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 剑气叠加,翻盘一剑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整个青花楼,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眼前的血腥画面,强烈的冲击着罗鸿的心神,之前鬼女人屠杀黑云寨的时候,罗鸿被关押在柴房,没有目睹邪修杀人的过程。
  但是这一次,罗鸿看了个真切。
  胡止水拐杖一抽,女人的尸体化作碎块散落满地,而人皮则是被他叠起,收入了一个布囊中。
  血雾弥漫,胡止水却是保持着憨态可掬的样子,徐徐行走。
  仿佛闲庭信步于春雨时节,有几分诗情画意之感。
  好凶残!
  罗鸿感觉到了一股寒意,那是死亡的味道。
  胡止水虽然在笑,但是看向他的眼眸,却是毫不掩饰杀气。
  这人要杀他!
  罗鸿心中立刻确定了。
  浓郁的血腥飘荡而来。
  感觉仿佛又回到了黑云寨中的那个夜晚。
  只不过,这一次比起上一次,更加的凶险。
  “是谁说这胡止水是安平县第一大善人?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罗鸿嘴角满是苦涩。
  这安平县到底是怎么了?
  第一大善人是一个邪祟邪修。
  正义表率是一心想要做反派的他。
  这安平县……有毒吧?!
  “硬拼不得……这胡止水的气息,比起那血灵姬更强,应该是达到了八品的巅峰。”
  罗鸿站起身,白衫飞扬,便欲要后撤脱身。
  “落红公子,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
  胡止水满脸笑容的看着罗鸿,抬起拐杖徐徐一挥。
  嘭嘭嘭……
  青花楼周围的每一扇门窗都瞬间闭合,封死罗鸿遁逃之路。
  整个青花楼瞬间化作了冰冷和恐怖的杀戮场。
  胡止水取出了黑铁令牌,感受着令牌的震动,眯起眼,环顾四周,看着一具具晕厥过去的文人骚客……
  “黑铁邪令有反应,也就是说有另一位手持黑铁邪令的同行在这儿,安平县中……拥有黑铁邪令的只有三人,我,屠三多,还有灵姬……”
  “屠三多是不可能出现在这儿,因为他懂得黑铁邪令靠的太近会有反应……因而,带着黑铁邪令隐匿在这儿的很大可能便是刚入天地邪门,不懂得邪令规则的血灵姬。”
  胡止水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
  “灵姬,你在哪儿?”
  胡止水环顾四周,温柔喊道。
  声音在青花楼中萦绕,甚至有回音响彻。
  罗鸿愣了一下,尔后嘴角抽了抽。
  从胡止水这一声喊,可以判断出,他罗鸿的血灵姬马甲并没有暴露。
  “灵姬,出来吧,不用躲藏……你是来杀此人的吗?我帮你啊。”
  胡止水憨态可掬的脸上,满是柔情。
  视线横移,落在白衫如雪,正气如虹的罗鸿身上,刹那间,眸子冰冷,杀机四溢。
  蓦地,青花楼高挂的灯笼照耀出血一般的色泽。
  胡止水的动作瞬间变快,手中的拐杖犹如一柄毒龙钻一般猛地刺出。
  血腥味暴涌,空气都似乎被抽出了爆裂的声音!
  胡止水没有废话,一击直逼罗鸿心口。
  一击,夺命!
  一瞬间,冰冷的死亡气息,让罗鸿头皮发麻。
  ……
  青花楼所在的胡同外。
  一家酒楼里,赵东汉坐在靠窗的位置,点了一瓶酒,配上一小碟花生米,自斟自饮。
  他还是不放心公子,但是又不想去打搅了公子的雅兴,所以便在这儿等待着。
  只要公子从青花楼出来,那便一切安好。
  哗啦。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一口饮下,脸上的刀疤都仿佛动了起来,“啧”了一声。
  夹起一粒花生米入口。
  一杯酒,一粒花生,美滋滋。
  忽然。
  赵东汉眼皮一跳,猛地扭头看向了青花楼的方向。
  咔擦……
  手中的酒杯被他捏爆,瞬间,酒液四溅。
  “血的味道!”
  赵东汉隐约间嗅到了血的味道,若隐若现从那胡同中传来,胡同深处便是青花楼。
  公子在青花楼中,而如今青花楼中传来了血的味道。
  赵东汉脸上的刀疤瞬间蠕动了起来。
  “公子啊!”
  一声凄厉的嘶吼。
  赵东汉身上瞬间爆发出强横的气血。
  八品铁骨境武修的修为展露无疑,在周围食客惊恐的目光中,直接从窗户一跃而下。
  轰!
  酒楼下的青石板路,被他的身躯直接给压的凹陷了下去。
  可是赵东汉却是不管不顾,朝着青花楼中狂奔而去。
  肩膀上披着条白毛巾的酒楼小二目瞪口呆。
  “不就勾栏嫖个娼……至于嘛?!”
  ……
  青花楼中。
  血色的光,让整栋楼,显得无比的妖异。
  胡止水打算一击必杀。
  罗鸿身上白衫飞扬,面色难看。
  在胡止水杀机毕露的瞬间,他也下意识的运转经脉中的剑气。
  这一次没有带剑来。
  但是,罗鸿手掌中汇聚出一团剑气,狠狠的与胡止水刺来的拐杖撞击在一起。
  嘭!!!
  剑气瞬间崩散。
  胡止水身躯岿然不动。
  而罗鸿则是倒飞而出,手掌瞬间血肉模糊,白衣染血。
  “竟是个剑修……”
  “剑气厚实,不过,也就这样了。”
  胡止水拄拐而立,脸上流露憨厚的笑容。
  这笑容,让罗鸿恨不得一脚糊他脸上!
  表里不一的家伙!
  邪修,一个个都是极其凶狠的货色。
  血灵姬是,这胡止水亦是。
  对他们而言,杀人如吃饭喝水。
  危机,又一次面临生死危机。
  罗鸿作为死过一次的人,他不想死。
  手掌血肉模糊,罗鸿却是不以为意,体内的剑气再度催动而出。
  胡止水身形速度极快,犹如鬼魅,拐杖不断的刺出。
  剑气尚未凝聚,便崩散开来。
  罗鸿喷出血,身躯横飞,将桌椅撞碎。
  “就这点实力,也敢盯上我。”
  胡止水优雅的拄着拐杖,笑了起来。
  “不过,就算你不来招惹我,我在完成黑铁邪令的升级之后,也会去找你。”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罗鸿自己送上了门来。
  “本以为你是个儒修,却不曾想是剑修,最重要的是,身为剑修不随身带剑,也是愚蠢。”
  胡止水,道。
  他也不着急,以他八品巅峰的修为,杀个九品剑修,绰绰有余。
  罗鸿感觉胸腔火辣辣的疼,肩膀被洞穿出了一个窟窿,在不断冒着血。
  难怪赵东汉说,修行之路,十分危险,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逃是逃不掉了。
  那……该如何杀他?!
  罗鸿自是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这儿。
  他盯着胡止水。
  召唤邪影?
  罗鸿心中否定了这个想法,哪怕召唤出狄山邪影,怕是也是难逃一死。
  单单依靠狄山邪影应该未必打的过这胡止水。
  血灵姬之所以会被狄山邪影弄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的血煞被罗鸿给吸收干净了。
  而此刻的胡止水乃是全盛状态。
  而且,邪影是他唯一的底牌,必须找最合适的时机来翻盘,若是轻易暴露,还未能杀掉胡止水,那等于丧失了全部希望。
  罗鸿本来只是打算来搞砸这文会的,却是没有想到,一场文会,竟是会化作杀戮场……
  看上去憨态可掬十分好欺负的大善人,竟是杀人如麻的邪祟制造者。
  罗鸿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身。
  肩膀上的血窟窿淌血不止。
  如今,罗鸿目的已经不是为了搞砸文会,而是该想着如何在这危机中活下来。
  倔强的抓起地上一根断裂的椅子腿,以此当剑。
  “我需要一次大爆发来吸引胡止水的注意力……再用狄山邪影来突袭。”
  罗鸿眼眸闪烁,心中计较着。
  他的剑气威力很强,若是将经脉中所有的剑气都叠聚于一击,或许能够吸引胡止水的注意力。
  没有时间想太多,这也是罗鸿唯一的机会。
  心神一动。
  罗鸿经脉中的剑气开始疯狂的涌动,全部汇聚入了椅子腿中……
  一道,两道,三道……
  罗鸿将剑气不断的叠加入椅子腿中,使得椅子腿上迸裂开痕迹。
  身上染血的白衫开始被剑气搅动的微风吹拂了起来。
  胡止水憨态可掬的脸上带着几抹诧异。
  “此子剑术天赋当真妖孽,竟是能够将剑气相叠,自创剑招……这对经脉的负担可是极大,稍有不慎,便是经脉尽毁!修行根基崩断!”
  胡止水也不是不识货之辈。
  所以,他凝重了起来。
  罗鸿将体内剩余的五道剑气全部叠加。
  隐隐有一柄剑的虚影浮现,包裹着椅子腿。
  终于,罗鸿扛不住了,再不将这一剑释放……
  他怕是要被剑气扎死!
  白衫飞扬,罗鸿一步迈动,身躯俯冲而出。
  握着剑,冲向胡止水。
  胡止水握着拐杖,面色则是严肃的盯着罗鸿,罗鸿这一剑……叠了五道剑气。
  这是九品剑修?
  这么莽的吗?!
  正常九品剑修想要斩出五道剑气都难,此子却能将剑气叠加。
  不过,他觉得问题不大,他在硬实力上碾压罗鸿。
  对他而言,这只是罗鸿的垂死挣扎罢了。
  胡止水憨态可掬的脸上流露一抹冷笑:“想要翻盘?你拿什么翻?”
  “就凭这一剑?!”
  罗鸿面色冷肃,继续保持俯冲,对于胡止水的讥讽话语,不做任何的回答。
  然而,胡止水没有发现,他身后那被血色灯笼的光芒拉扯出的影子中……
  一团乌黑……悄悄冒头。
  PS:三千字,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