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 剑道天赋真一般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天安城飘荡起了雨,嘤嘤不止,像是有神女在云端哭泣。
  这一日,人屠入京,宛若一柄锋锐的刀,将帝京的浑水,给彻底的搅活。
  先是单骑拎着太子之师闻天行霸道入城,再是闯殿宇,当面问太子讨了个公道。
  最壮观的还是于皇城御道前一刀劈死了两位当朝官员。
  这霸道的行径,无愧于其人屠之名。
  不少清流怒骂,御史弹劾奏章更是如鹅毛大雪纷飞不止,茶楼勾栏间的说书人将罗人屠的霸道和凶残描述的淋漓尽致,让一些于市井间忙活于生计的百姓们坚信不疑。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京城这段时间最热闹的谈资的时候,有一条消息却是彻底引爆了暗流涌动的天安城。
  罗人屠为受到刺杀的儿女讨公道,竟是要走了稷下学宫新的立址之地。
  原本稷下学宫是建立在天安城的城西,那是多少文人士子,多少世家天才的向往之地,大夏,大楚,大周甚至与大夏王朝征战不休的金帐王庭的天骄妖孽皆是会在稷下学宫中修习。
  虽然稷下学宫是以儒修为主,可是,广纳百家所长,早已经成为了天下一个有名的天才争锋之地。
  如今,太子夏极竟是答应罗人屠的要求,将这等圣地立于安平县。
  小小的安平县,有什么资格承载稷下学宫?
  罗人屠此举,算是彻底惹怒了京城中的文人士子,谩骂之声愈发的如寒冬飞雪,让太子改变心意的奏章更是层出不穷。
  然而,一声诏令从深宫飘出,彻底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天安城朱红的皇城城墙下。
  车轱辘轻轻碾过的声音响起。
  一辆马车安静的停下,马车的车夫是一位青衫中年儒生,儒生掀开了马车帘布,露出了琳琅车厢中的一位满头苍白发丝的老人。
  “夫子,太子下令,稷下学宫立址安平县,我们当真要如此吗?”
  青衫中年儒生问道。
  马车中的老人笑了笑:“夏皇闭关不出,那太子令便是天子令,照做便是。”
  “罗人屠此举,的确是看不透,但是转念一想,或许是为他那儿子或女儿创造一个机会,罗人屠那女儿才五岁,那便是为他的儿子准备的。”
  “罗人屠这是将其子当成真龙来培养。”
  老人捋须笑了笑,眼眸中带着几分意味深长以及好奇。
  “他那儿子,听闻平凡培养了十七载……如今初涉修行,如何抵得住稷下学宫那些妖孽天才的压迫?怕是会被压个稀烂……”
  “这是将他儿子往火坑里推,他太高看他儿子了。”
  青衫儒生摆了摆手。
  马车中,老人轻叩车厢:“你这骄傲自大的毛病,得改,闻道有先后,一招顿悟,开天门,立地仙之事又不是没有过先河,厚积薄发之事也不少有。”
  “大夏,大楚,大周乃至金帐王庭的战榜天榜上,这样的例子还少么?”
  青衫儒生顿时神色微变,止住一言不发。
  “走吧,收拾收拾,该南下安平走走瞧瞧。”
  老人放下了马车帘布,道。
  ……
  镇北王府。
  长街拦罗厚的人影伫立在庭院中,一位佝偻着背,老态龙钟的身影,端坐闲庭,亭中有一面棋盘,棋盘上黑白子散落于其上。
  听的身影的叙述,老者方是徐徐抬起头。
  “罗厚这小子,让他复出镇塞北,他怨念未消啊,不过也确实是老夫亏欠了他。”
  下一刻,老者眼眸绽放出璀璨精芒。
  “罗厚那小子性子随老夫,子嗣若是平凡,便让其平凡过一生,若是子嗣天赋妖孽,那便会倾尽一切去培养,若是我那孙儿,平平凡凡,罗厚绝对不会这般高调进京,几乎是以逼压的姿态让太子将稷下学宫的立址地点放在安平县。”
  “稷下学宫立址安平,这是要给我那孙儿滔天压力。”
  “罗厚这是打算培养我那孙儿来继承统领塞北三十万罗家铁骑?”
  老者呢喃着。
  远处汇报事情之人,却是站的笔直,大气不敢出。
  “难道我那孙儿……有真龙之姿?!”
  老者眼眸越来越亮,竟是有些小激动。
  他放下了棋子,站起身,负着手,佝偻着背,环顾偌大繁华的镇北王府,入眼只剩人丁稀少,清冷凄凉。
  ……
  安平县。
  对于稷下学宫立址的消息,罗鸿自然是不太清楚,甚至,他连稷下学宫是个什么玩意都不太懂。
  他如今,沉浸在剑道的海洋中难以自拔,满脑子都是关于剑的信息。
  体内的剑气转了几番,达到了九十八道剑气,差两道剑气,就能达到八品瀑剑圆满。
  罗鸿握剑修剑至今,并没有多长时间,满打满算不到半个月。
  但是,却已经快达到八品瀑剑圆满,非常的难得。
  可是,实际上,罗鸿心中很清楚,他的剑道天赋真的不怎么样。
  哪怕他自己觉得好像还可以,但是,陈管家和他老爹都说他很一般,那便意味着,他罗鸿的剑道天赋是真的很一般。
  之所以剑道修为提升这么快,主要是因为九品、八品剑修的修行不算什么难事,更大的原因则是邪君面具。
  罗鸿可还记得,带着邪君面具的时候,他只是看了一眼陈管家施展的白蛟,直接就模仿出了一招黑蛟……
  这绝对不是他罗鸿该有的剑道天赋,而是邪君有剑道天赋!
  用白布将地蛟捆束好,放在一边。
  罗鸿取出了人皮册子。
  翻开人皮册子到面板页。
  人物:罗鸿
  罪恶:﹢608
  等级:2
  称号:坏蛋
  种族:人族(凡人)
  修行功法:《亡灵邪影(残)》、《剑气诀》、《蕴剑诀》
  术法:《千手邪佛》
  剑法:《化龙九剑》
  境界:七品(煞环)、八品(瀑剑)
  看着面板页中的变化,罗鸿不由的咧嘴,他果然还是适合当个单纯不做作的邪修。
  他在邪修一道上的天赋,比之剑道天赋要好太多。
  这一波,罗鸿最大的收获不是罪恶,真正提供罪恶的只有记在小本本上的屠三多。
  屠三多所提供的罪恶是50点,翻个倍便是100点。
  在加上日常凶小豆花和物理感动罗小小,罪恶的提升其实并不多。
  地鼠街一战,他真正的收获其实是邪气的收取。
  修为直接从八品煞珠,达到了七品。
  丹田中的邪煞总量扩大了许多,如果说原本是一个小池子,那如今便是一个小湖泊。
  丹田中,原本只有一个煞珠,但是如今,煞珠的数量却是凝聚了五颗,形成一个小型的煞珠环。
  收获十足,但唯一一个让罗鸿不满意的便是他身上那越来越鸿烈的正阳之气。
  他明明是个邪修,可是这正阳之气比起一本正经的儒修都要炽烈。
  他也很惆怅,亦是很烦。
  至于兑换奖励,如今时日未到,暂时也兑换不了。
  闲着无事,罗鸿摸了摸下巴,尔后,起身,背着古剑地蛟朝着罗小小的院子跑去。
  ……
  县衙。
  赵东汉浑身捆束满了绷带,他被方正带回县衙疗伤顺便记录案宗,错过了回罗府见罗厚的机会。
  不过,他在县衙倒也过的滋润,周围一群捕快围坐在一起。
  梓薇穿着鹅黄色的长裙,翘着腿,抓着一把话梅,眼巴巴的听着赵东汉唾沫横飞,口若悬河的诉说。
  “你们知道吗?地鼠街居然隐藏着那么多的邪修!全都被我家公子给灭了!长街满满皆行尸!堪比一支军队啊!”
  “那时候我有多绝望你们知道吗?”
  “可是,公子怡然无惧,先斩猪肉铺中的那邪修,再一招天外飞仙,为老赵我挡下了致命杀机,地鼠街中剑气纵横,一堆行尸砍瓜切菜的被劈飞……”
  “你们知道老赵我最后看到了什么?”
  一群捕快,还有梓薇摇头不止。
  赵东汉激动的脸上的刀疤都在蠕动,“我家公子犹如佛祖转世,佛光万丈,抬手抚着那邪修沙弥的脑袋,渡了那堕入邪道的沙弥。”
  赵东汉感慨万千,眼眸中波动剧烈。
  “我家公子……真的是正气冲九霄,邪煞不可侵!”
  周围捕快们听的激动万分。
  梓薇更是俏脸通红,不断的鼓掌。
  ……
  罗鸿心满意足的从罗小小的院子中走出,丫头感动的哭声犹在耳畔环绕。
  忽然,心头一悸。
  取出了人皮册子,扫了一眼。
  罗鸿:“???”
  看着不增加反而减了18点的罪恶,刹那如遭晴天霹雳。
  PS:求推荐票哇,另新书群群号:1081561535,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