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 世人谤我、欺我、辱我、轻我……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刀为狼毫,血为墨。
  轻飘飘的划过,犹如在山水画上泼墨。
  那位站出来呵斥罗鸿的儒生,不可置信的捂住脖子,很快便瘫倒在了地上,眼眸中带着悔恨和不甘,逐渐没了光彩。
  长街染血,罗府外的整个街道,刹那间寂静无比,那些叫嚣着的暴民,儒生等等,皆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罗鸿居然敢当街行凶!
  要知道,罗鸿屠杀赵府,那是在暴雨深夜,无人见到,大家也是根据流传的消息来造谣。
  但是,此时此刻,罗鸿亲手杀了这位儒生,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这等于是毫无遮掩,明摆着展示自己的杀人犯身份。
  他们人这么多,这罗鸿……怎么敢?!
  他怎么就敢!
  沉默了半响,下一刻,有凄厉的声音撕裂了安静。
  “罗贼!你怎么敢?!张兄可是有秀才之名!你岂敢!”
  儒生们彻底炸了,罗鸿手中的刀,直接抹杀了一人,让他们心寒,他们小瞧了罗鸿的狠辣。
  其实,许多人并不确定赵府是不是罗鸿所屠。
  他们只是跟着造谣罢了,像这些儒生士子,都是周家安排的人。
  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却是有些相信,或许……赵府真的是被罗鸿屠了满门!
  所以罗鸿才对杀人很平静,才敢当街行凶!
  有人已经开始怂了。
  罗鸿一开始的懦弱,助涨了他们嚣张的气焰。
  但是,当罗鸿展现出恶人的一面时,他们就不敢在嚣张了。
  看着一席白衣的罗鸿,握着长刀,染血的刀尖抵地,徐徐拖曳着,那刀锋与地面划过的刺耳声,让每一位士子儒生身上泛起鸡皮疙瘩。
  他们本还想借助踩着落红公子之名,来名扬安平县,却是没有想到,罗鸿一言不合就拔刀。
  罗鸿面色很平静。
  嘴角微微上挑,带着几分邪魅。
  看着一位位受了惊吓,开始惶恐的儒生士子,带上几分嗤笑。
  “世人谤我、欺我、辱我、轻我、贱我……”
  罗鸿拖曳着刀,大笑:“我自全部砍光!”
  有儒雅士子气的手哆嗦:“有辱斯文!”
  听前半句还颇有禅机,下半句简直完全破坏了气氛,但是将罗鸿的嚣张和凶恶表现的淋漓尽致。
  罗鸿脸色沉了下来。
  “本公子可不是什么好人。”
  罗鸿白衣飘扬,身躯微微俯下。
  尔后,一步沉重踩踏,身躯犹如惊鸿飞掠。
  手中的刀,刹那间化作了夺命的恶魔,横扫之间,皆是会飙射起殷红的鲜血。
  八品瀑剑的剑客,哪怕用刀,也非这些普通的儒生士子能比。
  毕竟,天地间儒生万千,真正能修出浩然正气者,少之又少。
  世间诱惑太多,能抵住诱惑以一身正气立足天地,太难。
  血,染红了长街。
  儒生士子们一个又一个的倒下。
  一个,五个,十个……
  罗鸿挥刀之间,毫不留情,这些人的怒骂,这些人撰写的文章,深得罗鸿的杀心。
  罗鸿不杀,都对不起他们写的锦绣文章。
  那些凑热闹的民众,被吓呆了。
  死人了,而且死的不止一个。
  隐匿在人群中的暴民则是眼眸中闪烁过凶戾。
  “罗鸿疯了!这杀人魔鬼疯了!要杀光我们!一起上,除魔卫道!”
  有暴民嘶吼了起来。
  加上鲜血的晕染,许多人的心顿时凶戾了起来。
  “我们人多势众,他杀不过来的!”
  “冲上去,扑倒他,打死他!”
  “屠杀了赵府,如今,又想屠杀我们……此人杀心太重!”
  暴民们的嘶吼,让民众的情绪得到了调动。
  这些暴民,本就是王家主找来的地痞流氓,他们虽然也怕,但是仗着人多,却是更加的兴奋。
  原本隐藏的暴民顿时从人群中冲出,率先引动民愤。
  几十人握着拳头,疯狂的朝着抹掉一位儒生脖子的罗鸿冲了过来。
  那声势,的确不弱,震慑人心。
  一个打几十个,对于普通人而言,简直是天方夜谭。
  对于这些没有接触过修行人的凡人而言,触及到了想象力的极限,所以,他们敢这般冲杀,这便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
  罗府石梯上,赵东汉刹那怒目,便欲要动身阻拦。
  不过,罗鸿却是拄着刀,笑着朝他摆了摆手。
  罗鸿白衫飞扬。
  体内经脉间的剑气开始不断的流转,八品瀑剑的剑气,疯狂的涌入手中的长刀中。
  嗡……
  刀身在不受控制的颤动。
  长街……起风了。
  剑气蓄了十道之后,还有余力。
  罗鸿连续蓄剑气十八,便没有再继续。
  单手握刀。
  罗鸿面对那些俯冲而来的暴民,嘴角一撇。
  面对狂奔而来的数十暴民,手臂抡起一个弧度,刀,轻描淡写的往前一挥。
  刀化作了剑。
  无形的剑气化作了剑罡虚影肆虐着长街。
  前冲的暴民们止住了身躯,一个个眼眸中带着不可置信。
  天地间一片寂静。
  尔后,从罗鸿的脚下,有一道剑痕蔓延开来,一路蔓延,宛若开渠。
  有的暴民被劈为了两半,血肉洒了一地。
  有的被斩了手臂,发出凄厉哭嚎。
  有的被这似剑的一刀给吓的尿了裤子。
  场面一片狼藉。
  那些还想要怒骂呵斥的士子儒生,双眸失神,一个个无力的“噗通”跪在了地上。
  望着那在青石板长街上斩出的碎裂沟渠,失魂落魄。
  凑热闹的民众们吓哭了,连转身逃跑的勇气都没,纷纷跪在地上,止不住的磕头。
  当罗鸿软弱不作回应时,他们可以口沫横飞的唾骂。
  但是,当罗鸿化身恶人,一剑杀人数十的时候,他们就不敢再骂了。
  罗府门前。
  赵东汉吃惊的张嘴,露出掉了门牙的漏洞。
  这就是公子所说的……以理服人?摆事实,讲道理?!
  刚走到门前的小豆花和罗小小不可思议的瞪大眼。
  婢女红袖亦是有几分诧异。
  斩出一刀,罗鸿蹙眉,将刀扔还给了老赵。
  “用刀耍剑,果然没有剑来的得劲。”
  回首,看着流血长街。
  看着跪伏在地的儒生士子,以及凑热闹的民众,罗鸿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册子,捏着炭笔。
  走到了跪在地上,失魂落魄的仅活的几位士子儒生面前。
  罗鸿掸了掸人皮册子,道:“赵府满门,我可没来得及屠,谁让你们来污蔑本公子的?”
  那儒生本还想硬气的不说话。
  可是,他看到罗鸿笑了,笑的儒雅随和。
  这笑容让儒生心头一颤,几位活着的儒生士子,争先恐后的开口。
  “是周家!周家主借着周老太爷的面子让我们出言污蔑,辱骂公子你,让公子遭千夫所指!坐实罪名!”
  “对对……是周家啊!”
  儒生士子的话,让罗鸿眯起了眼。
  周家。
  不由记起赵府中曾出现过的周家家主。
  罗鸿灿烂一笑,在针对对象上一笔一划,写下了“周家”。
  没有理会几位磕头求饶的士子,罗鸿走到了存活的一位暴民面前。
  这暴民浑身染血,吓的尿了裤子。
  罗鸿温和一笑。
  这一笑,还没等罗鸿开口问,那暴民便将一切全盘托出。
  “饶……饶命,落红公子,我不要钱了,不要王家的钱了,我想回家。”
  暴民满脸眼泪纵横,实在是吓坏了。
  亲眼所见几十个人在身边被隔空一刀劈死,心理阴影都被吓出来了。
  罗鸿眉宇一挑,“王家。”
  郑重的在第二个针对对象上写下王家。
  写完后。
  罗鸿收起册子,平视长街尽头,淡淡道:“老赵。”
  “在!”
  赵东汉重新挎刀,身上属于七品武修的恐怖气血爆发,一步飞跃,横跨五六米,如一座小山般,重重落在罗鸿身后。
  惊的几位民众,哆嗦的爬远。
  染血的长街上,一席白衣,带着一位魁梧的挎刀守卫。
  往长街尽头的王家周家而去。
  头顶上,宛若有黑云悬浮,迈步间,黑云亦往前涌。
  而长街上,那些跪伏的士子儒生和诸多民众,痴痴傻傻的看着两道消失的身影。
  安平县……变天了!
  这一主一仆……
  想做什么?!
  PS:感谢大伙,真心感谢大伙的推荐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