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 本公子,很坏的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县衙。
  洛封持刀伫立,身上的大红披风在压抑的风中不断飘扬。
  他的眼眸凝重。
  京里来的大人物,入了洛华院便没有了任何的动静,他以为这位大人物会来对付罗府。
  却是没有想到,竟是什么都没有做,每日只是静坐摇椅,座赏窗外芭蕉。
  而安平县中越来越多的陌生面孔,却不是假象。
  这其中隐匿的诸多武修,道修等等修行者,都让洛封感受到了一股山雨欲来的压迫。
  当然,因为安平县有罗府那位前辈坐镇,所以,高品修士不敢入内,可是……安平县外,东南西北的山头,却都时不时的迸发出强横气机。
  洛封面色阴沉,心中长叹了一口气。
  这些强者的出现,都是为了罗家那兄妹。
  都是为了要那兄妹性命的。
  洛封其实感到有几分悲凉,因为从短暂的接触中,洛封明白罗鸿和罗小小,对于自己的身世,可能根本就不清楚。
  罗将军想要让这兄妹平平安安的过凡人的日子。
  却是不曾想,因镇北王,终究还是惹上了麻烦。
  如今,全天下都想要取这兄妹的性命,因为唯有如此,才能让罗将军发疯,让罗将军和镇北王,还有镇北王和太子之间的矛盾,彻底的引爆。
  “明明什么都不知晓,却是偏偏卷入了这样的纷争。”
  “身在官家,想要求平安一世,哪能那般容易呢?”
  “可怜,可悲,可叹。”
  洛封摇了摇头。
  梓薇和方正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两人神色看不出情绪。
  “今夜,打起精神,稍有异动,便立刻前往。”
  “能救,便救一救吧。”
  洛封道。
  ……
  赵府。
  杀机犹如天上的雨珠,砸落在地,迸溅开来,四分五裂。
  像是狂呼的海啸,让人窒息。
  但是冰冷的杀意,却是更让人遍体生寒。
  罗鸿止步,身上的白衫在风中骤然飘荡了起来,天上淋下的雨,打在白衫之上,都无法压住那肆意的飞扬。
  赵东汉背脊陡然隆起,横眉倒竖,对杀气极其敏感的他,在一瞬间就感应到了四周弥漫的杀机。
  他身上的气血不再压抑,八品铁骨境武修的气息,犹如涨潮的浪花,疯狂朝着四面八方铺开,天穹上落下的雨点,都被他的气息给冲击的稍稍一滞。
  “尔敢!!!”
  赵东汉口中发出如猛虎般的爆喝!
  犹如巨石投入平静湖泊,炸起的巨大声响。
  哗啦哗啦!
  雨幕开始连天,瞬间滂沱而下。
  一颗颗豆大的雨珠,砸在地上,仿佛使得天地都蒙上了一层鱼肚白般的轻纱布。
  赵月撑着油纸花伞,顺着伞檐流淌而下的雨水仿佛化作了斗笠的轻纱,朦胧了她的视野,但是赵月却看的真切。
  清清楚楚的看清那屹立在雨幕中的白衣身影。
  哪怕漫天风雨,他依旧是那般的丰润如玉。
  她嘴角噙着眷恋的微笑。
  暴雨中。
  罗鸿安静的站立,他没有想到,赵府居然爆发如此杀机。
  刚刚踏入府邸,就迫不及待的要杀他。
  为什么?赵府的动机是什么?
  他可以感受到气血的气息,那是一位又一位的武修,皆是九品铜皮境的武修。
  赵府能聚集如此多的铜皮武修?
  区区一个商贾之家,凭什么?
  赵家是想要造反么?私募如此多的修士,那是触犯了大夏的律法!
  不过,如今的罗鸿却是顾不得思考这些了,杀机融入漫天雨幕,犹如倾塌的大厦,压迫下来。
  身边,赵东汉已经发出了爆吼!
  “公子小心!”
  赵东汉怒吼。
  他一脚踏下,魁梧如山般的身躯爆发出猩红气血,竟是将周身的雨珠给冲散出一片空洞。
  一柄柄冰冷的箭锋瞄准了赵府中庭里的罗鸿,瞄准了他的眉心,咽喉,心脏。
  杀机,毫不掩饰。
  “罗哥哥,你死后,小月会找最好的敛容师替你恢复容貌,小月会让你体体面面,依旧潇洒翩然的入土。”
  赵月清脆的声音在雨幕中响起。
  “闭嘴!腌臜贱人!”
  赵东汉脸上伤疤蠕动,怒然爆喝。
  罗鸿握着剑,雨幕淋湿了他的衣衫,他平静的看着赵月。
  “等一等。”
  罗鸿道。
  雨幕中,赵月红唇轻抿,无视了粗鄙的赵东汉,盯着罗鸿。
  “罗哥哥,你也怕死么?”
  赵月道。
  罗鸿咧嘴,扬起手伸入了白衫中,取出了一本册子。
  “怕倒是不至于,这么难得的事情,可得在小本本上写个名。”
  罗鸿笑道。
  不知道从哪里取了一根炭笔,翻到日记页,想了想,在针对对象上写下了名字……赵府。
  赵月搞不懂罗鸿的动作,她以为罗鸿要求饶,却搞不懂罗鸿这动作是什么意思。
  在小本本上写什么?
  遗言么?
  却见罗鸿合起了册子,塞入了怀里。
  拎起了剑,扭动了下脖子。
  “老赵。”
  罗鸿声音很平淡,但是到了最后,却是杀机如潮涌。
  “一个不留。”
  穿越至今,罗鸿一直在追求反派之事,虽然都是失败搞砸。
  但是……无可争议的一点,他罗鸿一直游走在生死边缘。
  他罗鸿……不是什么杀个人就会心理阴影很久的烂好人。
  他罗鸿……
  很坏!
  “是!”
  罗鸿的话,让赵东汉体内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从怀里取出了陈管家给他的暴血丹。
  塞入口中。
  就这宣泄而下的暴雨,喉头滚动。
  响彻不绝的雨珠迸溅声,仿佛都在这一刻凝滞了半响。
  赵月感受到赵东汉身上爆发出了恐怖压抑气息,面色微微一变。
  “上!”
  赵月抬起手,赶忙一挥。
  咻咻咻!
  暗中悬起的一根根箭矢在这一刻,纷纷迸射而出。
  穿碎一颗颗落下的雨珠,炸起一团团的白朦水雾。
  箭矢迸射而出的刹那,那些穿着夜行衣的杀手,亦是纷纷冲出。
  白刃在漆黑的夜幕中依旧亮的森然。
  赵月疯狂的盯着被围杀在中庭中的罗鸿和赵东汉,心中的怨念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她疯狂的笑着,嘶吼着,发泄着被安排嫁给一个傻子的不屈和愤怒。
  她这么厉害的一个女子,怎么能嫁给一个傻子。
  那傻子也配?!
  你罗鸿,为什么不娶?!
  叮叮叮!!!
  吞下暴血丹,赵东汉的气息瞬间暴涨,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犹如烘炉。
  七品暴血境!
  他的眼眸刹那间猩红,犹如嗜血的野兽。
  每一个毛孔中喷薄出血气,连雨幕都无法压制。
  数十根箭矢迸射而来。
  赵东汉双臂猛地横伸,气血蒸腾,竟是原地旋转了起来!
  血气,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碗罩。
  箭矢砸在其上,纷纷被弹飞!
  罗鸿徐徐抽出了鞘中剑,赵府……已经入了他的黑名单。
  赵府既然要杀他,那他……灭了赵府,岂不就是赵府命中的反派。
  雨水顺着光洁的下巴滑落,罗鸿嘴角翘起一丝迷人的弧度。
  他的眼眸,穿过漫天珠帘雨幕,盯着那撑着油纸花伞,满脸怨毒和痛快的赵月。
  杀我,你很开心?
  嘭!
  赵东汉旋转止住,身上赤红如烙铁,蒸腾着热气。
  三十道黑影飞扑而至。
  铜皮二十九,铁骨有一。
  这样的力量,若是无暴血丹,赵东汉绝对挡不住。
  但是,吞服了暴血丹,赵东汉破壁入七品,气血如山洪。
  面对三十武修。
  却是兴奋一笑,一步踏下,踩的水花迸溅三尺高,青石板炸裂,双拳从溅起的三尺水浪中穿出,炸出空洞。
  为首的两位铜皮杀手,被一拳砸烂了半个身子,倒飞而出,压砸数人。
  阵型顿时就乱了!
  赵东汉怒吼,抽出了挎在腰间的刀,一刀劈下,瞬间将一位铜皮杀手力劈为两半,劈开的两半身子被狂暴的气血,给冲击的往两侧飞开,内脏哗啦落了满地。
  血水染红了暴雨。
  罗鸿扬着下巴,握着剑。
  精亮的铁剑轻吟,他身上的剑气一道又一道的叠加入剑锋。
  颤动的剑,抽的雨珠炸成水雾。
  赵东汉杀人向前。
  罗鸿扬着下巴,握剑跟在其后叠剑气。
  赵月脸色煞白,握着伞柄的手都攥出了青色。
  她虽是强势的女商人,亦是见惯了器械搏杀,但修士间的杀戮,她还是第一次见。
  最刺眼的却是那杀人猛兽赵东汉身后的罗鸿。
  扬着下巴,骄傲的眼神像是一柄利刃扎入她的心田。
  轰!
  赵东汉如猛兽般一掌攥住了扑来的八品铁骨杀手,猛地摔在地上,摩擦向前,冲起扇形的水花。
  罗鸿看着赵月。
  他距离赵月只有七步距离,甚至能看清赵月那被杀戮惊吓到,颤抖和哀求的眼眸。
  手中的剑,从下往上猛地挑起。
  剑锋中,顿时喷射粗大的剑气。
  哗啦!
  地上的雨水被剑气搅动,一路呈现剑弧水幕。
  一位九品铜皮的黑衣杀手挡在赵月身前。
  然而……
  剑气直接将九品铜皮的杀手,斩为两半。
  透体而出的血水溅的赵月满脸。
  油纸花伞握不住,落在了地上。
  赵月修长的双腿在内外颤抖,赵府……可能要完了。
  雨幕中。
  白衣胜雪的罗鸿平静的走到了赵月的面前。
  赵月被雨水淋的身上的衣裙紧贴玲珑身躯。
  罗鸿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月。
  “你可能不信。”
  “本公子,很坏的。”
  罗鸿道。
  赵月扬着头,张了张粉嫩的嘴:“罗哥哥……”
  噗嗤。
  话没说完。
  白袍飞扬,罗鸿已挥剑。
  剑锋扫过,斩断一粒粒雨珠,连带着,斩飞了赵月僵住容颜的脑袋。
  PS:大章,求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