕴养充盈,便算修行有成,到时候根据介绍,好像可以召唤和凝聚死者的影子为我所用。”
  罗鸿吐出一口浊气,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有种轻飘飘的感觉,身子骨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一握拳,似乎有磅礴力量汇聚。
  果然,修行有益于强身健体。
  视线重新落在了人皮手册上,这来历不明的手册,看来……的确非同一般。
  重新翻回面板页。
  人物:罗鸿
  罪恶:﹣18
  等级:1
  称号:小坏蛋
  种族:人族(凡人)
  修行功法:《亡灵邪影(残)》
  境界:九品(聚煞)
  变……变了!
  罗鸿呼吸一滞,盯着面板页上的数据,修行功法一栏发生了改变,他所修行的《亡灵邪影》功法标注其上。
  而这不是让罗鸿激动的,他激动的是,出现了境界的提示!
  “九品聚煞……聚煞境,便是我当前的境界么?”
  罗鸿平复下激动的情绪,如今他跨入修行层次,迟早能够接触到其他的神异。
  一时间,罗鸿心情大好。
  虽然得了扑街货的奖励,但好歹跨入了修行大门。
  翻回奖励池一页,看着其上标注的奖励,罗鸿的眼睛都红了,心脏隐隐有种剜动般的疼。
  “这才仅仅只是安慰奖……若是能够得到特等,一等,二等的奖励,本公子或许能成为修行界泰山北斗级的存在!”
  “这样一想,实在是太亏啊!”
  “不行,我一定要努力作恶!努力成为大反派,这样才能得到更好的奖励!”
  奖励池一页,安慰奖一栏,因为被罗鸿获取后,这一栏中的奖励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更新中……】的提示。
  奖励被获取后,将于五日后更新,而在更新期间奖励池将无法使用。
  “也就是说,特等,一等,二等,三等的奖励若是被我获取了,也会更新?”
  “意味着会有更好的东西呈现?!”
  罗鸿呼吸愈发急促。
  我的!
  都是我的!
  只要本公子足够坏!足够恶!足够反派!
  什么都会有的!
  罗鸿深深吸气,内心涌动出了十足的干劲。
  知耻而后勇,哪里跌倒哪里爬起,他要好好的总结作恶失败的教训,下一次一定要刷出正的罪恶。
  “总结可得,这一次计划的反派行为实施失败,无外乎两点。”
  “其一,运气不好,时机不对,都怪贾思道那书生,都是他害的本公子失去了成为修行界泰山北斗的机会。”
  “其二,便是本公子原本的名声太好了。”
  罗鸿靠着太师椅,陷入思考。
  这时,书房窗外的天空已经逐渐昏沉,夕阳早已没了踪影。
  “公子,已经让丫鬟帮姚姑娘清洗干净了。”
  门外,传来了赵东汉的话语声,语气中带着无与伦比的佩服和高山仰止般的敬仰。
  让正在沉思的罗鸿顿时一个哆嗦!
  不对!
  有猫腻!
  这凤雏老赵又想夸他!
  又想给他刷低罪恶!
  而这时候,赵东汉正带着洗净后的小豆花姚静从门外踏入。
  罗鸿视线横移,顿了一下,直接越过了五大三粗的赵东汉,落在了洗的白净,换上一身淡黄长裙的姚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