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 胡止水的邪影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胡止水死了。
  死不瞑目的那种。
  而胡止水一死,他那光滑的肌肤开始飞速的萎缩,变得如百年枯木,十分触目惊心。
  “人皮维持的青春么?”
  罗鸿一屁股坐在地上,肩膀上血洞传来的痛楚,让他倒吸冷气不断。
  杀胡止水,罗鸿真是迫不得已。
  邪修,他没有想到又一次遇到了邪修。
  巧合吗?
  或许……真的是巧合。
  罗鸿神色复杂,胡止水是邪修怕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来参加这文会却是临时起意,所以,应该真的是个巧合。
  不过,罗鸿内心没有内疚,因为,胡止水死有余辜,这家伙本来就打算杀他。
  抬起头,青花楼中安静无比。
  空气中还飘荡着浓郁而刺鼻的血腥……
  周围的酒桌凌乱,许多文人骚客中了胡止水的邪术,陷入了沉睡,至于如何唤醒,罗鸿不懂。
  死去之人,大概有十几人,有的是被胡止水残杀,有的是被不小心波及到的。
  这一战,很危险,罗鸿的计划,若是稍有差池,或许现在死的便是他了。
  胡止水,八品巅峰的邪修,若非被狄山的邪影近了身,一身修为无用武之地,否则还真没有那么容易死。
  喘息了一会儿。
  罗鸿忽然一怔,他的丹田容量又变大了,人皮册子吸收了胡止水的煞气,将丹田给开辟的又大了一圈。
  “这下子,想要聚满丹田的人煞,可就越发的麻烦了。”
  罗鸿有些头疼。
  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事情的时候。
  嘭嘭嘭……
  一阵宛若烟雾炸开的声音。
  那些罗鸿临时召唤出的凡人的邪影,在这一刻纷纷化作黑雾炸开。
  他们的灵魂得到了升华。
  “凡人的邪影无法永久保存,唯有修士的邪影方可保存……”
  罗鸿恍然。
  狄山的邪影能够存在于他的影子中,但是,这些凡人的邪影却不行,因为凡人的灵魂太弱了。
  想到这,罗鸿的视线落在了胡止水被扭断脖子,死不瞑目的尸体上。
  “八品巅峰邪修……”
  罗鸿深吸一口气。
  这胡止水作恶多端,杀人无数,罗鸿召唤他的亡灵邪影使唤,倒是没有太大的心理障碍。
  想到这,罗鸿徐徐抬起血肉模糊的手掌。
  对准了胡止水的尸体。
  嗡……
  丹田中的煞气涌动,瞬间亏空了许多……
  “站起来。”
  罗鸿低沉的声音萦绕在青花楼间。
  无声。
  毫无动静。
  失败了。
  罗鸿微微蹙眉。
  失败是很正常的,毕竟,跨品级召唤。
  不过,失败乃成功之母,罗鸿打算再来一次。
  “站起来!”
  罗鸿抬起手,丹田中的煞气再度消失一部分。
  一阵阴风吹拂而过,胡止水尸体的影子动了动……
  但,仅此而已。
  两次失败了,再失败一次,就无法召唤胡止水的亡魂邪影了。
  而且,罗鸿丹田中的煞气也无法支撑他召唤。
  罗鸿取出了青铜邪令,这是刚晋级的邪令,猛地将邪令拍在地上。
  罗鸿嘴角微微上挑。
  抬起手,呈爪状对准了胡止水的尸体……
  “站起来……”
  低沉的声音经过青铜邪令的转换,变成了小豆花软糯的声音。
  一阵阴风呼号。
  罗鸿感觉自己丹田中的邪煞之气,在瞬间,完全掏空……
  胡止水的影子与尸体斩断,宛若一滩死水冒起了泡,尔后,一道实质的黑影漂浮而起。
  那是一道宛若巫师般的影子,裹在黑袍中,握着拐杖。
  嗡……
  幽蓝色的宛若鬼火般的眼眸亮了起来。
  属于八品巅峰邪修的无形气场压迫扩散开来。
  “成功了。”
  罗鸿看到召唤成功的胡止水邪影,顿时无言。
  “何必为舔狗,舔到了最后,一无所有。”
  罗鸿摇了摇头。
  忽然。
  狄山邪影魁梧的身躯悄咪咪的走到了胡止水邪影身边,瞬间暴起,一拳砸出。
  胡止水的邪影一脸懵逼的被打趴在了地上。
  狄山邪影咆哮,将胡止水的邪影抡动起来,左右摔打。
  胡止水邪影拼死反抗,可最后,还是被揍到认输,认了狄山邪影为老大……
  狄山邪影心满意足,炫耀似的的朝着罗鸿扬了扬下巴。
  罗鸿仿佛看傻子似的,散去邪煞,两道邪影皆是化作了黑色丝线,融入了他的影子中。
  刚收好青铜令牌。
  一声凄厉的嘶吼在青花楼外炸开。
  “公子啊!!!”
  嘭!
  青花楼紧闭的门,陡然被一脚踹开,门,四分五裂。
  门外,赵东汉还有一群围观群众,纷纷好奇的看了进来。
  青花楼内,血光涌动,血腥漂浮……
  让不少人发出了不可置信的惊恐呼声。
  罗鸿坐在尸体堆中,白衫染血,但是身上的正阳之气,在这血光弥漫的青花楼中,犹如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
  “公子!”
  赵东汉一眼便看到了出尘脱俗的罗鸿。
  看到公子没死,心中不由一阵惊喜,但是他很快又涌现出后怕,他又失职,又来晚了!
  但是赵东汉更多的是憋屈和愤怒。
  公子去一次青楼都能遇到邪祟。
  哪有这么巧的事?!
  联想到陈管家与他所说的事情,赵东汉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事定然是有人故意为之!
  有人要杀公子!
  “无妨,我没事。”
  罗鸿宽慰道。
  他指了指胡止水的尸体,“那便是制造邪祟的邪修,胡止水。”
  赵东汉一怔,胡止水……邪修?
  而周围看热闹的民众也皆是倒吸冷气。
  安平县第一大善人,居然是邪修?!
  真的假的?!
  许多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个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难怪胡老爷才高八斗,却不敢去考科举……”
  “因为他是邪修,科举考场,乃儒门重地,浩然正气环绕,他若入考场便会原形毕露了!”
  “难怪,胡老爷举办文会,都只邀请一些名落孙山的秀才文人,他们可没有浩然正气护体,邪修真狡诈。”
  周围的围观群众,七嘴八舌便分析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点。
  罗鸿也是无语。
  你们可真是小机灵鬼。
  而赵东汉则是面色凝重,胡止水虽然死了,但是他尸体上所散发出的压迫感,让赵东汉明白,胡止水的实力……绝对不弱!
  “八品巅峰的邪修……”
  赵东汉心中俱震,公子怎么反杀的?
  哪怕是他,遇到胡止水,若是不服用暴血丹,怕是都很难胜之。
  公子是如何做到的?!
  罗鸿徐徐起身,身上白衫染了血,因为煞气消耗过度,身上的正阳之气竟是如烈阳般耀眼。
  一阵风吹来,吹动他的衣摆,掀起几分潇洒,让罗鸿看上去,犹如陌上公子。
  周围人,都被罗鸿的姿态所吸引。
  落红公子……不愧为安平县正义表率,果然俊俏的紧。
  嗯?
  赵东汉眼眸却是一缩。
  看着罗鸿肩膀上的血洞。
  “公子,你受伤了!”
  赵东汉面色惨白,脸上的刀疤一阵蠕动。
  下一刻,不由分说,直接将罗鸿拦腰公主抱般抱起。
  罗鸿有必要在意一下形象,可挣扎了一下,赵东汉那狂猛的气血,让他挣扎无果。
  只能生无可恋的选择接受,任由赵东汉抱着往罗府方向狂奔。
  PS:求个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