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 不凶的公子,人非常好哇【求收藏,求推荐票~】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制定计划后,罗鸿心情大好。
  不过,他没有立刻出城找寻马匪,在此之前,他需要先去找贾思道。
  他罗鸿是个睚眦必报的反派,这贾思道坏了他的计划,所以,他得薅光这货的羊毛,从这货身上刷回罪恶。
  想做就做,罗鸿披上白色长衫,走出了书房。
  赵东汉正横刀立马的守在书房外。
  “老赵,跟本公子出门一趟,对了,把小豆花叫过来。”
  罗鸿见到赵东汉,便吩咐道。
  赵东汉应了声,飞速离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一身淡黄色长裙的小豆花出现在罗鸿面前。
  “公……公子……”
  小豆花低着头,不敢看罗鸿,生怕公子又凶她。
  “贾思道那家伙住哪里,你应该知道吧?听说原本是你的近邻?”
  罗鸿道。
  小豆花闻言,点了点头,但心中还是有几分诧异,公子询问贾思道住处做什么?
  “走,带公子去。”罗鸿眼眸一亮,推搡着小豆花就往罗府外去。
  “公子……别推啊。”
  小豆花被推了下,踉跄了一步,急红了脸,弱弱的喊道。
  罗鸿闻言,推搡的更起劲了。
  跟在后面的赵东汉无言。
  后院荷花池旁,陈管家正捏着碎米在喂养池中的锦鲤。
  抬起头,正好见到罗鸿一脸兴奋的推搡着小豆花的一幕,陈管家哑然一笑,摇了摇头,继续喂鱼。
  年轻人……大清早的就这么会玩。
  罗鸿带着赵东汉和小豆花出了罗府。
  在小豆花的带领下,直接往安平县东北方向而去,入了一条坊市,深入其中,饶过几条小巷,才终于是找到了小豆花之前住的地方。
  小豆花被罗鸿推搡着走,走的飞快,此刻有几分燥热,额头上热汗淋漓。
  如羊脂玉般的肌肤,浮现几抹过度运动后的嫣红。
  “公……公子,就是这儿了。”
  小豆花微微喘着气,指着对面紧闭着门的小院落。
  罗鸿眉宇一挑,双手抱胸,保持着反派该有的姿态,瞥了赵东汉一眼,扬了扬下巴。
  “老赵,踹。”
  赵东汉闻言,毫不犹豫,抬起脚表踹在紧闭的门户上。
  轰!
  八品铁骨境的赵东汉,实力很强。
  这一脚踹下,整个破门都炸开,四分五裂的那种。
  罗鸿见状,不由的有几分咂舌。
  这一脚若是踹他身上,他岂不是要开花?
  周围的民众们听到动静,纷纷冒出了头,一道道目光扫了过来。
  罗鸿却是不在意,摆了摆手,挥开烟尘,披着白色长衫,大摇大摆的踏入了贾思道的房子里。
  然而,在屋内绕了一圈,并没有找到贾思道。
  “贾秀才昨晚被官差给抓走哩,听贾秀才喊的跟被宰的猪一样,怕是回不来哩。”
  一位看热闹的老头,说道。
  周围的围观民众也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口。
  “这贾秀才不地道,借我家两斤米还没还呢。”
  “才两斤?我家的米缸都快被搬走哩。”
  “我家的老母鸡被他顺走,说是秋闱在即,要补一补,这挨千刀的狗东西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围观民众们开始纷纷哭诉。
  赵东汉则是靠着门板,刀疤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各位乡亲们,你们不用担心。”
  “那贾玩意想陷害我家公子,看来是被公子反送入大狱,公子已经为你们除了这狗东西!”
  小豆花姚静听到贾思道居然入狱,不由欣喜,也在一边也是激动的红着脸,为罗鸿说话。
  “好!干得漂亮!”
  “原来是落红公子!俺知道,罗府的公子,咱们坊市的头头!”
  “大好人啊,罗公子可是出了名的乐善好施,正义表率!”
  邻里们顿时大声喝彩。
  赵东汉来了兴致,讲的那是一个眉飞色舞,脸上的刀疤都仿佛要起舞似的。
  他添油加醋一番将罗鸿打破贾思道当街调戏小豆花之事道出,又引起一阵喝彩声。
  贾思道屋里。
  罗鸿没有找到人影,只在桌上寻得一张帖子。
  “六月二十,青花文会?”
  “安平县还有这文会?我怎么不曾听说过?”
  文会罗鸿知道,那是一群读书人聚在一起吹牛逼的地方。
  “文会……”
  罗鸿捏着帖子,心中好像隐隐又有一个刷罪恶的方式。
  “去文会砸场子……”
  罗鸿眯起眼,这文会没有请他,而他又去砸场子,妥妥的反派行为,定然能刷一波罪恶!
  想到这,罗鸿顿时将这帖子给收了起来,这一趟来虽然没有找到贾思道,但是,弄到这文会帖子,也算榨干对方最后一点价值。
  出了院子,罗鸿正好听到赵东汉靠着墙壁,口沫横飞宛若说书一般的与乡亲们扯犊子。
  而乡亲们看到罗鸿出来,皆是兴奋万分,纷纷呼喊。
  “公子出来了!多谢罗公子为民除害啊!”
  “不愧是咱们坊市的正义表率!”
  ……
  听着民众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话语。
  罗鸿懵了,只感觉有天雷滚滚,似乎要劈中他似的。
  我特么……明明强闯民宅,怎么就成为民除害了?
  休要污蔑我啊!
  赵东汉眉飞色舞,激动不已。
  公子做的好事,就应该让全世界都知道!
  小豆花也被这气氛给感染,俏脸激动的通红,握着小拳拳,公子若是不凶,人真的非常好哇!
  听着周围如滚滚洪流般的赞美之词。
  罗鸿好难受。
  瞪了一眼赵东汉,你这么能脑补,怎么不去写小说?!
  没有久留,罗鸿带着小豆花和赵东汉直接离开了此地。
  赵东汉似乎感觉自己做错了事。
  仔细思索,便明白了过来。
  “公子是一个低调的人,行正义之事,不为名,不为利,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洋洋得意,从不过度宣扬自己的正义行径,我可真是太愚蠢了,跟公子比起来,我的境界真的太低。”
  赵东汉懊恼。
  看着沉着脸,周身气压极低,一路往罗府而去的罗鸿,赵东汉心中长叹。
  小豆花不敢说话,低头迈着小碎步气喘吁吁的跟在罗鸿身后。
  “公子,属下懂了,属下知错了。”
  赵东汉闷声开口,打破沉寂。
  罗鸿顿时止步,小豆花低头迈着小碎步,努力跟上罗鸿的步伐,却是刹不急,一头撞在罗鸿身上,撞的有几分头晕眼花。
  罗鸿瞥了小豆花一眼,吓的小豆花花容失色,不敢头晕。
  不过,此刻,罗鸿却没有理会她。
  而是无语的看向赵东汉,你特么……又懂了啥?
  罗鸿双手抱胸,俊秀的脸上冷若冰霜。
  赵东汉低着头,小豆花抿着嘴,噤若寒蝉。
  许久。
  罗鸿才是开口:“老赵,既然你知道错了……便罚你做件事,将功补过吧。”
  “只要公子能消气,让老赵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
  赵东汉胸膛拍的崩响。
  罗鸿摆了摆手。
  “不用那么惨烈……”
  “安平县外有一个马匪帮,你去帮本公子找到这个马匪帮的驻地就行。”
  嗯?
  赵东汉闻言,猛地抬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