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 人走茶微凉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观想了千手邪佛,罗鸿感觉精神稍稍有些萎靡困顿。
  不过,精神虽然不好,但整个人却显得颇为兴奋,一直提心吊胆害怕罪恶被削弱,而导致无法兑换奖励,现在奖励兑换了,罗鸿就如滚刀肉一般,无所畏惧了。
  “正常而言,针对对象所提供的罪恶是不会被削弱的,实际上会削弱的应该就是类似于反派声望而导致的罪恶……”
  “声望类型的罪恶,会随着民众的心态变化而变化……”
  罗鸿分析着,如今掌握人皮册子越久,罗鸿对于人皮册子的一些属性也越发的了解。
  这人皮册子严格来说,应该是一件修行秘宝,可以称是邪修的秘宝。
  很珍贵,罗鸿也不知道这样珍贵之物,为何会落在乱葬岗,被他所拾取。
  翻开人皮册子到面板页。
  人物:罗鸿
  罪恶:﹢501
  等级:2
  称号:坏蛋
  种族:人族(凡人)
  修行功法:《亡灵邪影(残)》、《剑气诀》
  术法:《千手邪佛》
  境界:八品(煞珠)、八品(瀑剑)
  “咦……”
  罗鸿流露出惊愕,万万没想到,他的罪恶……居然增加了!
  在外面民众们夸他夸的都疯了的时候,他的罪恶居然上涨!
  罗鸿稍稍分析之后,似乎有了头绪。
  “针对对象写过赵府,魏无闲……”
  “赵府灭满门,应该是提供罪恶100,翻倍后是200,而杀魏无闲,罪恶50,翻倍便是100,所以占了300,之前是379的罪恶,从民众的流言蜚语中得79……”
  “也就是说,针对周府和王府,获得了罪恶200……至于那罪恶1,应该是刚刚凶小豆花的收获。”
  罗鸿分析之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靠在了太师椅上,一阵放松。
  虽然罪恶的确有负了些,但是,整体而言,他罗鸿还是个坏蛋。
  当然,罪恶虽然保持住了。
  但是,他的名声怕是保不住,又将变得越来越好。
  不再去想这些,罗鸿爬上了床,倒头便睡,恢复精神。
  这一夜,并不平静。
  王家主和周家主在县衙被就地正法,血染公堂,让整个安平县哗然。
  捕快纷纷出动,抄灭了王家和周家,一时间,三大家族在安平县成为了过往云烟。
  一些小家族则是噤若寒蝉。
  面对王家,周家留下的丰厚产业,虽然动心,却不敢有任何的异动。
  罗家……太可怕了。
  但是,让人诧异的是罗府竟是没有任何的动作。
  仿佛对于王家和周家留下的两块肥肉,没有任何的兴趣。
  ……
  夜深。
  明月如镜高悬于空。
  陈管家一席青衫,端坐在园林,流觞曲水,假山环伺,莲花池中,有尾锦鲤窜动,惊起一滩水花。
  赵东汉则是躬身立于陈管家身边。
  “公子睡下了?”
  陈管家询问。
  赵东汉颔首。
  “那便罢了,公子劳累一天了,别去打扰,改日再找时间与公子叙说。”
  陈管家喝了一口热茶,徐徐道。
  他本来想找罗鸿,将罗府的事情告知,如今,罗鸿拥有八品的实力,算是有一定的知情权的能力了。
  “怕晚了就来不及说了。”
  陈管家一口茶入喉,咀嚼着碧翠的茶叶,吐出一口浊气。
  “大人,三大家已经被灭,事情应该也解决的差不多了,大人在忧心什么?”赵东汉有些不解。
  陈管家瞥了赵东汉一眼:“安平县的三大家族,与蝼蚁何异?他们不足为惧……真正的危机,才刚刚开始呢。”
  ……
  夜色深沉,如浓厚水墨。
  安平县中,来自各地,心怀鬼胎之辈,纷纷退出了县城。
  毕竟,陈天玄一剑杀四二品的消息,早已经如惊雷滚滚,震慑各方。
  那些隐匿入城的各大势力的修士,都不敢留于城内,都怕什么时候,会有一柄飞剑从天而降,将他们给穿个通透。
  如城外那四位凄惨二品修士一般,被钉死在地,无人敢收尸。
  所以,这些修士纷纷出城,隐匿于安平县外数十里外,偷偷关注着城中局势。
  他们都清楚,事情尚未结束。
  许多人都收到了消息,江陵府城的一品修士,枪王袁成罡已经从江陵府出发,南下安平县,要找寻陈天玄一战。
  枪王袁成罡之名,沉寂了数十年,江湖上少有传闻,毕竟,作为江陵府军的总教头,数十年来并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战绩。
  但是,单单只是这总教头的一品境界,便当得世人毛骨悚然和敬畏。
  何况,除了这从江陵府南下的袁成罡,还有大周,大楚,塞北胡人,天地邪门四大势力的恩怨。
  毕竟,陈天玄一剑杀四二品,杀的便是这四大势力的人,矛盾岂会轻易的平息。
  再说了,罗人屠如今不在安平,这是最好的杀了他那对子女的时机,若是等罗人屠回归,谁敢来犯?
  要乱大夏,便必须要趁此时机。
  有人在等待浑水摸鱼,有的人则在期待一场惊世交锋。
  ……
  罗鸿一觉睡了个清醒。
  精神恢复饱满,观想千手邪佛让他的意志有些许提升,观望一切都变得清明许多。
  伸了个懒腰,听的公子房间动静的婢女们鱼贯而入,为罗鸿洗漱穿衣。
  在奢靡的服侍下,罗鸿来到了正厅。
  罗府厨娘小豆花,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看到罗鸿出现,仿佛受惊的小兔子,便打算往厨房跑去。
  罗鸿见状一声爆喝:“站住!”
  小豆花嘤咛一声,公子又来了,又要凶人了。
  小豆花满脸委屈,为啥公子老抓着她凶啊。
  欺负她小豆花没有脾气吗?!
  小豆花鼓着嘴,觉得自己要反抗,水灵灵的大眼睛,凶凶的盯着罗鸿。
  罗鸿眼睛顿时一亮,哦豁,反抗?!
  抬起手,在小豆花白皙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能耐了啊!还知道瞪本公子!来来,再瞪个看看!小心本公子将你眼珠子挖出来当核桃盘。”
  罗鸿加重声音,道。
  小豆花捂住额头,想到自己眼珠子被当核桃盘的画面,超凶表情瞬间垮掉。
  “公公公……公子,我不敢了……莫凶哇。”
  小豆花吓的脸色煞白。
  罗鸿心满意足,开心的吃了两碗粥。
  而另一边,学乖了的罗小小,早早就起来了,正伴着油条,在吃第三碗粥,一边吃,一边不屑的看罗鸿欺负小豆花。
  她这哥,简直坏透了。
  ……
  吃过早饭,罗鸿一席白衣出了罗府,赵东汉闷头跟上,罗鸿劝阻不得,就让他继续跟着了。
  罗鸿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穹,似乎又有乌云在积蓄着厚雨,夏日的天气,就跟姑娘的脸一般,反复无常。
  取出了青铜邪令,心神涌动,很快,冥冥中有一股无形的气机牵引着。
  青铜邪令似乎能够寻查黑铁邪令的位置。
  罗鸿今日便打算去找那安平县中最后一位邪人,屠三多。
  不过这屠三多毕竟是邪修,罗鸿还是小心为上,若是能收服最好,若收服不了,那便打死算了。
  想了想,罗鸿从怀里取出了人皮册子和随身炭笔,在针对对象上写下了屠三多三个字。
  ……
  阴雨多朦胧,黑压压的云层在白日里,带来沉闷的压抑。
  洛华院。
  老人在小童的搀扶下起身。
  “大人,我们要去哪?”
  小童疑惑问道。
  老人望了望阴沉的天空,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容堆叠:“去城外,看一场好戏。”
  ……
  安平县外,十八里地。
  一位背负着黄木匣的枯瘦老叟,油亮的木杖轻打地面,迈着步伐,却健步如飞,脚下的大地仿佛在他的步履下,不断压缩。
  他先到了北方土坡,虽看不见那被钉死在地的饮酒道士,但是感受着那锋锐的剑气气机,枯槁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笑。
  竹杖抽出,将那钉死道人的剑给挑出。
  嗡……
  抽出的剑,悬浮于枯槁老叟身侧,至于那道人尸体,则跌落在地,无人管。
  尔后,老叟依次往东方,西方,南方……
  将剩余的三把剑,各自凑齐。
  四把剑悬在他的周身,老叟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竹杖敲青砖,周身悬四剑。
  往安平县而去。
  ……
  罗府。
  陈管家在荷花池旁坐了一夜,喝了一夜茶。
  观望了一眼天色,又看了一眼安平县外,面色平静的提起布帛包裹的古剑地蛟。
  将剑背负在身后后,一席青衫风中猎,迈步出罗府。
  只剩荷花池畔的茶盘上,人走茶微凉。
  PS:求票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