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 只恨当时未补刀【求收藏,求推荐票】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黎明的光辉,顺着雕花木窗照耀入房间。
  罗鸿坐在椅子上,手握半块面具。
  这是三等奖的奖励,因为只有一半,所以叫损坏的邪君面具。
  面具的材质有点类似塑料,其上的半个嘴角翘微微弧度,十分的温和。
  轻轻拂过面具的嘴唇,眼前隐约仿佛看到一道身影戴着温和笑容面具,阳春三月穿着青衣,撑着油纸伞,屹立在拱桥之上,温和如玉,眺望远方。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个屁啊!
  这不是邪君面具吗?
  哪里邪了?!
  罗鸿深吸一口气。
  修个功法,正阳之气越来越浓。
  现在还来个这样的面具,坑谁呢?!
  要不要戴?
  罗鸿想了想,走到了铜镜之前。
  抬起手,将半块面具附着在了自己的脸上。
  轰!
  刹那间,罗鸿感觉天地间的色彩都变了,无尽的呜咽,无尽的黑暗,犹如天边的浓厚乌云席卷而来。
  悲伤,愤怒,举世皆为敌的情绪,涌上了罗鸿的心头。
  罗鸿的眼睛瞬间就变得通红。
  戴上面具,罗鸿乌黑的发丝,竟是开始变得银白,像是瀑雪一般的璀璨。
  表面温和如玉,内心悲愤如狱。
  以儒雅随和的姿态,做着屠天灭地的勾当……
  邪在内心。
  这便是邪君么?
  ……
  罗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摘下了面具,银白发丝立刻恢复到了乌黑。
  “戴上这面具,感觉自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深吸一口气,罗鸿有几分警惕的盯着这面具。
  不过,刚刚戴上面具后,涌现而来的强大感觉,还是让罗鸿很惊喜。
  不管是剑气,亦或者是丹田中的煞气,都会有很大程度上的提升,甚至,罗鸿隐约间还仿佛变得身经百战似的,懂得了无数的战斗技巧。
  戴上面具,罗鸿感觉自己虽然在笑,但是却变得冰冷无情,甚至……有些像洪水猛兽,渴望杀戮。
  “不能经常戴,会影响我的神智。”
  罗鸿打算将面具收起来。
  他这个想法刚出现,邪君面具竟是直接化作一道光遁入了人皮册子中。
  这让罗鸿有几分惊讶。
  “储物功能吗?”
  罗鸿心中不由惊喜,难道人皮册子还兼职储物功能?
  这让罗鸿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然而,试验了一番后,罗鸿很快便失望了。
  人皮册子只能收纳从中获得的奖励。
  其他东西,都无法收纳入其中。
  罗鸿很失望,不过,至少有这么一个功能,聊胜于无。
  ……
  胡止水死了。
  安平县第一大善人居然是穷凶极恶的邪修,这事情一下子在安平县中炸开了锅,在安平县中传的沸沸扬扬。
  这是安平县的百姓第一次感觉,邪祟离他们居然这么近。
  那可是邪祟,杀人不眨眼的邪祟!
  幸好,胡止水已经死了,让原本有些恐慌的百姓们,都是放松了许多。
  这一放松,大家就想到了罗鸿。
  “落红公子从不参与什么文会,这一次特意参加文会,定然是看穿了胡止水的丑陋面目!”
  “之前落红公子除灭黑云寨的邪祟,这一次,又帮我们除了这隐藏的邪祟,不愧是咱们县的正义表率!”
  “那邪祟很强大啊,落红公子与邪祟一战,浑身布满了伤口,都走不动路,是被守卫抱着离开的,这种舍身搏命,为我等换一世太平的精神,实在是太令人感动了。”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安平县中流传。
  一时间,罗鸿除邪祟的名声越来越高涨。
  比起之前罗鸿平灭黑云寨,来的更加的火爆和喧嚣。
  茶馆中,说书人口若悬河的描述着罗鸿与邪修胡止水的战斗,底下的听众们则是叫好声连绵不绝。
  整个安平县都陷入了一种狂热般的感觉中。
  最重要的是。
  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书生文人们,内心有种难以抑制的后怕。
  他们对罗鸿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
  一时间,这些文人骚客们,竟是纷纷聚集在了一起,来到了罗府们前。
  “多谢落红公子救命之恩!”
  “世人听闻邪祟,皆是恐惧,唯有落红公子,无惧邪祟,身先士卒,与罪恶抗争!”
  “落红公子儒雅随和,品行高尚,实乃我等心中楷模!”
  一位位文人骚客,在罗府门前汇聚,尔后,恭敬的鞠躬。
  堆叠的声音,仿佛要将屋顶都给掀开似的。
  相比于胡止水一落千丈的名声。
  罗鸿的名声,在这一刻,几乎好到了极致,人人敬仰的程度。
  ……
  罗府,刚吃了早餐,凶完了小豆花的罗鸿听着奴仆报告着府外的情况,不禁捂了捂胸口。
  他当时怎么没给晕了的文人骚客们补上一刀。
  说出来这些人可能不信。
  他罗鸿一开始的目的,根本不是什么除邪祟,他就是单纯的想要搞砸这一次的文会罢了。
  对于越来越好的名声,罗鸿也无可奈何。
  总不能跳出去指着鼻子跟大家说,我罗鸿是小坏蛋吧。
  那样太蠢了,重点是没人会相信。
  只恨当时未补刀!
  罗鸿趁着上茅房的功夫,偷偷翻开了反派日记,翻到了日记页。
  “大夏历,六月二十二,晴
  我一不小心杀了隐匿于百姓之间,欲行苟且事的胡止水,成为安平县的英雄,人人敬仰,文人歌颂,名声越来越好,大家真夸疯了。
  【此日记事件,罪恶﹣66】”
  罗鸿差点流泪,幸好大家夸他的速度,跟不上他兑换了奖励的速度,幸好着罪恶不翻倍,否则被这么夸奖一番,罪恶变负,三等奖就又要离他而去。
  这一日,面对入山洪般的夸赞,罗鸿面不改色。
  他也懒得出门了,待在罗府中养伤及修行。
  他找来了赵东汉对练,罗鸿发现,他在战斗技巧方面,实在是太欠缺了,与胡止水一战,如果不是狄山邪影够阴险,那他肯定早已经被胡止水捅死个一万次了。
  赵东汉听得罗鸿今日不出门,打算跟他练手。
  顿时欣喜的不得了。
  他现在是真的怕公子出门,公子一出门,准没好事。
  院落中,枯叶纷飞。
  罗鸿握剑,与赵东汉对练,弥补战斗技巧的不足。
  陈管家在院子外,一席青衫,负着手看了一眼后,身躯就悄无声息的消失。
  ……
  罗府。
  荷花池。
  陈管家端坐太师椅,身旁茶桌上摆着两杯茶。
  他捧起一杯,茶盖轻轻推动着杯沿,氤氲热气从茶杯中蒸腾而起。
  忽然。
  莲叶轻摇。
  一位穿着鹤袍的老者,出现在了另一边,亦是捧起了茶。
  此人来的无声无息,在隔壁院子对练的罗鸿和赵东汉竟是没有任何的察觉。
  “天下顶级的剑客,竟是甘心在这府邸中做一管家,可真是让闻某大开眼界。”
  老人轻笑,喝了一口茶,含了一片碧绿茶叶入口,轻轻咀嚼着。
  “此茶甚好。”
  老人道。
  陈管家瞥了他一眼,撇嘴:“堂堂司天院副院长,不也甘愿为走狗?”
  老人放下了茶杯,“陈宗师,慎言。”
  “太子乃当朝储君,老夫为太子办事,天经地义。”
  陈管家冷笑了一番。
  “储君?宫中那位修为通天,活了数百载依旧朝气蓬勃……储君,谁知道呢?”
  “帝京中的那些破事,我管不着,我留守安平县,目的就是替罗爷,保护公子和小姐的安全。”
  “你们有什么事,回帝京闹去,别将浑水搅和到公子和小姐身上。”
  “否则,别怪陈某,剑下无情。”
  陈管家的话,丝毫不留面子,刚说完。
  整个院子仿佛悬了千万把的神剑,满池荷花被剑气斩的七零八落,刹那间变得肃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