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圣人钟响,邪不外露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安平县,东山。
  一片广袤的仿佛看不到尽头的古老城阙伫立在其上。
  青衫飘扬的李修远面色平静的推开了稷下学宫的大门。
  有一条白玉石梯铺就开来,仿佛一路蔓延到了时光的尽头,李修远在其上行走,不知走了多远,来到了一面悬挂在稷下学宫中的古钟之下。
  这是一口独特的古钟,上面镌刻着各种各样玄奇而古老的文字,每一个文字都仿佛代表了一段岁月。
  李修远伫立在古钟前,恭敬盘坐,双掌交叠,抵在了眉心,尔后,躬身行了一礼。
  “弟子李修远,今敲圣人钟。”
  李修远道。
  话语落下,整个人身上有一股气在飞速的凝聚,他再也不是那驱车的普通车夫,而是一位正气冲霄的大儒。
  那古钟旁倒挂的铜柱,竟是被他的气息所搅动。
  气息高涨到极致,那铜柱便划过了巨大的弧度。
  当李修远的气息攀登到了巅峰,像是要一气可汇聚出正气长河,青衫宽袖纷飞间挥手。
  咚!
  铜柱狠狠的砸在了古钟之上,古钟发生俱颤,奇异的声波,从古钟之上扩散而开,朝着四面八方席卷,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复苏。
  “圣人钟响,稷下学宫招生……启。”
  ……
  残阳如血的长街上。
  罗鸿白衣飘扬,背负着的古剑地蛟在不住的颤动,仿佛是遭遇到了什么大恐怖似的。
  在他的身前,与他面对面的,是一位佝偻的老人。
  老人一席白净到纤尘不染的白色儒衫,看上去比他罗鸿还要儒雅随和。
  拔刀的赵东汉被老人看了一眼便晕厥了过去。
  这让罗鸿心中微微一震,这说明这老人的实力,定然非常的可怕。
  甚至,罗鸿的第六感告诉他,这老人的实力,哪怕是全盛状态下的陈管家都未必比的上。
  老人与罗鸿对视,气氛陷入了几分古怪中。
  许久,还是罗鸿受不住这注视,轻咳了一声。
  “不知老先生如何称呼?”
  罗鸿勉强笑了笑,道。
  罗鸿发誓,他这话绝对是没有半点坏心思的询问。
  然而,老人却是眼眸古怪的看着罗鸿。
  “我的姓名,连我自己都忘的差不多了。”
  夫子笑了笑。
  “你便是罗人屠之子?”夫子看着罗鸿,上下打量,此刻的罗鸿,在他眼中,映照出了万千正阳之气,璀璨夺目到让人目眩神迷。
  “难道老先生也是来杀本公子的?”罗鸿道。
  不过,罗鸿没有在老人身上感受到杀机。
  老人打量着罗鸿,最后,视线落在了罗鸿的腹部,那是丹田的位置。
  隐隐约约似乎要看透些什么似的。
  滴溜溜的煞珠,在老人眼中无所遁形。
  罗鸿感觉自己仿佛被看穿,丹田中的煞珠,像是毫无遮拦,被老人看的清清楚楚。
  这让罗鸿不由色变。
  伸出手,握住了背上的地蛟剑柄,剑气开始在经脉中运转。
  甚至,心神一动。
  已经打算让狄山邪影遁入老人的影子中,爆发雷霆一击。
  老人瞥了一眼自己的影子,嘴角的笑,越发的浓郁。
  “不用施展这些小手段,否则,老头子我一不小心就会融化那小东西。”
  老人道。
  罗鸿额头上有汗珠开始滚落。
  赶忙将狄山邪影收回。
  狄山邪影刚钻入对方的影子中,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嚎,像是冰雪要被烈阳所消融。
  好可怕!
  “罗将军让稷下学宫出京都,迁安平,算是帮了一个小忙,所以,老夫亦是还之。”
  “邪亦非邪,正亦非正。”老人抬起手,轻轻拍着罗鸿的头顶。
  罗鸿却是无法反抗。
  “如今世道,邪不外露。”
  “只要不误入歧途,便一切都好。”
  “明日,稷下学宫招生,记得去,并且努力获得名额,压力亦是动力,可莫要浪费了罗将军的一片苦心。”
  老人说道,尔后,在罗鸿的头顶上拍了三下。
  便飘然而去,在长街上缓缓行走,可是身形却如谪仙般模糊看不清。
  周遭的哗然,再度回归耳畔,叫卖的小贩,行走的商客……
  若非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赵东汉,罗鸿还真以为刚才的一切只是南柯一场梦。
  赵东汉很快也从沉睡中苏醒,从地上猛地爬了起来,拎着刀,凶神恶煞。
  罗鸿看着这垃圾护卫,顿时无言。
  “人已经走了。”
  罗鸿道。
  赵东汉深吸一口气,蹲在地上拍着胸口,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公子啊,老赵我算是想起刚才那老者是何人了。”
  “那可是夫子。”
  赵东汉后怕道,他居然向夫子拔刀了。
  这若是传出去,天下读书人,一人一口唾沫怕是都要将他给淹死。
  罗鸿此刻却是无暇顾及赵东汉的话。
  心头则是沉入了丹田中。
  丹田中,邪煞之气充溢,通过吸收邪修邪煞所凝聚的煞珠本是有些躁动,甚至隐隐约约时会从周身璀璨的正阳之气中涌动出一抹邪光。
  不过,夫子在他头顶拍了三下,竟是让他的邪煞之气稳固,甚至变得越发的低调和晦暗。
  罗鸿算是明白夫子那句邪不外露的意思了。
  夫子定然是看出了他丹田中的邪煞,知道了他邪修的身份,所以出手帮他压制邪煞之气的外放?
  “所以……我现在正阳之气越来越浓?越来越纯正了?”
  罗鸿脸都快要黑了。
  他知道夫子可能是看在老爹的面子上好心帮他。
  但是……罗鸿是真心难受和惆怅。
  “不行,这稷下学宫一定得去。”
  罗鸿眯起眼。
  老爹所留的信中有说,稷下学宫中的各方势力学子,或许也会对他别有用心,那他的针对对象名额又有了用武之地,罪恶获取将大有便利。
  因而,罗鸿对于入稷下学宫的名额,势在必得!
  就在罗鸿这般想着的时候。
  咚!
  有一声钟响,仿佛念天地悠悠。
  罗鸿回首,白衣飞扬,眺望东山。
  ……
  咚!
  圣人钟响的声音一瞬间传开。
  像是在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颗石子,泛起了不断扩散的涟漪。
  钟声传过十里,百里,千里……乃至万里!
  整个天下的书院在听到钟响的时候,皆是纷纷敲响了各自书院的古钟,一时间,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钟声中沸腾。
  稷下学宫立址安平县,并且敲响圣人钟,开始招生的消息,也如飓风一般不断的传开。
  ……
  大夏帝京,古老的城门开启。
  一辆又一辆的马车从古城中行驶而出,马车中,载着的都是各大家族,乃至流淌着皇家血脉的皇家后裔中的天之骄子。
  他们在长辈的带领下,赶赴往安平县。
  最壮观的一幕,莫过于一辆辆出皇城的马车,马蹄车轮宛若生云,竟是腾空飞起。
  不仅仅是皇城,大夏王朝管辖下的各大府,也皆是打开古城门,有马车徐行而出,亦有俊杰策马扬鞭。
  古老的山川福地之上。
  亦是许多宗派打开了尘封许久的山门,有杰出的弟子,走出宗门。
  有道人谈笑风生,带着小道士脚下生云。
  亦有老僧带着小和尚,步步生莲。
  甚至更远一些的大楚,大周,以及金帐王庭……
  也皆有飞天的车辇,凌空而渡,赶赴安平。
  这还是有大手段,大神通之辈。
  那些修为稍弱,没有大手段的普通修士,则是在安平县外的官道,策马飞奔,连夜赶路。
  小小的安平县。
  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了整个天下起舞风云的中心。
  ……
  夜深,漫天繁星。
  星斗浩瀚。
  陈管家一席青衫,白发飘扬,坐在莲花池畔,仰望着夜空穹顶。
  他眺望着,以他那蹩脚的望气术,可以看到从四面八方皆是有强横的气息,如真龙蜿蜒,飞速向安平县汇聚而来。
  那都是些身具大气运,大气魄的天骄妖孽的气数。
  这一幕在黑夜里颇为震撼。
  这一夜,天下间的绝顶望气师怕是注定难眠。
  陈管家嘴角抽了抽。
  “罗爷,好像玩的有点大,这么多的天骄妖孽,给的压力会不会大了些?公子……不知遭不遭的住?”
  ……
  罗鸿盘坐在书房中,运转着剑气诀,蕴剑诀,养剑术……
  练了半夜的剑后,便开始运转《亡灵邪影》,他要将自身的状态调动到巅峰和极致。
  罗鸿不知道在激动什么。
  或许是因为明日将是他坏蛋之路,重新起航的开始。
  又亦或者是即将于各方天骄碰面,而内心激动。
  总之,这一夜,难眠。
  当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
  罗鸿睁开眼,炼了半夜的邪修功法,身上的邪煞之气半点没有,正阳之气却是如旭日初升,他也是很无奈。
  专门跑去厨房,凶了一句在准备早餐的小豆花,顺便顺走一根油条后,罗鸿背负着布帛捆束的古剑地蛟,出了罗府。
  一直靠在门外等待的赵东汉自觉的腰间挎刀,跟上罗鸿。
  不知不觉,两人于朝霞灿烂间,跨过了长街。
  来到了东山脚下。
  青石板旁的杂草上还有未散的晨露悬挂。
  罗鸿负剑,望了一眼那东山山顶之上,迷蒙在灿烂朝霞间,犹如仙家宫阙的稷下学宫。
  吐出一口浊气。
  心中默念一句,为了罪恶!
  尔后于白衣飘扬间踏出一步,踩在了青石板。
  登梯直上东山。